新華網 正文
武漢和鄭州算不算國家中心城市?
2017-02-15 08:30:12 來源: 財經國家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無論從哪個角度分析,武漢和鄭州加入國家中心城市俱樂部都是事實無疑。

  2017年春節前夕,國家發改委先後出臺了政策支持武漢和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消息一出,有輿論認為武漢、鄭州加入國家中心城市俱樂部,多年的目標得以實現;也有輿論認為,兩市“出場方式”名不正言不順,政策只是為了調動地方的積極性,“建設國家中心城市”不代表就真正成為了國家中心城市。

  國家中心城市,是2010年2月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在編制《全國城鎮體係規劃》時提出的,是指處于城鎮體係最高位置的城鎮層級。但這只是一個比較籠統的界定,至于怎樣才算是“處于城鎮體係最高位置”,迄今並沒有國家層面權威的定性和量化的評價指標體係。同時,由于這個概念本身的含金量太高,所以有一些爭論、一些不同的理解和引起大家競爭是很正常的。

  但是,武漢和鄭州加入國家中心城市俱樂部是事實無疑。

  “夾帶”出場合理合法

  原有的國家中心城市俱樂部的成員多是通過“城鎮體係規劃”的方式正式明確的,而武漢和鄭州卻出自“城市群發展規劃”,這種“夾帶”的方式讓武漢和鄭州的身份招來了置疑。但事實上,早在武漢和鄭州之前,國家中心城市原有的六個成員就有兩種不同的“出場形式”。

  一是2010年2月,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發布的《全國城鎮體係規劃綱要(2010-2020年)》明確提出建設五大(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重慶)國家中心城市的規劃。但文件同時對五大城市的功能又有所區分。具體內容是:

  北京——著眼建設世界型大都市,強化首都功能,發展首都經濟,建成國家創新型城市,提升國際化程度和國際影響力,聯袂天津引領環渤海地區發展。

  上海——優化提升經濟功能,形成服務經濟為主的産業結構,建成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和國際大都市,聯袂南京、杭州輻射帶動長三角地區發展。

  廣州——增強高端要素集聚、科技創新、高端服務和綜合服務等功能,強化綜合性門戶城市和區域文化教育中心的地位,聯袂深圳、香港、澳門建成創新型國際大都市,推進珠三角地區現代化。

  天津——提升國際港口城市、生態城市和北方經濟中心功能,重點開發天津濱海新區,建設成為對外開放的重要門戶、先進制造業和技術研發轉化基地、北方國際航運中心和國際物流中心,協同北京輻射帶動環渤海地區發展。

  重慶——推進統籌城鄉科學發展,強化主城核心區的綜合服務功能,加快國際貿易大通道建設,發揮“兩江新區”、西永綜合保稅區等物流集散功能,加速提升先進制造和綜合服務水平。

  要注意的是,文件在這五大國家中心城市前面都用了“建設”二字,也沒有説“誰是建成的,誰是沒有建成的”。這可能是因為究竟建到什麼程度才能算是“國家中心城市”,大家並沒有統一的標準或共識。如果按照這個現狀來説,就不能因為在武漢、鄭州前面用了“建設”二字,就懷疑它們不是國家中心城市。

  二是2016年5月4日,國家發改委網站公布了《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首次明確提出成都要以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為目標,增強成都西部地區重要的經濟中心、科技中心、文創中心、對外交往中心和綜合交通樞紐功能。到2030年,重慶、成都等國家中心城市的輻射帶動作用將明顯增強。成都連同第一批的5個,是目前公認的6個國家中心城市。

  按照目前國家中心城市的産生方式,如果説從“城鎮體係規劃”的“口子”出來的,是“明媒正娶”或“名正言順”的,成都從“城市群規劃”中“夾帶”出來的“出場方式”,確實有些不正規和不正式。但這也是可以理解的,這是我國一種特有的“任命”方式或“公告文化”。如同常見的一些幹部任免,有些是經某某部門正式任命、宣布後上任,而有些則是“夾帶”在相關的活動新聞中,但同樣是合理合法的。成都成為國家中心城市的宣布,和後一種“任命”方式比較一致。

  從這個角度看,武漢和鄭州的國家中心城市命名,和成都進入國家中心城市的方式是很接近的。所不同的只是在一些措辭上。但這應該屬于細節問題,無傷大雅和基本面。

  建設目標無可置疑

  2016年12月14日和2017年1月22日,國家發改委先後出臺了《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支持武漢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復函》(發改規劃[2016]2650號)和《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支持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復函》(發改規劃[2017]154號)。盡管落款的時間略有先後之別,但它們卻同時見諸媒體和公眾。這似乎可以理解為,這兩者的地位不分伯仲,所以才一起和大家見面。

  從形式和內容兩方面看,這兩個文件在行文上高度一致,同時主要內容也只有兩段。

  第一段是講兩個城市的基本情況和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效益或意義。

  其對武漢的描述是:“武漢市作為我國中部和長江中遊地區唯一人口超千萬人、地區生産總值超萬億元的城市,區位優勢突出,科教人才資源豐富,文化底蘊深厚,具備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基礎條件。武漢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有利于增強輻射帶動功能、支撐長江經濟帶發展,有利于激發改革創新動力、推動中西部地區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利于構築內陸開放平臺,縱深拓展國家開放總體格局。”

  其對鄭州的描述是:“鄭州作為中原城市群核心城市,區位優勢明顯,腹地市場廣闊,人力資源豐富,文化底蘊厚重。根據《促進中部地區崛起“十三五”規劃》和《中原城市群發展規劃》有關要求,推進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有利于增強綜合服務功能、引領中原城市群發展和支撐中部地區崛起,有利于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帶動中部地區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利于打造內陸開放高地、積極服務和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在其中,有兩句很關鍵的話,一是武漢“具備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基礎條件”,二是“推進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細品一下,這兩者的基本內涵也差不多,所以沒有必要在建設國家中心城市這個話題上“厚此薄彼”。

  第二段是講怎麼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指導意見和具體要求。

  其關于武漢的表述是:“原則同意武漢建設國家中心城市。請你省按照《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支持武漢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指導意見》(附後),指導武漢市編制具體實施方案。武漢市要緊緊圍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戰略目標,加快推進相關工作,全面提升輻射帶動能力和國際競爭力。我委將對武漢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給予指導支持。”

  其關于鄭州的表述是:“為加快推進鄭州國家中心城市建設,更好發揮輻射帶動作用,我們制定了《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支持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指導意見》,現印送你們。請你省按照《意見》要求,指導鄭州市編制具體實施方案。鄭州市要緊緊圍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戰略目標,加快推進相關工作,全面提升經濟發展水平和輻射帶動功能。我委將對鄭州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給予指導支持。”

  其中最值得關注的內容有二:一是兩個城市都有“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支持某某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指導意見”和“我委將對某某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給予指導支持。”這等于把武漢、鄭州正式列入了建設計劃;二是對兩市都提出“要緊緊圍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戰略目標,加快推進相關工作,全面提升輻射帶動能力和國際競爭力。”這可以看作是對武漢、鄭州下達的目標任務書。

  總之,無論是參照我國國家中心城市已有的出場方式,還是比較武漢、鄭州和已有國家中心城市的建設內容和目標,都應該可以得出一個基本結論,即我國目前已有8個國家中心城市,分別是北京、上海、廣州、天津、重慶、成都、武漢、鄭州。(劉士林 | 上海交通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院長、首席專家)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朝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當愛情遇見古詩詞
    當愛情遇見古詩詞
    德突總理悼念德聖誕市場襲擊案遇難者
    德突總理悼念德聖誕市場襲擊案遇難者
    酷似芒果卻是穿腸毒藥 河南首次截獲海檬樹種
    酷似芒果卻是穿腸毒藥 河南首次截獲海檬樹種
    福建莆田上演“赤腳踩炭火”
    福建莆田上演“赤腳踩炭火”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3301294801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