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巨虧公司十年變遷史 "保殼"路各顯神通
2017-02-13 07:27:15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春節假期過後,上市公司2016年業績逐漸揭開神秘面紗。其中,石化油服、中海油服和中遠海控2016年分別預虧160.8億元、117億元和99億元,暫時排在2016年A股公司虧損前列。2006年以來,全球經濟出現周期性轉換,中國經濟也進入關鍵轉型期。2006年至2015年,每年虧損位居前列的上市公司也經歷變遷。

  周期行業公司虧損居前列

  2006年至2015年,正是全球經濟周期轉換和中國經濟轉型的關鍵時期,傳統産業經歷下行周期,新興産業蓬勃發展。在此背景下,2006年至2015年,航運、鋼鐵、有色等傳統周期性産業公司屢屢位居A股公司虧損前列。

  其中,2009年、2011年和2012年,已更名為中遠海控的中國遠洋虧損額分別高達75.41億元、104.49億元和95.59億元。2007年和2008年,中國遠洋分別創造了190.85億元和108.30億元的高額利潤。但是,隨著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國際航運形勢急轉直下,中國遠洋巨輪再“擱淺”。

  隨著2011年國內鋼鐵行業進入新一輪産能過剩周期,在位居虧損前列的公司中,鞍鋼股份、馬鋼股份、山東鋼鐵、安陽鋼鐵和華菱鋼鐵5家鋼鐵行業上市公司紛紛露面。在這一年,鋼鐵行業經歷了新世紀以來最困難的一年。

  2015年,武鋼股份巨虧75.15億元。這一年,國內鋼鐵産業的産能過剩問題已經積重難返,有關方面最終以“壯士斷腕”的決心去産能。2016年初,中央明確了今後五年1億到1.5億噸的鋼鐵去産能目標,並于前10個月就完成了2016年4500萬噸的去産能目標。同時,隨著價格回升,鋼鐵全行業復蘇,武鋼股份預計2016年實現凈利潤4.06億元。

  有色行業上市公司也時常位居虧損公司前列。2014年,中國鋁業虧損162.17億元。作為中國最大的氧化鋁和原鋁生産商,同時也是全球第二大氧化鋁生産商,中國鋁業也曾創造過輝煌。在2007年登陸A股的第一年裏,中國鋁業便創造了102億元的凈利潤,不過,隨著2008年7月後國際鋁價進入下行周期,到了2009年中國鋁業便巨虧46.46億元,2012年中國鋁業再次巨虧82.34億元。

  縱觀2006年至2015年虧損位居前列的上市公司,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對于國內傳統行業的上市公司而言是非常重要的節點。國際大宗商品價格的暴跌和由此引發的連鎖反應使國內很多傳統行業上市公司陷入困境。當年下半年,原油、有色金屬等國際大宗商品暴跌,國內三大航空公司遭受巨額虧損,雲南銅業也虧損27.92億元。

  新興産業不斷被“透支”

  在2006年至2015年,位居虧損前列的上市公司幾乎都是傳統行業。但是,2013年兩家屬于戰略性新興産業的光伏公司則“後來居上”——天威保變和*ST超日。在這一年裏,隨著光伏産業步入嚴冬,很多公司也陷入虧損泥潭。天威保變于該年10月公布了與大股東的資産置換方案,將虧損的新能源資産進行了剝離,後更名為“保變電氣”;*ST超日也在該年巨虧後走入破産重整程序,後被江蘇協鑫牽頭重組,遂得以恢復上市,並更名為“協鑫集成”。

  2010年,以光伏為代表的新能源被列為七大戰略性新興産業之一,並成為國內很多戰略新興産業發展的縮影。2007年之後,全球光伏市場釋放的巨大需求直接刺激了國內投資光伏産業的熱情。2007年至2010年期間,中國光伏電池産量連續4年增長達100%,位居全球首位。但是,由于處于原料和市場“兩頭在外”的尷尬境地,國內的光伏産業十分脆弱。2011年,隨著歐債危機的蔓延,德意等國開始下調補貼額度,造成需求驟降、價格暴跌,美國商務部又于當年對中國生産的光伏産品展開了“雙反”調查,國內光伏産業産能過剩的危機徹底爆發。

  2007年虧損5.94億元的波導股份同樣引起了市場關注。1999年在手機行業白手起家的波導手機,到了2003年便一舉打敗了當時世界手機業三強的諾基亞、摩托羅拉和愛立信,坐上國內手機市場的銷售寶座。不過,以低價低端、三四線市場為開拓重點的波導股份,在2004年國內手機市場的轉型中迅速暴露出技術不足的破綻,以及由于之前過于樂觀而背上産能過剩的包袱。2005年,波導股份出現了上市以來首次虧損。此後,在2007和2008年分別虧損5.94億元和1.67億元後,波導股份在2009年戴上了ST的帽子。

  根據IDC公布的數據,2016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排行中,華為、OPPO和vivo三家國內智能手機廠商排名三至五位,且不斷蠶食三星和蘋果兩大巨頭的市場份額,在國內市場,華為、OPPO和vivo的出貨量更是佔據半壁江山。在一片樂觀的同時,波導股份的前車之轍依然值得反思。

  “保殼”道路各顯神通

  2010年,華菱鋼鐵虧損26.44億元,京東方A虧損20.04億元。在A股市場中,京東方A號稱“不死鳥”。實際上,像京東方A一樣的“不死鳥”不少,雖然長期虧損,但依靠各種手段能夠練就“不死之身”。

  2008年至2012年,從扣非後凈利潤來看,京東方A連續5年巨虧。但是,從凈利潤來看,2009年、2011年和2012年,京東方A卻實現了盈利,從而也避免了被ST乃至退市的命運。拯救京東方A的是以政府補貼為代表的非經常性損益,在這5年間,京東方A的非經常性損益高達67.55億元。

  連年虧損的中國遠洋同樣依靠政府補貼和變賣資産成為A股的“不死鳥”。2013年至2015年,中國遠洋實現凈利潤2.35億元、3.63億元和2.83億元,但扭虧的關鍵源于政府補貼和變買資産。2007年至2011年,中國遠洋領取的政府補貼只有11.53億元,但2014年和2015年兩年卻分別領取了17.43億元和42.57億元。扣非後,中國遠洋已經連續5年虧損,2016年又預虧約99億元。

  不過,也有上市公司選擇另一種“保殼”道路。2011年,長航鳳凰虧損8.83億元,與很多上市公司動輒幾十億的虧損相比並不算高,但是,這卻開啟了長航鳳凰的漫漫鳳凰涅槃路。此後的2012年和2013年,長航鳳凰再次連續虧損,連續三年虧損,且連續兩個會計年度凈資産為負,2014年5月16日起,長航鳳凰暫停上市。此後,長航鳳凰進行了破産重整,並于2015年年7月收到深交所同意恢復上市批準。同年7月23日,長航集團向順航海運轉讓了公司17.89%股權,自此易主。2016年,長航鳳凰啟動將港海建設的資産注入,但由于港海建設資質瑕疵導致重組無法推進。今年2月7日,順航海運所持長航鳳凰股權被輪候凍結。

  雖然鳳凰涅槃路漫漫,但與陷入持續虧損通過變賣資産和政府補貼保殼的A股“不死鳥”相比,長航鳳凰無疑提供了另一種思路。同樣值得借鑒的還有2015年A股“主動退市第一股”*ST二重。2014年再次巨虧78.98億元後,*ST二重選擇通過主動退市,以從根本上解決公司的虧損問題,目前公司已經實現扭虧為盈。(任明傑)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殼資源貶值 A股炒殼生態劇變
    中科招商一係列“清倉式減持”折射出A股炒殼生態已發生劇變。據王輝透露,後來他幹脆退而求其次,將資産打包轉手給上市公司,“雖然沒有借殼的收益高,但勝在收益穩定和有保障。
    2017-02-09 07:38:22
  • 殼股“圍城” 杠桿買家知難而退
    在借殼審核收緊、監管加碼的背景下,高價買殼的杠桿買家壓力驟升,重組通道日漸逼仄;與此同時,二級市場對易主概念板塊的熱情明顯降溫。
    2017-01-25 08:40:04
新聞評論
    踏春賞梅正當時
    踏春賞梅正當時
    威尼斯狂歡節開幕
    威尼斯狂歡節開幕
    江西德興山村300米板凳龍鬧元宵
    江西德興山村300米板凳龍鬧元宵
    正月十五鬧元宵
    正月十五鬧元宵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0452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