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杠桿買家合夥人鬧分歧 匯源通信控股權“搖擺”
2017-02-07 09:05:09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作為收購匯源通信的幕後“金主”,公司控股股東蕙富騏驥的劣後出資方珠海泓沛提議“罷黜”基金掌舵人匯垠澳豐,此舉可能導致公司實際控制人發生變更。

  作為典型的杠桿買家,匯垠澳豐此前以普通合夥人的身份掌舵三只基金,以數百萬資金撬動了43億元,將匯源通信、萬家樂、融鈺集團的大宗股權收入囊中,但其後主導的資本運作頻頻遇阻,折射出重組新規抑制“炒殼”後“掮客型”杠桿買家的尷尬處境。

  易主熱潮下暗流涌動。繼東北電氣杠桿買家“清倉”之後,匯源通信也出現“變盤”信號。

  匯源通信昨日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廣州蕙富騏驥投資合夥企業(下稱“蕙富騏驥”)的有限合夥人的B級份額的財産委托方,提議更換蕙富騏驥的普通合夥人匯垠澳豐,可能導致公司實際控制人發生變更。“從公告內容看,意即蕙富騏驥的劣後方出資人要求撤換普通合夥人,顯示出該基金的操盤人匯垠澳豐出現信任危機。”市場人士對記者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典型的杠桿買家,匯垠澳豐此前以普通合夥人的身份掌舵三只基金,以數百萬資金撬動了43億元,將匯源通信、萬家樂、融鈺集團的大宗股權收入囊中,但其後主導的資本運作頻頻遇阻,折射出重組新規抑制“炒殼”後“掮客型”杠桿買家的尷尬處境。

  劣後方“發難”

  今年1月16日起,匯源通信因控股股東蕙富騏驥籌劃重大事項停牌。公司昨日披露的事項則令人大吃一驚。

  公告稱,1月20日,公司收到蕙富騏驥的有限合夥人平安大華所代表的資管計劃之B級份額的財産委托人——珠海橫琴泓沛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夥)(下稱“珠海泓沛”)的《告知函》等相關函件,告知上市公司其已提請匯垠澳豐(蕙富騏驥的普通合夥人)召開蕙富騏驥合夥人大會,商議更換普通合夥人事宜。

  但是,匯垠澳豐認為,珠海泓沛並非蕙富騏驥的合夥人,沒有提請召開合夥人大會的權利,匯垠澳豐不執行珠海泓沛的提請事項。隨後,珠海泓沛致函資管計劃管理人平安大華,請其以平安匯通廣州匯垠澳豐6號專項資産管理計劃的合夥人名義,向蕙富騏驥提議召開合夥人大會,平安大華正在向匯垠澳豐徵求召開蕙富騏驥合夥人大會的意見。

  珠海泓沛方面稱,鑒于蕙富騏驥合夥人大會的召開以及普通合夥人的合夥份額轉讓事宜可能導致公司實際控制人變更,特來函告知。

  “這表明普通合夥人和有限合夥人之間發生分歧,劣後出資方要求撤換普通合夥人。”市場人士表示,這樣的情況很少見,“這意味著基金的操盤方可能不被出資人認可。”

  回查資料,2015年11月,蕙富騏驥斥資6億元從匯源通信原控股股東明君集團手中受讓上市公司20.68%股權,成為匯源通信的控股股東。根據當時的權益變動報告書,匯垠澳豐擔任蕙富騏驥的普通合夥人和執行事務合夥人,係蕙富騏驥有限合夥人的投資顧問,其出資額僅為100萬元,佔出資總額的0.17%;有限合夥人平安大華代表平安-匯垠澳豐6號出資6億元,佔出資總額的99.83%。但當時公告並未披露匯垠澳豐6號的資金結構及實際出資方。

  從昨日公告看,匯垠澳豐6號産品中也嵌套了杠桿,幕後出資的另有其人。

  杠桿買家窘境

  作為收購匯源通信的幕後“金主”,劣後方珠海泓沛“罷黜”基金掌舵人並非臨時起意。

  事實上,自從一年多前入主匯源通信之後,蕙富騏驥主導的資本運作一直在原地踏步。

  2015年底斬獲匯源通信控股權後,蕙富騏驥旋即主導了一項重大資産重組。根據重組預案,匯源通信擬以“資産置換+定增+現金”的方式,作價32.75億元收購通寶萊與迅通科技各100%股權,轉型進入安防業。但遭外界質疑的是,蕙富騏驥的關聯方蕙富君奧持有標的資産通寶萊5%股權,且係當年12月突擊入股;關聯方匯垠成長則持有迅通科技21.377%股權。此外,該方案規避借殼的痕跡較為明顯,標的資産成色也不足。最終,該重組方案在股東大會上被否決。

  此後,證監會修訂了重組管理辦法,全面封堵了規避借殼的“暗道”,釋放出抑制炒殼的強烈信號,使得易主公司的重組運作門檻大升。

  在此境況下,蕙富騏驥2015年底入主時做出的“12個月內履行完成重大資産重組,向上市公司注入資産”的承諾也淪為“空頭支票”。2016年11月,蕙富騏驥及匯垠澳豐變更承諾,將承諾期自原承諾期限屆滿之日(2016年12月24日)起再延長18個月,並稱“將努力完成重組,在承諾方案完成前,如涉及轉讓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將確保股權受讓方承接相關承諾。”

  “對于承受項目高風險的劣後出資方而言,時間成本也就是資金成本,在重組遲遲沒有進展的情況下,劣後方可能想引入更有實力的運作方。”市場人士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杠桿買家的匯垠澳豐,在如法炮制進駐萬家樂、融鈺集團之後,也因政策原因運作重組受阻,疲于“三線作戰”。其中,融鈺集團確立了綜合性金融控股平臺的定位,公司在兩個多月前簽訂了框架協議,擬以23億至28億元的價格收購北京聯合保險經紀有限公司100%股權;萬家樂則先剝離了廚衛電器業務,轉而現金收購了一家供應鏈管理公司。但從二級市場看,兩家公司的轉型並未獲得追捧。

  從大環境看,隨著監管加壓,“炒殼”熱也在日漸降溫。不久前,東北電氣第一大股東蘇州青創將所持股份悉數轉讓給“海航係”,成為易主潮中第一個知難而退的杠桿買家。而宏達新材等多家公司的控股權轉讓事項則因故終止。(記者 吳正懿)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文學列車” 開進沈陽書店
    “文學列車” 開進沈陽書店
    中央戲劇學院2017年藝考開考
    中央戲劇學院2017年藝考開考
    冬季伐木忙
    冬季伐木忙
    懸崖峭壁上的“天街”
    懸崖峭壁上的“天街”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21120421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