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山溝溝“飛”出金葡萄
2020-09-17 09:10:53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珠海邊檢總站扶貧幹部探望村民家的葡萄園。 陳文星 攝

  臨近中午,桂北山區日頭毒辣,歸東村脫貧戶龍祥德的葡萄園裏卻是一陣清涼。一串串紫色葡萄垂吊在棚架之上,架下連片的茶樹鬱鬱蔥蔥,腳邊肥美的花母雞四下穿梭著啄食。

  “現在不用出去打工,管好葡萄園每年就有收入,日子越過越好!”龍祥德家原本只種兩畝多茶葉,收入不夠糊口,此前為供兒女讀書,年逾五十的他只能外出務工。今年,園裏5棵葡萄樹挂了1000多斤果。小心翼翼摩挲著架上的“黑珍珠”,龍祥德滿是褶子的臉上綻放出久違的笑容。

  山高坡陡的廣西三江侗族自治縣同樂苗族鄉歸東村,曾是全國深度貧困村之一。如今,在珠海邊檢總站等單位的對口幫扶下,“歸東百年葡萄”注冊了商標,歸東村也于去年底整村脫貧摘帽。漫山遍野的野葡萄,成了“飛”出山溝溝的金葡萄。

  “捧著金疙瘩要飯吃”

  雲鎖重巒,杉木高聳。歸東村的葡萄育苗基地,滿腳是泥的黃國平蹲在地裏,細細打量葡萄苗的長勢。看著眼前綠油油的苗,濃密的葉,黃國平掩飾不住內心的歡喜,“再有一個月,等葉子掉完就可以移栽了,村民就可以種葡萄賣錢了。”

  去年3月,珠海邊檢總站扶貧辦副主任黃國平來到三江。在歸東村蜿蜒的村道上,54歲的他帶著年輕的扶貧工作者們,奔走了500多個日夜。

  在侗族村民龍老森的後院,一棵百年葡萄母樹朝四面八方伸展開藤枝,藤枝爬滿半山坡,挂滿數不清的葡萄串。龍老森祖祖輩輩世居于此,但從未想過有一天靠葡萄過上好日子。

  野葡萄貌不驚人,只有拇指頭大,看起來澀,咬下去卻是特有的甜蜜香醇。難以想象,因群山阻隔,如今遠近聞名的“葡萄村”,也曾“捧著金疙瘩要飯吃”。沒有支柱産業,農戶靠賣農副産品和外出務工艱難維生。

  2012年,歸東村黨支部書記龍秀昌組織農戶成立歸東秀昌野生葡萄種植發展專業合作社,開啟了種葡萄的“甜蜜事業”。

  然而,要馴服野葡萄,並沒有那麼容易。

  育苗率低一度讓龍秀昌苦惱不已,“這麼好的葡萄樹種,村裏想擴大種植,但育苗五六年,存活率始終不足15%。”

  黃國平邀請農業專家指導找到原因:當地光照太強,葡萄無法保持水分,原有的灌溉方式很容易把根淹壞。今年初,珠海邊檢總站向歸東村援建20余畝育苗大棚,配備遮陰網及噴淋設施,育苗存活率提高至70%,培育出的葡萄苗還免費分發給貧困戶種植。

  技術落後是另一個問題。“雖然野生葡萄的自然生長優勢突出,但是村民們對病蟲害的防治知識和科學的種植技術不了解,導致産量不理想。”科技特派員居軍成説。

  專業技術培訓也跟進村。從病蟲害防治到施肥,從肥水管理到整形修剪,而今,歸東村85%以上的葡萄種植戶基本掌握了栽培技術,葡萄種植面積已達1300多畝(其中立體種植200畝),葡萄年産值達200余萬元,村民的腰包一天比一天鼓。

  野葡萄變成香餑餑

  別看現在歸東葡萄名聲在外,多年前卻“養在深閨人未識”。

  海拔500多米的歸東村地處高寒山區,過去全是黃泥路,晴天車輛尚且難入村,雨天更是寸步難行。商販不願上門收購,村民只能肩挑背扛把葡萄運到縣城賣,翻山越嶺一路顛簸,到縣城要爛一半,到手也沒幾個錢。

  成立葡萄合作社那年,龍秀昌琢磨著,得把村路規劃成産業路,讓産業路串起葡萄種植基地,形成産業集群效應。

  最初,這個主意遭到許多村民反對。“沒有産業,修什麼産業路?”“憑什麼産業路要穿過我家林地,不給開!”面對村民質疑的聲音,龍秀昌只好白天連著晚上給他們做思想工作,召集全體村民開了3次大會。

  “辛辛苦苦種出來的農産品運不出去,就分文不值。”曾在外經商的龍秀昌對此深有體會。他一邊把自家好田拿出來換村民家的林地,一邊積極奔走爭取扶貧項目資金。幾年間,歸東村9個自然屯修好了水泥路,路通了,村子也熱鬧起來。

  不僅是歸東村的野葡萄。結合當地環境,扶貧幹部給同樂鄉每個村規劃了兩三個特色産業:歸亞村的木耳、八吉村的獼猴桃、凈代村的有機蔬菜園等各具規模。眼看村裏的産業做得風生水起,原先“懶得動”的村民也跟著動了起來。

  “現在我們不用大老遠運到縣城賣,在鄉裏就能賣出每斤5元的好價錢,還有遊客找上門買,根本不愁賣。”走訪中,正在採摘葡萄的村婦臉上洋溢著喜悅。

  僅靠傳統銷售模式還不夠,去年開始,歸東村著手搭建電商平臺,由合作社統一保價收購,確保果農銷路無憂。想通過電商擴大銷路,葡萄保鮮和物流運輸是必須考慮的問題。

  在歸東村黨群服務中心一旁,嶄新的標準化冷庫已投入使用。為延長葡萄的保鮮期,保證葡萄到客戶手中依然鮮甜可口,去年,歸東村向上級部門申請了51萬元資金,建起了最高可儲存3萬斤葡萄的冷庫;同時,協調村郵樂購、樂村淘等農村電商平臺在歸東村設立村級服務站點,由郵政部門派冷鏈車上山取貨,一車送達。

  眼下正值豐收季,一串串歸東葡萄插上電商“翅膀”,“飛”出了山溝溝。

  年輕人重回農村覓商機

  脫貧攻堅的徵程上,青春的力量不可或缺。而歸東葡萄倣佛有種神奇的魔力,呼喚著外出務工的龍祥德們“倦鳥歸巢”,也呼喚著李紅輝這樣的年輕人回鄉築夢。

  “來,嘗一嘗我們的‘歸東拉菲’。”在自家的葡萄酒窖,李紅輝笑著捧出自釀的野生葡萄酒招呼記者品嘗,“用我們歸東葡萄釀出的葡萄酒口感香甜,口味不澀。”

  瞄準葡萄酒的商機,李紅輝大學畢業後義無反顧回到家鄉。2017年,他向金融機構申請到10萬元精準扶貧貸款後,開始潛心研究釀酒技藝。針對本地葡萄的含糖量,他按公式計算各種原材料的配比,釀出的葡萄酒在社交媒體“圈粉”無數。慢慢地,李紅輝的葡萄酒不僅走出大山,還從廣西銷往了川渝等地。

  “我們自己有資源,為什麼不做出個名堂來?”李紅輝的幹勁打動了龍秀昌。在他看來,歸東葡萄的稀缺性吸引了返鄉創業的年輕人,年輕人的回歸又給村裏的産業發展帶來了新思路。

  這幾年,李紅輝的事業越來越好,更多的大學生回到歸東村,參與家鄉脫貧。

  今年初,拿到營業執照的李紅輝盤算著建起標準廠房,開辦葡萄酒廠。“酒廠建成後,可以收購歸東80%種植戶的葡萄進行深加工,年産50噸葡萄酒,帶動更多鄉親一起發家致富。”李紅輝説。

  龍秀昌介紹,未來歸東村還計劃依托葡萄種植基地開展多元化經營,開設客棧民宿,發展鄉村旅遊,修建觀光小道,為遊客提供觀光體驗的同時也為當地帶來客流。

  “脫貧不能‘等靠要’,自己也得拼命幹。歸東村只剩13戶貧困戶,有對口單位的幫扶,新生力量的加入,我們對今年全部脫貧很有信心!”龍秀昌説。

   記者手記

  摘掉窮帽子 奔向好日子

  沿著山路兜兜轉轉,每隔十幾米就是一道彎,迎面而來的運沙車駛過,攪起一陣昏黃的煙塵。從三江縣城到歸東村的40多公裏路,不熟路的司機要跑上一兩個小時。

  “下村路太遠了,開太慢就沒辦法幹活兒了。”54歲的珠海邊檢總站扶貧辦副主任黃國平眉梢花白,聲音洪亮,話裏透著迫切。就在這條路上,一年前,初來乍到兩眼摸黑的邊檢扶貧幹部險些栽下山崖。

  山路難走,扶貧路更難走。黃國平坦言:“扶貧最怕的是當地民眾不配合。”

  起初,村裏探索集體經濟,種出來的農産品卻被村民偷偷摘了去;剛裝上運動設施的健身廣場,過不了多久,就被舊木頭堆得無處下腳;還有村民不願摘掉“窮帽子”,不肯斷掉扶貧資金的供養。這些阻力,讓黃國平感到過為難。

  路只能一步步走。從基礎設施建設到産業幫扶、勞動力就業,再到教育、醫療,在珠海邊檢總站幫扶的同樂苗族鄉,小到一盞路燈,大到一項産業,山海攜手的情誼隨處可見。

  今年10月,廣西三江的脫貧攻堅工作即將迎來驗收。同樂苗族鄉原有7個深度貧困村,如今僅剩3個,下半年也將全部“摘帽”。最近,黃國平天天往村裏跑,“現在最難的就是貧困人口清零,這是脫貧攻堅最硬的指標。”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在黃國平看來,扶貧的關鍵在持久,扶上馬不夠,還得看著馬兒穩穩向前走。“即便我們有一天撤出了,這些産業項目也可以持續運轉創造收益,讓村民過上美好生活。”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欣爍
加載更多
秋日黃河美
秋日黃河美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03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