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Met Gala被取消 會帶來什麼影響
2020-05-22 09:12:28 來源: 環球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5月在美國紐約舉辦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時裝學院慈善晚宴(Met Gala)由推遲計劃改為取消。

  該博物館發言人證實,今年年底前所有演講、巡演、音樂會等館內活動都將一並取消,預計明年將恢復舉辦包括Met Gala、150周年慶典在內的各類活動。如無意外,大都會博物館會在8月中旬重新開放,時裝學院的“關于時間:時尚與延續”(About Time:Fashion and Duration)展覽仍將于10月29日對外舉辦,並于明年2月7日結束。

  上一次Met Gala被取消,還得追溯到2002年,彼時的紐約剛經歷完9/11恐怖襲擊。當下的疫情,同樣成為始料不及的“不可抗力”因素,讓數十年如一日定期定點舉辦的Met Gala再次停下腳步。如此這般的突然“中斷”,會帶來哪些方面的影響?

  盛會背後的經濟效益遭遇考驗

  Met Gala的舉辦初衷,是為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旗下的時裝學院籌集發展資金,業已成為該學院最主要的資金來源。據《紐約時報》報道,2019年的Met Gala晚會從550位嘉賓身上籌集了1500萬美元,品牌通常需要花20萬至50萬美元來“買”下一張圓桌席位。為數不多的門票單張價格高達3.5萬美元,且必須先通過主辦方邀請才能獲得購買資格。通過捐款、售賣門票、讚助席位等途徑獲得的收益,將支撐該博物館時裝學院接下來一年的運營費用。為了盡可能繼續獲得資金支援,大都會博物館已經向部分業內人士和讚助人發出信件,呼吁他們繼續捐款。

  身為活動主辦方之一,美國版《Vogue》無疑也將承擔晚會取消所帶來的損失。自1999年成為Met Gala主席後,該雜志主編Anna Wintour將這場“紐約本土的慈善活動”發展成了全球性的名流盛會,時尚、電影、政治與商業等不同領域的重要嘉賓都會于此亮相。由此也進一步奠定了美版《Vogue》在行業內的權威地位,並有能力將各界資源聚合在一起。

  每年,都會有一位主要讚助商,與美版《Vogue》一起承辦Met Gala,並分攤晚會的各項費用開支。今年的讚助商是Louis Vuitton,按往年的花銷情況來看,其預計要承擔200萬至350萬美元的活動成本中的很大一部分,以換取大量且密集的媒體曝光,為自己打一次效果相當可觀的“宣傳營銷廣告”。當Met Gala不得不取消,這位讚助商原本的計劃或許也已經無處安放。

  無奈轉型卻在數字化中嘗到甜頭

  與許多時裝品牌和活動一樣,Met Gala也在實體環境受限制的情況下,將目光投向了線上渠道。5月4日,“大都會經典時刻”(A Moment With the Met)正式于YouTube上線,除了回顧Met Gala歷年來的經典紅毯造型之外,超模Naomi Campbell、説唱歌手Cardi B、設計師Stella McCartney等諸多嘉賓與Anna Wintour一起,在線上與網友發起對談。

  專門監測、跟蹤和分析傳播活動數據的DMR Group統計顯示,該活動在10萬個網站和2.5萬個社交媒體賬戶上創造了2279萬歐元的贏得媒體價值(EMV),得益于名人和意見領袖的推動作用,Instagram成為與該活動互動指數最高的社交媒體,在“由社交媒體驅動的媒體價值”中貢獻比例高達92%。

  為了進一步豐富Met Gala的數字活動,《Vogue》還與美劇《姿態》(Pose)主演Billy Porter合作,發起了#MetGalaChallenge挑戰賽,邀請參與者在家中發揮創意,復刻自己最喜歡的紅毯造型,並將照片發上Instagram,順勢帶熱相關話題。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還在其150周年網站專欄中,挑選了14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造型,按不同主題分門別類地呈現出來。

  不過,在Met Gala官方發起線上挑戰賽之前,已經有來自不同國家的時尚愛好者凝聚在一起,並組成名為“High Fashion Twitter”(下稱HFT)的數字社群。由11個年紀從15歲到21歲不等的年輕人主導,人們可以創造屬于自己的晚宴裝扮,並帶上#HFMetGala2020這一話題標簽以示“出席”。

  與Wintour主持的晚會不同——她會對每一位出席者進行審核並敲定最終來賓名單(而紀錄片《五月的第一個星期一》中顯示,真正的Met Gala敲定來賓名單是一件非常現實而微妙的事情),這場虛擬版的Met Gala將不設任何限制,向每一個人開放。知名度、財富、影響力在HFT的活動中幾乎消失不見,甚至連新衣服也不需要,該組織提倡人們專注于熱情、想象力和參與意願。當然,也不會有諸如“最佳或最差著裝打扮”這類名單出現。

  這不只是一次年輕人間的“娛樂”而已。HFT在社交媒體上以亞文化的姿態向主流文化發出了挑戰。不可否認的是,傳統的Met Gala的確注重身份地位與價值取向,往往圍繞行業內最具影響力或者最具潛力的品牌和人物展開。HFT將這些階級門檻、品牌色彩、營銷宣傳等因素都降至最低,以自我意識的表達為主要目的。

  HFT也未曾預料到,這場虛擬活動能獲得上千人參與,並屢次被《紐約時報》、《Vogue》和《Dazed》等知名媒體先後報道。包括Met Gala官方亦開始面向更廣闊的受眾群體,通過線上渠道為他們提供了參與其中的可能性。

  或許正如“關于時間:時尚與延續”策展人Andrew Bolton所説,時尚“不僅能反映和代表時代精神,而且也會隨著時代變遷而不斷發展 。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瑩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30101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1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