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疫情之下 武漢90後設計師遠程亮相中國國際時裝周
2020-05-06 13:23:31 來源: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20年5月1日-7日,以“重構·逆行者的2020”為主題的中國國際時裝周(2020/2021秋冬係列)在北京坊全新亮相。


  在這個疫情陰霾尚未消散的特殊時期,國際經濟環境日趨艱難,中國時尚産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中國國際時裝周(China Fashion Week)通過線上線下融合,圍繞時尚與消費、文化與科技,推動設計師、品牌和商圈、電商及媒體平臺一起,探索危機影響下時尚産業的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為廣大時尚消費者打造高品質的美好生活體驗。

  本季,在推動設計師方面,中國國際時裝周推出第九屆10+3 SHOWROOM 青年設計師基地計劃。國內外行業精英評委團對每位設計師提交的作品,從創意性、時尚性、文化性、市場潛力、綜合印象五個方面進行打分,評選出13位新銳設計師。來自湖北武漢的90後原創設計師陳文熙,以總分第二名的成績,入選該青年設計師基地計劃。

  畢業于法國SKEMA 商學院的她,于2015年創立品牌CLEANFLOW,譯自中文名“清洗流”,服務于具有獨立意識,追求自由本我,清醒自信,富于批判精神的現代女性。CLEANFLOW旨在借由簡潔流暢的設計,自然舒適的取材,精致考究的工藝,探索東方審美意趣在現代語境下的生長與回歸,于日常穿戴的精煉之中構建理想的精神世界。

  “自省”原創設計 解讀東方哲思 東方美

  在5月5日17:00的秀場上亮相的15套CLEANFLOW“省”係列産品,有著非常緊密的內在連結。無論是結構廓形,還是材質,都和自然保持密切的關係,行雲流水,又能看到節制的美感。

  面料選用方面,除了精紡羊毛、亞麻、漢麻、真絲、香雲紗(CLEANFLOW特色面料),還初次嘗試了皮革。設計師陳文熙介紹,“每一種面料,我都希望展現出它隱含的美。比如‘剛’的,我希望它可以表現‘柔’;‘柔’的,我希望它可以呈現‘剛’,但最終還是會回歸到‘柔’上,就像我所希望展現的最美的女性形象一樣,其實男性也是一樣的。”

  在此次秀場上,CLEANFLOW力圖通過廓形和結構展現材質美,所以經常看到大廓形,大量布料的使用,呈現出一種錯落有致的堆疊感。設計師認為,這種方式非常東方,有僧侶雲水四方的自由和自律,也有東方式的思考和哲學。她一直希望通過更深入,更根源性地挖掘,來詮釋心中的東方美。

  然而,此次完美演繹的背後,有一個戲劇性的開始。

  “一開始我們都以為或是一場騙局,就沒有開始準備。“陳文熙回憶,“那天是4月1號愚人節,我們品牌主理人在微信上接到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工作人員的通知,説我們入圍了中國國際時裝周的青年設計師計劃,讓我們五月初去北京參加時裝發布會。我們都懵了,我對此事更是毫不知情,連什麼時候報的名都不知道。一番追問回想之下,才知道是去年年底,有工作人員找到我們淘寶店鋪的客服,讓填寫報名表,當時就照他説的提交了,誰也沒真當一回事。對方問我們是否參加,我們決定等官方正式通知了再説,畢竟參加時裝周也是要産生費用的,我們還在質疑這件事的真實性。”

  “等到4月10號正式通知下來了,我們還是覺得不真實,瀏覽了一下入圍設計師的介紹和品牌,我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首先,我的品牌設計風格一看就和T臺走秀不搭界,比較素,也和潮流保持距離,沒有什麼炫目的舞臺效果。另外,我是為了做日常穿著的服裝品牌才做設計的,所以設計出來的東西可以説比較基本,更注重實穿性,即使有什麼創意也要非常克制,所以看起來比較含蓄,甚至有的人會覺得過于普通。再者,我顯然不是學院派,我從未在設計或藝術院校學習過。然而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獲得這樣的認可,對我來講是一個絕對的鼓勵。不過只剩20天了,要準備一場發布會實在太緊張了,而且還是2020秋冬!”

  最後,陳文熙決定將手上完成的還沒有發布的設計,以及正在研發還沒有成型的設計完善搭配在一起,最終形成15套參加展演的作品。她分享了當時的感受,“做完這一切之後,我突然有一種感覺,對自己的風格走向、審美喜好有了更深刻堅定的認識,又油然而生一種激烈的感性力量——當眼前的東西真正發自我所想所愛的時候的那種份量感。這種力量激發我重新審視對設計的熱愛。我覺得,經歷了新冠疫情和準備時裝周這個高強度的密集工作的洗禮,我對自己有了全新的認識。”

  期間,有工作人員要CLEANFLOW品牌對5月5日線下走秀和5月6日線上直播的活動,提供一個主題。“這種事對我來講是個難題,我最怕在短時間內命名,總覺得會弄糟。“陳文熙介紹説,”然而,那天我為了修改走秀衣服的版型忙進忙出,有那麼一瞬間看到我設計的衣服,我突然想到就叫“省”吧!這個字是我對準備這次時裝周最強烈的感受,也是對我過去5年經歷的自省和總結。“

  從此次秀場的呈現效果也不難看出,最終設計傳達出的某種精神性,像修行的僧侶,是一種無時不刻的微妙存在。設計師不無風趣地説,“而換到線上直播,限時折扣的時候,“省”就成了“省”。

  疫情之下 CLEANFLOW非比尋常的品牌首秀

  此次中國國際時裝周的舉辦時間是5月1日到7日,新冠疫情的防控還沒有完全解除。“我們很早就得知秀場當天將首次採取無觀眾走秀模式,轉而進行線上直播,這和心目中觀眾在下面坐成一排,觀看時裝發布會的場景出入很大。因為這是我們品牌的時裝周首秀。”陳文熙心中有些疑慮。然而,隨著時間的臨近,更大的挑戰出現了。因為工作室在湖北,設計師本人又是武漢人,她突然發現,可能無法到場參加自己的時裝周發布會了。

  “這當然是不可想象的。如果設計師本人不能到場,就無法把控現場呈現的效果,很多東西會變味。”他們嘗試了很多辦法盡量能夠前往北京,比如,做好準備提前過去隔離14天;給北京疾控中心打了很多次電話,看有沒有其他可行方案。最後,還是覺得時間太緊張,應該把有限的時間留給發布會的準備。無奈之下,他們就只好接受了這個現實。

  後面他們想了很多辦法,來保證最終效果的呈現,比如,如何把書面指示做得盡可能詳細。“每套衣服我都自己上陣當模特,拍攝好look,在Photoshop裏用箭頭標示衣服哪裏該怎麼穿,走場採用什麼姿勢,服裝和相關配飾也非常嚴謹地按序號打包整理,一一對應,避免忙中出亂。”粧面和發型也做了相應的文書,還編輯了非常契合這次設計調性的背景音樂。

  “可以説,我們是按照自己對“品牌時裝周”準備工作的理想化想象,加入對現場突發狀況更嚴謹細致的考慮,來備戰這次時裝周。”設計師希望第一次參加時裝周的經歷,會成為日後做好時裝發布會品控的成功經驗,一直延續下去。“這次發布會首秀的成功,説明我們的工作方法行得通。”

  打破年齡界限 把中國傳統面料香雲紗推向時尚

  “我從來就不覺得應該把中老年服飾從服飾當中獨立出來,強化年齡界限是一種惡習,更不認為有一種面料它只可能屬于中老年人,”陳文熙介紹。CLEANFLOW在本次時裝周亮相的15套設計中,有兩套都是用中國傳統手染面料——香雲紗來呈現的。“很多人知道我們品牌就是因為香雲紗。這也是品牌誕生之初第一個火起來的服裝産品,在淘寶店鋪一上線就有人來咨詢下單。”在此之前,還沒有人用香雲紗設計時尚簡約、年輕化的款式,市面上的香雲紗大多用來制作中老年人服飾。

  “我第一次看到這個面料就被吸引住了,它是如此自由、唯美、野性又現代,又是如此不可復制。”設計師選用的香雲紗,是手工和大自然的産物。真絲的底布,用人工在薯莨的汁液裏面浸染,再拉到陽光下晾曬,反反復復,顏色越來越深。再用廣東順德特有的黑色河泥將一面掃色,泥土附著于布料之上,形成一面咖色,一面黑膠的色澤。最後通過砂洗變軟,産生紋路肌理。香雲紗非常獨特,每一米面料的紋路走向都不相同,氣候、天氣的不同都會影響布料的品質、風格和手感。下雨天、陰天不能作業,每年只有幾個月的時間可以生産,因此非常珍貴。“我們的面料都需要非常嚴格的把控,才能獲得穩定的品質。”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香雲紗,陳文熙也開始有意識地設計更多偏時裝的款式,希望能把香雲紗的魅力再次煥發出來。“我們之前更多使用的是平板香雲紗,整體肌理較少,光澤突出,很適合設計基本款。過去我碰到的龜紋香雲紗,雖然受到中老年客戶的廣泛喜愛,但始終覺得有些老氣。後來經過反復試驗,我找到了我認為龜裂程度最為恰當的龜紋香雲紗。它非常適合真正的高級時裝,我相信,即便銷到國外也會得到認可。”

  從“求職碰壁”到“自創品牌”

  早在十幾歲的時候,陳文熙就立志未來成立自己的個人品牌,她認為合理的創業年齡大概在30歲左右,在此之前,要先工作幾年積累經驗。可是沒想到,在沒有工作經驗的情況下,不到25歲的她,就以設計師身份被迫提前開始了品牌計劃。“我最初想的是成立自己的品牌,可沒説要自己當設計師啊!”她調侃道。

  2014年,陳文熙從法國SKEMA商學院畢業,獲得奢侈品與時尚管理專業學位。在家待業一年後,2015年7月,她本來計劃到北京找一份關于奢侈品銷售的工作。結果面試了三家單位,只拿到一個offer,底薪2500元,還要天天在寫字樓裏喊口號。“回到住處房間的床上,我望著天花板發呆,想我能幹什麼。慢慢就想到我要在淘寶開店,要做自己的品牌。我在一張A4紙上寫好了初步想出的品牌名 ——“清洗流”,譯作“CLEANFLOW”。”就這樣,她的創業計劃就這樣開始了。“那張紙我到現在還留著,”陳文熙説到。

  “ 清洗流”本意是大清洗,是一種積極的批判。“其實是非常有力量的,但並不顯露。我自己就是一個批判性很強的人,覺得哪裏都有可改進之處,而時尚尤其是。我覺得時尚、潮流需要凈化,清洗,需要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出來,一種洗練、純粹、唯美、超逸的東西。”後來,她覺得中文名太過露骨,好像野心太大,就漸漸隱去了,只留下英文名,像一個含蓄而抽象的符號。

  “我之所以覺得可以做一些事情,就是因為我發現很難買到讓我滿意的衣服。我想,面臨這種困境的人應該不止我一個。”然而,讓陳文熙感到最困難的是,明明知道喜歡什麼風格,但一想到要設計什麼産品時,腦袋一片空白。“我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學習經驗。服裝設計是非常難的,我只有憑借這些年穿衣的經驗和喜好來推出産品。我在初期設計的第一件産品是一個圓領衫,類似秋衣,當然沒有上架。一切都是摸瞎的狀態,不知道出什麼,出了之後也不確定會不會有人喜歡。”

  後來,她設計了一些圍巾帽子等配飾,都是黑色。拍照修圖也是自己來,整個店鋪風格看起來比較統一。沒想到不久後就賣出了第一條圍巾。她設計的帽子在第二年獲得了大賣,有一頂毛邊亞麻帽到現在都是店裏的明星産品,已經賣出幾千頂了。“我開始有了一些信心,雖然我不具備一些專業的知識,但我的眼光還是得到了別人的認可。”

  2016年年初,陳文熙去了一趟面料市場,開始接觸真絲。她用真絲面料加以手工的流蘇設計了具有中國風的窄圍巾。“這款圍巾成為了我們第一個爆款,後來還被朋友發現董卿在主持節目時也佩戴了我們的圍巾。”就是在那時,她初次結識了中國傳統面料香雲紗。“現在看來,香雲紗係列服裝的熱賣,大大提升了CLEANFLOW的品牌認知度。”

  “自那以後,我提煉了我們的品牌基因:純粹、洗練、寫意,隱含低調的東方情韻,並帶有一定的現實批判態度。”在設計手法上,陳文熙堅持以少勝多,舍形取神,對東方文化進行現代式地解讀和刻畫,探索東方審美意趣在現代語境下的生長與回歸,于日常穿戴的精煉之中構建理想的精神世界。在材質選擇上,則堅持真材實料,偏愛天然纖維,致力于挖掘中國最具歷史工業優勢和文化傳統的面料,尤其鐘情于絲綢。

  “與此同時,對于我們的客戶,我也有了自己的理解:她們是具有獨立意識,追求自由本我,清醒自信,富于批判精神的現代女性。她們不會被性別和年齡禁錮。她們是自由、灑脫、有氣概的。”事實證明,他們的客戶沒有一個鮮明的年紀劃分,從二十幾歲到六七十歲的女性,都有。

  中國風在中國原創設計中已經不是新鮮事了。陳文熙認為,現在的中國設計應該克服狹隘的中國風,不是刻意強調流于表面的中國元素,而是沉淀下來,挖掘東方審美中最內涵最本質的東西,再用自己的語言把它們用美的方式表達出來。“比如,事實上我從法國設計師、瑞典設計師的作品中也能看到一些禪意,一些東方精神,所以我認為美到了一個高度一定是能跨越界限産生共鳴的。我和我的品牌會在這條道路上持續探索。”

  今年,這位武漢90後設計師就要滿30歲了,這剛好是她當初計劃創立個人品牌的年齡。從五年前求職碰壁離開北京開始創業,到此次參加2020秋冬中國國際時裝周,重返首善之都,陳文熙意味深長地説,“那麼今年可以算是我的第二元年吧!”

  品牌簡介

  CLEANFLOW于2015年創立,譯自中文名“清洗流”。

  品牌理念

  服務于具有獨立意識,追求自由本我,清醒自信,富于批判精神的現代女性。CLEANFLOW旨在借由簡潔流暢的設計,自然舒適的取材,精致考究的工藝,探索東方審美意趣在現代語境下的生長與回歸,于日常穿戴的精煉之中構建理想的精神世界。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0100301011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5947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