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從昆侖山口到五道梁 佳通輪胎志願者探訪可可西裏第一線

2017年05月19日 14:39:51 來源: 人民網

    5月18日,“用Giti去探索”可可西裏公益巡山活動在索南達傑保護站結束,來自各地的媒體人士、志願者與保護站工作人員相擁而泣、依依話別。在為期七天的活動中,一路走來,佳通不僅引領所有參與者親歷可可西裏第一線,更向保護區捐贈了旗下高性能係列越野輪胎,為巡護可可西裏保駕護航。

    在“萬山之祖”的昆侖山口,志願者們被一尊雕像所震撼。雪山環繞的昆侖山口,索南達傑的雕像迎風而立,給人以不屈的硬漢形象。1994年,在可可西裏腹地太陽湖畔紛飛的大雪中,索南達傑與持槍的盜獵分子展開激戰,不幸遇難。當這個噩耗傳播開來,人們悲痛不已。有更多的年輕人在他的感召下,紛紛加入到了保護藏羚羊的行列中。時至今日,索南達傑的英雄精神依然在深深地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可可西裏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工作人員,他已經成了可可西裏的另一種象徵。志願者們在索南達傑雕像前佇立良久,用一條潔白的哈達向這位英雄表達無限的敬意。

    不凍泉是可可西裏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第一個保護站所在地,也是保護區的東大門。1996年,當16名巡山隊員在這裏扎下帳篷時,他們並不留意到這是一片濕地,當天夜裏他們的睡墊就被浸透。然而,就在帳篷旁邊的一個泉眼成了他們的意外收獲。甘冽的泉水即使在嚴冬也不會結冰,這個泉眼成為了他們難得的生活水源。于是不凍泉的名字就流傳了開來。在不凍泉保護站,巡山隊員攔截了一卡車又一卡車的野生動物毛皮,包括藏羚羊、狼、棕熊等等。到今天,最早的不凍泉保護站隊員都已經步入中年,他們的青春汗水就這樣揮灑在保護野生動物的每一個日日夜夜。

    索南達傑保護站由民間之名環保人士楊欣先生籌建,並以索南達傑之名命名。經過後期擴建,成為了可可西裏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下屬的五大保護站中規模最大、功能最全的一個。它是一個窗口,向過往的行人擔負救助、歇息、傳播、展覽等功能。受傷的藏羚羊、野狼以及離散的小藏羚羊等都會被送到這裏的野生動物救助中心救助。一個早晨,在龍周才加、郭雪虎、洛松巴德等隊員的帶領下,志願者們前往12公裏外的新生湖巡查。有著二十多年巡山隊生涯的郭雪虎駕駛的車輛換上了嶄新的佳通AT100輪胎,在高海拔、顛簸不平的復雜路況中,輪胎出色的抓地力和通過性讓他很滿意。他一邊遊刃有余地駕駛著,一邊不停向四周觀察。一具雄性藏羚羊屍骨進入了我們的視線。停車查看後,龍周才加説:“屍骨還很新鮮呢,可以判斷被狼群吃掉的,也許就是昨天。狼是藏羚羊的天敵之一,這種食物鏈關係自然界的規律,我們不必為之悲傷。”

    五道梁保護站海拔4600米左右,這裏是109國道上藏羚羊最重要的遷徙通道。文尕站長介紹説:“今年第一撥遷徙過來的藏羚羊是在5月9日下午3點30分左右,有48只通過公路。在遷徙季,我們通過望眼鏡觀察遠處的藏羚羊通過青藏鐵路的橋洞,它們在公路邊慢慢集結成群。我們會根據情況,適時在公路上攔住過往車輛,設立長約1公裏的安全區域,等待藏羚羊通過。然後,它們將長途跋涉,在6月中旬前後,抵達藏羚羊的“大産房”卓乃湖。”截至5月17日,已經有300多只藏羚羊平安過路。五道梁一帶的國道在過往行人眼裏也許就只是一條公路,但對于藏羚羊卻是生命通道。捍衛這條生命通道的就是像文尕站長這樣一群默默無聞、忍辱負重的漢子們。

    在可可西裏的每一天,志願者們無時無刻不被感動著。可可西裏號稱人間最後一片凈土,但絕非適宜人類居住之地。在平均海拔4500多米的高原無人區,雖然沒有了往日的盜獵槍聲,但是惡劣自然環境的考驗時時刻刻的存在著。保護區的每一位工作人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重復著巡山保護工作,一刻也不曾停歇,就像鐘擺一樣單調,就像鐘擺一樣重要。即使是被河流沼澤圍困40天,饑寒交迫彈盡糧絕,他們也不曾放棄,他們堅守的是一種精神、一種信仰、一種宗教般的純粹。從他們的眼神中,你看不到抱怨和退縮;一些故事他們説出來是清風雲淡,入你耳中你卻是驚心動魄。

    可可西裏,與其他“無人區”或者保護區相比,她的獨特魅力不僅在于藏羚羊,也在于像索南達傑一樣的英雄,更在于每一位默默奉獻的漢子與民間人士。在這片由英雄人物和眾多普通小人物捍衛下的無人區,有了更多的精神內核與濃烈的人文氣息,這就是獨一無二的可可西裏。用Giti去探索, 讓我們敬畏自然,守護自然。願可可西裏一如既往地保持她的平靜與美麗。

保護站人員在國道上為藏羚羊設立安全通道

藏羚羊從容通過109國道

 

    

【糾錯】 [責任編輯: 見習編輯 韓璐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7006002000000000000001119930129609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