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制造業倉促“智能化”警惕“反噬”風險
2019-12-23 09:27:13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

  在席卷全球的制造業智能化大潮中,一個危險的現象值得警惕,那就是“一窩蜂式”的倉促智能化。

  作為國家間經濟角力和競爭的主戰場,制造業在中國經濟的轉型升級中佔據著至關重要的地位,決定了這次“史詩級”轉型升級的成敗與高度。在高新技術密集爆發的大背景下,智能制造無疑是制造業發展的重要驅動力,是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主攻方向。然而,任何盲目的、倉促的決策都是危險的,特別是在這個速度時代,一旦失誤,損失巨大,關係到企業的存亡、行業的發展,甚至是國家經濟轉型的成敗。因此,我們必須有超越時代的眼光,在智能化熱潮中保持清醒,謹慎決策,規避風險。

  制造業是國家間經濟角力和競爭的主戰場。長期以來,我國制造業體量巨大、門類豐富,但大而不強的問題一直較為突出。近日在天津舉辦的第十六屆中國制造業國際論壇上,與會專家學者指出,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應用為我國制造業彎道超車提供了機遇,但與此同時,也出現了部分制造企業不重産業基礎,盲目“上網”嫁接智能化的新傾向。專家呼吁制造企業在夯實根基的基礎上,再輔以智能加持,才能真正推動高質量發展。

  在第二屆進博會裝備展區,日本那智不二越公司展臺的超高速點焊SRA係列機器人。記者 方喆 攝

  在第二屆進博會裝備展區,日本那智不二越公司展臺的超高速點焊SRA係列機器人。記者 普布扎西 攝

  智能浪潮興起 賦能傳統生産

  “經過幾十年的快速發展,我國制造業規模躍居世界第一,建立起門類齊全的制造體係,是真正意義上的制造大國。”工信部産業政策司巡視員苗長興説。

  制造業是立國之本、強國之基。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已擁有41個工業大類、207個工業中類、666個工業小類,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産業分類中所列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成功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的新型工業化發展道路。

  早在2016年,工信部、財政部發布《智能制造發展規劃(2016-2020年)》,提出智能制造發展“兩步走”戰略:到2020年,智能制造發展基礎和支撐能力明顯增強,傳統制造業重點領域基本實現數字化制造;到2025年,智能制造支撐體係基本建立,重點産業初步實現智能轉型。這一規劃為制造業的智能化發展描繪出了清晰的未來藍圖。

  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10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就超過美國成為制造業第一大國。2018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佔全世界份額達到28%以上,成為驅動全球工業增長的重要引擎。

  在規模擴張的同時,為克服大而不強的通病,制造企業紛紛從澎湃興起的智能科技中汲取營養。

  在會議舉辦地天津濱海新區,這裏搶抓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機遇,加快打造自主可控信息、大數據、工業機器人等7條人工智能産業鏈,智能制造上下遊企業達到200余家,主營業務收入超過350億元。

  中國一重集團董事長劉明忠説,中國一重在打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攻堅戰,尤其是加快産業結構調整、推進傳統産業優化升級中,在高強度、輕量化、智能化上下功夫。近年來,先後有8項解決“卡脖子”問題的科技成果問世,多個關鍵裝備實現自主化生産。

  美克美家是國內高端家具生産制造品牌,記者在其智能化生産車間看到,傳統木匠師傅帶徒弟式的家具制作已成為過去,取而代之的是高素質技術工人與工業機器人“並肩作戰”。

  美克國際家居用品有限公司智能制造項目經理許海帶記者走進位于工廠二樓的控制中心,這裏是工業機器人的“大腦”。“工廠生産什麼全部由控制中心指揮調度決定。控制係統在生産線上根據客戶需求訂單式生産,不再像過去一樣依賴將家具成品拉進商場展賣。”

  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與制造業結合,不僅為傳統生産要素賦能,同時也打破了勞動力、土地等有限供給對經濟增長的制約,為産業的持續升級轉型發展提供了基礎和可能。

  某種程度上,智能制造是重振發展制造業的重要驅動力,是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主攻方向。推進智能制造,能夠有效縮短産品的研制周期,提高生産效率和産品質量,降低運營成本和資源、能源消耗。加快發展智能制造,對于提高制造業供給結構的適應性和靈活性,對于培育經濟增長的新動能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倉促盲目升級 極易適得其反

  “互聯網不能包打天下。”中國工程院制造業研究室主任屈賢明坦言,“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扮演的更多是催化劑角色,加工制造能力才是制造業的根本與筋骨。如果産業根基不牢,再花哨的技術也難以發揮作用。

  制造業的智能化發展大勢毋庸置疑,不過部分與會專家指出,一些技術能力不強、人才儲備不足、管理水平不高的制造企業,不注重強根基,反而頭腦一熱,扎進智能科技的大潮中,投資不小卻見效甚微,這類走偏的發展傾向須警惕。

  “智能制造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錦上添花。”一些專家認為,智能科技難以一蹴而就地化解制造業當前面臨的所有困局。我國過去走逆向發展道路,將精力集中在人民生活、經濟發展等所需的成套重大裝備上,一定程度上對芯片、傳感器等關鍵零部件及軟件的重視程度不夠,制造業基礎薄弱的問題較為突出。

  在屈賢明看來,解決制造業的問題還要回歸制造業本身,從核心的技術、零部件、材料、基礎制造工藝、軟件等各方面入手,扎扎實實做強根基,重點面向“卡脖子”的領域攻堅。

  “對企業而言,我們是從端到端的全價值鏈來看待的。”中國制造業國際論壇發起人、論壇承辦方愛波瑞集團董事長王洪艷也認為,研發設計的質量、工藝的質量、生産的質量、採購的質量以及設備管理乃至品質管理、人員管理的質量,都與企業高質量發展有關。只有根基打牢,各個環節質量到位,智能科技才能為制造業發展插上騰飛的翅膀。

  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智能制造發展研究所副所長朱輝傑指出,企業向智能制造進發應有三個驅動力:技術進步驅動、市場需求驅動和産業競爭驅動。“現在有一些企業或自發、或受政府支持開展一些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項目,有些效果好,有些效果不盡如人意。關鍵還是在于這些項目是由哪個因素驅動,同時也要看企業有沒有進行自身基礎能力的評估和需求調研。”朱輝傑對于制造企業盲目智能化的做法並不認可。

  一部分企業在智能化建設的初期沒有厘清資源基礎、技術能力和人才儲備,需求也不夠明確細致。在這種情況下,盡管企業認識到了市場的快速變化和技術的突破性進展,也明確感受到了競爭壓力,但基礎不夠扎實,此時盲目智能化很難在短期內達到預期效果,甚至容易適得其反,增加企業的資金負擔。

  回歸“制造”本身 夯實底層基礎

  首當其衝制造業發展要回歸“制造”本身,夯實根基。屈賢明説,制造業高質量發展首先要回歸“制造”之本,把制造做好、做精,這包括制造的工藝、使用的設備等。只有夯實底層基礎,智能科技才能真正為制造業賦能,實現優化升級,真正發揮效用。

  我國制造業走高質量發展之路,要想從根本上改變關鍵技術受制于人的局面,接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苗長興認為,一方面是制造業圍繞薄弱環節補足短板,加快實現共性技術、關鍵技術的重大突破;另一方面整合産業鏈資源,加快形成先進制造業産業集群,推進我國産業邁向全球價值鏈的中高端。

  倡導精益管理理念,變傳統生産為現代化生産意義凸顯。制造業的現代化發展離不開現代化管理。與會的沈陽紅達彈簧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擁有24年歷史的傳統制造企業。該公司銷售經理李娜説,在引入精益管理理念半年後,企業産品準時入庫率從85%提升至92%,“現在我們下定決心從傳統生産方式向信息化和自動化加快過渡。”

  王洪艷指出,從國內外企業實踐看,凡是有可持續競爭力的企業,精益管理不可或缺。在數字化、智能化轉型的時代,精益管理不僅沒有被削弱,反而越來越受到關注,根本原因正在于它能夠從本質上推動企業的創新變革,源源不斷地激發組織活力。她建議在夯實根基基礎上,制造企業從生産、到技術、再到産品,全流程注入精益管理理念,減少庫存積壓,實現物盡其用,用精益管理為制造業升級再添一把勁。

  在此基礎上,可因地制宜引入智能科技,實現全産業鏈條的有機融合發展。對于確有需求的制造企業,要妥善把握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融合發展的契機,推進新一代信息技術和制造業融合發展,特別是加快制造業數字化轉型。

  值得一提的是,制造企業要想快速邁入智能化新階段,必要的基礎構建不可或缺。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副會長王文斌認為,目前我國工業企業大都處于工業2.0階段,而自動化即工業3.0階段,是通往智能制造的不可逾越的階段,發展智能制造必須要經過自動化這一階段。為此他建議,企業可通過新建自動化産線和數字化車間,建設企業的數據流,從而為長遠發展智能制造産業創造條件,進一步降低生産成本、提高生産效率和産品質量。

  此外,企業要樹立良好的産業生態觀念,通過加快産業分工與協作,鼓勵大中小企業重構創新模式、創新組織模式、變革生産模式、優化商業模式,形成大企業帶動中小企業發展、中小企業為大企業注入活力的融通發展新格局。(記者 毛振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回味”2019
“回味”2019
拉薩:龍王潭公園鳥盡歡
拉薩:龍王潭公園鳥盡歡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376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