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憤怒的小鳥2》能否點燃“影遊聯動”激情?
2019-08-22 08:25:4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聽聽《憤怒的小鳥2》放映廳裏癲狂的笑聲,就知道這部電影有多歡樂了,這個經典的遊戲IP如今又被電影點燃了熱度。

  説了好多年、但一直做不好的“影遊聯動”,如今又有了新的啟示。

  《憤怒的小鳥》這個遊戲已經有十年歷史了。2009年,一家叫做Rovio的芬蘭公司推出了他們開發的遊戲。遊戲玩法很簡單,你通過觸屏控制一個彈弓的強弱和角度,把一只只小鳥當做憤怒的子彈發射出去,目標就是一群小豬。

  《憤怒的小鳥》在剛剛推出時,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自2015年起,這個遊戲的吸引力在漸漸地消失。Rovio當然不會輕易放棄這個風靡世界的IP,于是在2016年暑期,由該片改編的同名電影登陸全球,憑借8000萬美元的制作成本,在全球賺到了3.7億美元的票房,其中在中國的票房高達5.14億人民幣。

  毫無劇情的休閒小遊戲反而讓電影《憤怒的小鳥》有著更大的創作自由和想象空間。編劇們腦洞大開,講述了一個新的故事,依托遊戲中的小鳥和豬豬形象,設置了“胖紅”這個愛憤怒的小鳥,它因為有兩條黑黑的粗眉毛被嘲笑和冷落。小鳥與綠豬在電影裏依然是敵對關係,而遊戲中拉彈弓的核心玩法在電影中也有巧妙的體現,不只是戰爭武器,還是島內的交通工具。

  如果説電影《憤怒的小鳥》第一部吸引的是眾多遊戲玩家的話,《憤怒的小鳥2》的遊戲IP的身份已經淡化了許多,憑借的是自身的功力。編劇們也繼續大膽地發揮,讓天外來冰空降小島,神秘怪客預告毀滅,鳥島和豬島陷入慌亂之中,于是,“天下危亡,豬鳥有責”,在正義的感召下,兩位宿敵擱置爭端,化敵為友,開始了拯救之旅。惡搞的特工元素和又萌又兇的三只小小鳥,讓《憤怒的小鳥2》再次吸粉無數。

  遊戲改編成影視作品一直以來都是難題,如果遵循遊戲的改編會讓非玩家感覺到生疏,難以融入;如果拋棄遊戲而另辟故事線又會讓玩家覺得失去了遊戲的核心精神,這種兩難境況使得“影遊聯動”多年來成為一個空洞的理想,很難有作品成功。

  比如,2016年上映的《魔獸》電影版,盡管中國玩家紛紛“為情懷買單”,貢獻了14億人民幣的票房,但《魔獸》在全球表現乏力,最終還是虧損了1500萬美元。據遊戲産業分析人士認為,魔獸的1億粉絲約有十分之一在中國,《魔獸世界》全球1100萬玩家裏,中國玩家就有500萬。所以,電影《魔獸》在中國的高票房符合基于玩家基數設定的預期,也就是説,《魔獸》賺到的是中國遊戲粉絲們的錢。難怪好萊塢對于此類電影普遍沒有好感,認為遊戲改編電影有著顯而易見的投機取巧傾向,就是瞄準了粉絲的錢包。

  遊戲産業與影視産業分屬兩個不同行業,遊戲的行業特性、市場表現也與影視産業有著明顯不同,如何打破次元壁融合電影與遊戲,現在行業內也很迷茫,就連電影《魔獸2》的計劃都擱置了,開拍無望。這也給影遊聯動的前景帶來了不確定性。

  但是《憤怒的小鳥》係列電影卻提供了一個有效的路徑,它的成功在于借用了遊戲的框架和世界觀,而在故事上進行了全面的重構。由此可見,過度依賴遊戲IP熱度的電影反而會消耗觀眾的信任度,若想博得認可,只有創新這一條艱難之路。這只憤怒的小鳥也許會讓“影遊聯動”再次擁有振翅的動力。

  文/本報記者 肖揚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空之眼瞰昆明
天空之眼瞰昆明
緊急迫降
緊急迫降
巴黎:夏夜蒙馬特
巴黎:夏夜蒙馬特
古村新韻
古村新韻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4905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