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神東故事:張少強的“影”夢空間
2018-12-18 16:06:4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這張照片是我攝影生涯的第一幅作品。”寸草塔二礦實操基地培訓教師張少強指著一張黑白的藝術照。那是他才學會拍照不久,且是學習了小半年後的第一幅作品。

  1976年還是初中二年級的張少強為了減輕家中的生活負擔,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踏上攝影求學路。他的這個想法不是突發奇想,一個月24塊是這個家庭七口人的所有收入,而一個照相館的照相師傅一個月一個人就能賺80塊。但無論如何,這個想法在當時那個年代還是很瘋狂的,果不其然,他和父母説明自己的想法後,被父母斬釘截鐵地拒絕了。

  剛萌生了學攝影的火苗,因為父母不同意就這麼無始而終。張少強怎麼樣也不甘心,況且他學攝影還是為了掙錢,為了一家七口擺脫每月都過著吃了上頓沒下頓的窘迫日子,為了讓弟弟妹妹隔三差五能過回“葷腥癮”,想到這些,也更堅定了他的想法。

  張少強開始行動,他走進當時營盤灣為數不多的一間照相館開始了求學路。那時他只有14歲,洗相、放大、衝片……師傅叫他怎麼做他就怎麼做。拍照要靠人目測光線、洗片要壓住不走光,師傅講的每一個拍照要點他都牢牢記在心裏。

  “那時候照相館最多的照片是藝術照和全家福。”學習了半年後,張少強拿起相機,照了第一張攝影作品——一張姑娘的黑白藝術照。照片洗出來後,師傅點點頭,顧客也很滿意,這讓張少強有了繼續奮鬥的勇氣。

  學習了兩年後,張少強萌生了他的第二個夢——開一間屬于自己的照相館。説是夢一點也不誇張,因為一臺海鷗203相機要86塊,這兩年在照相館學雜根本沒有什麼積蓄,靠家裏補貼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怎麼辦呢?正在他發愁的時候,一個朋友給他出了個主意——扣土坯,扣一塊幾厘錢,扣夠幾萬塊相機錢也就有了著落。

  扣土坯作業單調重復,扣幾個就讓人興味索然。可低頭想想相機,想想每月可能拿到的80塊“巨款”,張少強又一塊塊地扣起了土坯。由于張少強不分晝夜地扣土坯,不久之後,相機錢攢夠了。拿著厚厚幾沓錢,張少強讓父母開證明,托人到供應社買了一臺嶄新的海鷗203相機。

  幹活的家夥有了,幾天後,照相館開業了。照相館開在了離家不遠的營盤灣煤礦一分礦的街面上。大頭照、側面照、藝術照、全家福、半身照、學生畢業照,張少強拿起相機,在照相館裏捕捉身邊人的美好樣子。除此以外,他拿出了買材料的錢、藥水錢、膠卷錢、設備錢,把每月剩余的大部分錢拿回了家裏。很快家裏的日子漸漸改善,慢慢還有了些積蓄。

  2年後,趕上了營盤灣煤礦一分礦招工,父母家人都希望張少強報名,這一次他聽從了父母的意見,畢竟煤礦工資還是很吸引人的。1980年10月,張少強順利進入營盤灣煤礦一分礦。由于張少強對攝影有著深厚的情感,即使在煤礦上班,他依然經常拿出相機拍照。

  海鷗203、孔雀DF、黑白放大機、佳能5D3,張少強不斷擴充著自己的“武器”,每每拿起這些老夥伴,他都愛不釋手。他的上千幅攝影作品更是他的寶貝。自從有了朋友圈,張少強總是將人物、風景等作品展示出來,隨照片一起發出的還有張少強自制的圖文並茂的風景相冊,這些讓朋友們大飽眼福。

  張少強給記者展示了他加入的微信群,有好幾個攝影愛好者群,大家互相分享拍攝成果。張少強説,最近的一次拍攝在今年夏天,他一個人去康巴什湖邊拍鳥,靜態的、動態的,一下午時間沉浸在攝影中。

  攝影是張少強一直堅持的愛好,還是他的養生秘笈。張少強説自己從來不鍛煉,就和普通中年人一樣,唯一的不同,就是他一直喜歡攝影,“年輕時就經常跑到各地去拍照,背著相機跑來跑去,身體自然就好了。”(神東新聞中心 劉曉婷 寸草塔二礦 侯明毅)

+1
【糾錯】 責任編輯: 索煒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魚躍人歡冬捕忙
魚躍人歡冬捕忙
濟青高鐵開通在即
濟青高鐵開通在即
夜捕
夜捕
吉林舒蘭市發現疑似東北虎蹤跡
吉林舒蘭市發現疑似東北虎蹤跡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870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