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金永峰 劉寧

外資企業在中國新能源投資領域中的活力與創新

編者按

結合當下的能源形勢與氣候環境,清潔能源的發展前景逐漸被公眾所看好。風能作為清潔能源中最具代表性的能源,其領域的投資與建設一直備受關注。

訪談嘉賓

UPC中國投融資副總裁 金永峰 UPC中國技術及運營副總裁 劉寧

嘉賓觀點

金永峰:協調各類資本關係 尊重是前提

“無論是國有資本、民營資本還是外資資本都是如此。各類資本之間還有一個互相了解的過程,這個過程其實是很漫長的,可能涉及到文化和投資理念的衝突”,金永峰稱。[詳細]

劉寧:提升智能電網將有效降低棄風率

“丹麥全國用電量20%多都靠風電,甚至某一時段30%-40%的風供應國家風電的消耗,這對電網的考驗比較大。劉寧建議説,我們現在的瓶頸就是電網的能力不足,造成棄風的現象,所以應加快對智能電網方面進行提升。[詳細]

金永峰:風電投資的乘數效應

基礎設施一旦修好了可以帶來基礎設施周邊産業的發展,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將會成倍的增長。[詳細]

劉寧:一切以生態環保為前提

UPC中國 一方面希望本公司在這樣的領域裏面,要做到和環境、跟政府、跟周圍的居民能夠長期、友好地共存,這是長期投資的意願,把環保做好,站在投資的角度是有長期投資效應的。[詳細]

劉寧:中國風電技術起步晚 邊學習邊研究

就我國風電技術目前存在的瓶頸和面臨的困難,劉寧表示,國內一些知名企業的核心技術都是從國外引進,在技術的細微程度上也與國際有差距,但中國風電在近十年來飛速發展,一些國內制造商也開始提升技術。[詳細]

訪談實錄

主持人

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本期新華會客廳,我是主持人孫廣見。當前亞投行和“一帶一路”國家戰略在國內國際經濟領域都引起了高度關注,在兩者並行實施的過程中,能源建設與投資始終是重頭戲,結合當今的經濟形勢與能源形勢以及氣候環境,清潔能源在市場競爭中逐漸撥得頭籌,尤其是風能的投資與建設,都被各國重視。今天我們邀請到的是UPC中國投融資副總裁金永峰以及UPC中國技術及運營副總裁劉寧,請兩位談談風電投資的熱點以及風電未來發展的走勢,歡迎兩位。

金永峰

各位網友大家好。

劉寧

各位網友大家好。

主持人

首先請金總介紹一下UPC在中國發展的歷程以及今後的戰略規劃。

金永峰

UPC在風電這個領域是歷史非常悠久的公司,最早創立在上世紀80年代,也就是1980年的時候,最早是在美國加州,加州曾經有過很輝煌的風電歷史,在那樣的年代UPC管理了一千多臺的業績,也就是説UPC是從做運營起家的公司,在1993年正式成立集團公司開始進入投資、建設、運營和管理的領域。

金永峰

最早的時候進入的是意大利,用了十年的時間,成為了意大利市場最大的開發商,佔到大概2/3左右的份額。後來又陸續進入到美國市場、亞洲市場、非洲市場、中東市場,所以是一個全球布局的公司。

金永峰

UPC2006年進入中國,在中國有8年的歷史,是中國風電元老級的公司。只不過可能因為文化的差異,包括進入中國後經歷經濟危機,就造成了UPC中國在業務上可能並沒有很爆棚似的在海外那樣的發展,這有一些客觀因素也有一些自身的原因。

金永峰

您剛才講到的“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的理念和概念其實也給了UPC很大的信心。UPC在東南亞、中東和非洲有自己的機構和項目布局,所以本身就是“一帶一路”的參與者,“一帶一路”又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策略,在我們投資中國的市場過程中是一個交互的過程,也就是説中國企業走出去必然也會有外國企業走進來,所以這種概念對我們來説也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

金永峰

讓我們有更多的勇氣也願意投入更多的資源在中國這樣一個平臺上。所以未來我們可能也會在這個領域有更大的投入,會有比過去幾年大得多的戰略舉措。

主持人

劉總是技術與運營的副總裁,那想請問您我國風電技術存在哪些技術瓶頸以及面臨哪些需要解決的困難呢?

劉寧

從我們過去這些年的經驗來看,中國的風電在最近十年基本上是一個飛速發展的過程,風機本身的技術上,國內一些主要知名企業的核心技術一般都是從國外引進的,尤其是從丹麥、德國、西班牙這樣現代風機比較先進的國家引進的。

劉寧

在過去的十年當中,由于國家政策的鼓勵和支持,我們發展的速度比較快,這些知名企業也在這個過程中努力消化新的科技知識,在消化的過程中也在不斷提升自己,創造一些新的機型。但我們在某些技術的細微程度上和國際上略有差距,這些差距可能有些是由于歷史原因,由于人家的時間比較長,在全球裝機量比較大,積累的數據比較大,經驗也比較豐富,對于一些控制係統可能做了長期的研究,我們在這個過程中是邊學邊研究,所以我們可能還需要在未來的一段時間應該倍加努力,與他們進行更精密的合作。

劉寧

另外我們在電網技術方面也需要與國外進行更多的交流和學習,以盡快提升國內智能電網的能力。前一段時間其實中央電視臺的第四頻道特別有一個節目介紹了丹麥風電問題,全國用電量20%多都靠風電,在某一特定時段,這個數字可以達到30%-40%,這對電網的考驗比較大。而我們現在的瓶頸就是國家電網的調配消納和輸送能力不足,會造成棄風的現象,所以在智能電網方面我們也需要提升。

主持人

您那所指的提升有沒有規劃呢?比如向哪個方向發展?

劉寧

提升方面,目前能看到國內風機制造商也在做一些工作,國外一些知名企業已經在做了,就是對于引進的所謂大數據、雲計算的概念,利用他們在全球范圍之內裝的很多的風機,在各種風況下、各種地形下積累下的常年的數據,對風機的控制係統進行指導,從而能夠更加有效並且充分地利用風能。

主持人

現在關于在風電的投資與建設一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因為大家都很看好風電這塊市場,一是政策利好的引導,二是民眾也認識到風電對環境保護的重要性。那請金總談談在風電領域我們投資有哪些特點?應該注意一些什麼?

金永峰

這個問題還是挺到位的一個問題,其實還可以從一個稍微宏觀的角度説一下這個東西。大家可能都知道,前一段時間習近平主席去了巴基斯坦,帶去了一個大概460億美元的很恢宏的商業訂單,其中相當大比例都是基建類投資的,包括管道、電站、鐵路有很多,其中能源這塊佔的比重很大,風電又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塊。

金永峰

這就説明風電和基礎設施,和“一帶一路”這些東西的相關性其實是很大的,那麼風電的特點是什麼呢?

金永峰

首先,這類投資會有一個乘數的效應,這個乘數效應用經濟學的角度來理解的話,以前老百姓有一個説法是“要致富先修路”,為什麼這麼講呢?基礎設施一旦修好了可以帶來基礎設施周邊産業的發展,會有一個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成倍的效用。

金永峰

周邊産業加上基礎設施本身又可以帶來第三産業也就是服務業的提升,所以這類基礎設施的投資最大的效應是乘數效應,這是最大的特點,電站也是一樣的。可以類比一下可以給當地帶來什麼效應,稅收、就業,其他企業的入駐效果等等。所以乘數效應我個人認為是風電投資領域最重要的特點。

金永峰

第二,大部分的基礎設施投資,包括風電在內都是長期性的投資,回報的周期比較長,不會像股價有跳躍性的波動。所以非常適合像保險金、社保這樣機構去投資,因為和他的期限是匹配的,現金流很穩定,風險比較低。

主持人

也適合國內投資的特性?

金永峰

對,這是它的另外一個特點,就是期限比較長、現金流比較穩定。中國不缺這樣的錢,但缺這樣的投資能力。像保險、社保這樣的機構最大的困難是怎麼識別這個項目的風險,畢竟他們是機構,更多的是做金融和保險這樣的東西,去判斷項目實際的風險難度還是不小的,海外也是如此。

金永峰

但國外不同的是,他經過多年的發展和積累,有很多平臺可以承載這些東西,包括專門的産業投資類的基金,包括産業投資類的公司或平臺。其實UPC在海外就擁有這樣的平臺,裏面有很多很知名的金融業夥伴,在全球范圍內解決的融資大概也超過200多億人民幣這樣的水平了,如果把它放到風電新能源的領域來講其實規模已經很大了。

金永峰

在中國市場裏可能這兩年類似這樣的基金已經有不少了,而且有些我們現在也在接觸看有沒有更多合作的可能性,陸續地會有更多的專業機構出來,會陸續有很多資金涌入進來,市場規模就會漲得比較大。

主持人

那您對市場規模有預判嗎?

金永峰

我們可以拿一個數據來比較,國家能源局正在要求各個省做“十三五”的規劃,這個規劃是什麼概念呢?我們理解為到2014年底中國累計風電整個裝機是9600萬,“十三五”期間國家能源局的目標是1個億,也就是説在五年的增量相當于過去所有的積累量還要多。

主持人

可以説是非常有市場前景,市場也非常廣闊的項目。

金永峰

對,所以在這兩年裏你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包括大型國企、保險機構,包括像很多銀行,都在陸續關注這個領域,包括前一段時間聽到蘋果也在做新能源,所以這個話題非常火熱,市場機會也非常巨大。

金永峰

還有一個特點我想額外提一下,因為剛才我講到,風電是屬于穩健型的資産,所以它的管理問題還是很重要的,只不過大家可能沒有過多關注這個問題。穩健型的資産需要通過不斷提升管理能力和水平去提升回報。這點其實也是中國市場和海外市場的落差,還需要一定的提高和改進。

金永峰

比如UPC在美國的一個風場真的可以做到無人值守,整個風場只有三個人在維護。所以風電行業需要大家在“管理”方面一起努力和改善,追求“管理”也可以為行業創造價值。

主持人

正如金總剛才所説的,包括像蘋果是做手機和電子産品的,他現在也在轉戰于新能源的領域。那麼像目前國內風電的投資有國有資本也有外資,也有民企,在眾多投資的資本中,我們作為外資資本是如何與其他資本保持良好的互動呢?

金永峰

您這個問題其實提得挺宏大的。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理解,作為一個外資的資本,而且我們的資本結構比較復雜,我們並不是大家傳統意義上理解的哪國公司的性質,UPC股東構成裏面有全球環保基金、麥格理銀行、德意志銀行、中信國際資産管理公司等等這是UPC股東管理構成,它的結構很復雜。

金永峰

協調各類資本之間的關係尊重是前提,無論是國有資本、民營資本還是外資資本都是如此。各類資本之間還有一個互相了解的過程,這個過程其實是很漫長的,可能涉及到文化和投資理念的衝突。

金永峰

從我們現在做的角度來講,我們股東裏面本身就有中信、麥格理、德銀這些海外機構,或者是中資背景的海外機構。我們在中國的這些年裏其實和中國最大的電力投資商國電有很深入的合作,我們本身去年又和華電集團也有在基金層面的合作,我們自己這些年也嘗試了很多和民營資本的合作。

金永峰

也就是説我們首先要有尊重的心態,互相了解需求之後更多的是互補的過程,其實我更希望外資資本在中國這樣的市場裏,更好的角色是一個潤滑油,它可以潤滑很多行業內資本或者投資的資産等等,去提升它的一些效率,或者有一些文化的交融,其實它也有助于中國企業走出去,這樣的定位會更好,把自己定位成這樣的角色會和國營資本、海外資本處理好相互之間的關係,因為你是潤滑油的關係,可以很好地很有機地把他們結合在一起。

金永峰

而且再説一個題外話,你也知道海外的資金成本比國內的資金成本要便宜,這裏就會有一個價值洼地,而在中國基礎設施或者新能源的領域裏面需要非常巨量的資金。我覺得只要國家管理和引導得當。可以吸引很多資金進入,包括現在的亞投行也一樣,再加上前面講到的乘數效應,其實它帶來的社會效應是非常巨大的。這是我對這個東西的理解。

主持人

謝謝金總。那麼您剛才講到了資本運作的問題,還有一個就是包括我國風電棄風限電的情況也是存在的,這也是制約風電發展的很大的瓶頸,那麼如何突破這個瓶頸是風電發展的最關鍵的一步,所以我想請問一下劉總,您對這塊有什麼見解嗎?

劉寧

棄風限電確實是非常嚴重,去年第九期能源雜志上強調13年棄風200億度,粗略算100億人民幣沒有了,非常嚴重,而且在三北地區特別嚴重。最初大家的希望都是以國家電網為龍頭,能夠做這種不管是交流或者是直流的超高壓輸電線,國家也確實做了一些這類的工作。

劉寧

但是耗資量很大,工程跨越很多省份,協調建設過程中周期比較長。在這樣的過程中,風電行業也就開始考慮其他的消納方式,其實在國外也運用過的就是分布式的能源結構。而且在我們的北方也曾經提出過一些試點工程,就是包括風電供暖的問題。

劉寧

但目前還是處在一個試行階段,也就是一個探索階段。而所謂的分布式能源,其實我覺得不僅僅在中國北方的限電地區,實際上在南方的復雜地形風速比較低的地方也有它的優勢。因為在復雜地形的地方要做電網的話有時候代價是很大的,而且它的人口分布也比較分散,那麼我怎麼樣能夠用最小的代價把能源輸送到用戶這兒,其實這是一個很好的辦法。

劉寧

而且前幾天我看對巴菲特的訪談,像這樣一個對全球經濟發展眼光都是非常好的人物,他在訪談當中都在強調非常看好分布式能源,而且他自己也希望在未來的投資方向上要投入分布式能源。

主持人

分布式能源的的確確是未來新能源的一個發展方向,那請問劉總有沒有成功案例可以供咱們參考呢?

劉寧

在韓國濟州島有一個風場,韓國濟州島很小,如果説是把電完全通過海底電纜送到它的大陸上不是不可以,但是這個代價可能很大。實際上我理解它就是一個小的分布式能源,它發出來的電就是要在自己非常小的這麼一個局域網裏用掉,這就能省去很多投資,也不用韓國大陸給它送電,它自己就能形成一個循環。對于這些東西我們應該走出去認真學習。

主持人

的確是這樣,現在發展清潔能源,包括風電、核電這些是眾望所歸。因為我們現在環境的壓力也很大,那麼我想請問一下金總,當前中國環境的保護工作也越來越受到重視,一道道政令逐步出臺都是包括環保的,包括剛剛出臺的《新環保法》。那麼在UPC經濟建設過程中是如何達到與環境和諧發展的呢?咱們有沒有一些具體的做法?

金永峰

您這個話題我覺得是很陽光的一個話題,而且也是所有企業也好,包括投資人也好都非常關注的一個問題。其實我剛才也跟您講到了,在我們的股東構成裏面其實很多股東都是和環保有關的,所以他對環保的要求和理念也是非常超前的。我們在自己的項目裏都會派自己的首席環境官,而且在一些環境問題上他真的是不容退讓的。

金永峰

我們有這樣的態度,一方面是希望自己在這樣的領域裏面,在這樣的一個環境裏面能夠把自己放到一個長期投資者的位置上,也就是説我希望在這裏面能夠和環境、跟政府、跟周圍的居民能夠長期、友好地共存,我們有這樣的意願,是一個長期投資的意願,願意把環保做好,覺得把環保做好對我們來講是有長期投資效應的。

金永峰

另外環保本身也是一種社會責任,這是包括環保引導型的投資基金都比較關注的一個點。我就講這些宏觀的東西吧,微觀的東西可以讓劉總來講,他也是這方面的專家。

劉寧

談不上專家。我自己是負責技術的,在過去的幾年過程中我們所做的項目有一套比較嚴格的流程,就是在項目最初的開發階段,就是我們在和地方政府簽署開發協議的時候,我們就會先根據我們自己所了解的這個區域之內的環境情況,根據網上的一些資料,根據我們掌握的按照IFC的標準會做一個初步的環評,初步環評下來之後我們就會判斷這個地方是不是可以開發,不可以發生原則上和環境衝撞的地方,比如一些國家一類保護動物,鳥類、禽類或者植物多樣性的保護區我們都會直接放棄掉,在沒有原則性衝突的時候我們開始樹立測風塔,開始分析風資源。

劉寧

在我們進入NEA(國家能源局)計劃的時候,我們就會委托國家的設計院幫我們做環評報告,同時在這個環評報告的基礎上,我們自己再做一個更嚴格的內部環評報告。根據我們內部的環評報告,我們會做一個針對該項目的環境保護計劃。其中包括很多細項,比如包括我自己風機的污染情況,建設期的污染情況、運行期的污染情況,同時,特別強調鳥類遷徙通道,植物的保護問題。我們會做一個詳細的計劃,這個計劃經過公司高層包括董事成員的審核批準後,在建設期開始之後要嚴格執行這個計劃。

往期回顧

本期制作

策劃:朱軍平 主持人:孫廣見
攝影:劉佳 文字:索煒
摘要:郝多 圖片:郝多
頁面制作:孫廣見

新華能源

新華網産經中心 聯係電話:010-88050754
主編信箱:2403352838@qq.com

掃碼

掃碼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