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趙笠鈞

對抗水污染 我們一直在行動

編者按

3月22日是“世界水日”,今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實施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新華網邀請了本土水處理企業的負責人做客新華會客廳,就我國未來水處理行業面臨的機遇和挑戰與大家進行交流。

訪談嘉賓

博天環境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副會長趙笠鈞

嘉賓觀點

趙笠鈞:環保産業還面臨著很多問題亟待解決

環保是一個政策驅動的産業,新環保法實施以後效果已經顯現了。 環保産業經過二三十年的發展,總體産業的規模、技術水平和當下面臨的環境問題仍然存在很大的差距。[詳細]

趙笠鈞:應積極引進社會資本進入環境基建領域

趙笠鈞建議,如果能啟動大量的社會資本進入到環境基礎設施的建設和運營是非常好的,就像這次提出的PPP模式(政企合作模式)。 PPP模式在早期水處理行業就是以BOT的模式呈現的,在早期水處理行業就是以BOT的模式呈現的,已經積累了大量的經驗。[詳細]

迎接“環保元年”新環保法標準是企業的警戒線

新華環保3月25日電 史上最嚴格的環保法今年1月開始實施,新環保法的出臺對于我國治理環境有了更嚴格的標準。 還有就是在污水排污費和污水治理費用以及水資源費機制上,定價機制上也需要做一些改革。[詳細]

博天環境在壓力下謀發展 堅持高品質走向國際化

“博天環境的願景是不斷通過技術進步和模式創新,擴展服務産品和資産管理能力,把公司發展成為世界一流的水環境企業。 中國不缺少低質低價的産品,而是缺少敢于把産品做到一流、追求極致的公司。[詳細]

訪談實錄

主持人

各位網友,大家好,被稱為“水十條”的水污染防治計劃在年前獲得國務院常務會通過。今天我們邀請到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副會長、博天環境集團董事長兼總裁趙笠鈞,從企業與行業角度,聊聊我國未來水處理行業面臨的機遇和挑戰,同時,博天環境作為一家本土水處理企業,分享在對抗污水方面做了哪些值得驕傲的成績。趙董事長,您好。

博天環境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副會長趙笠鈞

各位網友,大家好

主持人

我國污水處理事業在改革開放的近二十年來取得了迅速的發展,但隨著工業規模與城市容量的擴張,污水處理事業作為公共事業的必要保障呈現出較大滯後性。作為業內人士,您能不能和我們聊聊目前我國水處理行業的現狀。

趙笠鈞

從全世界的經驗來看,出現滯後也是帶有普遍性的。但中國經濟過去30年的高速發展,我們面臨的環境壓力確實到了一個臨界點。環保産業經過二三十年的發展,總體産業的規模、技術水平和當下面臨的環境問題仍然存在很大的差距。總體來講,環保産業數量很多,但是規模偏小。環保部做了一個産業調查,大約年收入200萬以上的企業23800家,形成的産值大約是3.08萬億,平均每家規模在一億左右。但是90%的企業都是比較小的,因為太小,所以大家在研發投入、技術創新方面肯定是不夠的,所以雖然企業很多,但是面臨當下環境所需要的來講,這個産業還是有差距的。

主持人

目前我們國家水污染處理企業技術裝備和人員規模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趙笠鈞

我有一個觀點,我們的水處理技術在全球來講並不比別的國家落後,中國這麼多年來成為世界上環境污染情況最為復雜的國家。作為環保産業的從業者,我們每天面臨著各種各樣的環境問題,就像大醫院的大夫,每天都會有很多機會做手術,所以很多大夫很快會成為非常知名的大夫。環境問題也是一樣,我們面對問題多了,自然經驗就多,在處理的技術手段是有的。但是你有了技術手段還不夠,你還要有一些更好的實現手段,比如裝備的能力以及資本,很多問題有解決方案,但是在資金投入方面還是嚴重不足的。環保是一個政策驅動的産業,新環保法實施以後效果已經顯現了。

主持人

據了解,企業在投入一個環保設備並且運行一段時間之後,投入這筆資金比自己的凈利潤還多,這個現象是不是存在?這個現象存在的原因是什麼?應該怎麼解決?

趙笠鈞

從我們過去20年做的情況來看,一個環保投入佔一個項目投入的8%—10%,所佔比例對整個投資來講是比較小的部分,這部分是不是造成很大的環境生産制造成本,我覺得這個論斷是有待商榷的。再有就是,之所以有些企業不願意投入,是因為環境達到標準會超過它的利潤,那這些企業可能是規模小,要做環境投入的話相對成本比較高。第二方面就是這些企業做的産品市場附加值太低,也就是説企業本身就不怎麼賺錢,但又帶來相當大的環境問題。所以對待這樣的企業,無論是從産業更健康發展還是從環境保護角度來講,在中國應該減少這樣一些産業。這樣産業減少以後,它所在的行業會更積極,因為那些大的企業會有更多的投入做研發、産品品質提升,這樣産業就會更健康。

主持人

大的企業應該盡量上這些設施,如果中小企業達不到保護環境的標準就減少出現或者關停,是這樣一個觀點嗎?

趙笠鈞

對。為什麼中國過去成為世界工廠,很多跨國企業會把工廠移到中國來,就是過去我們有勞動力成本的優勢,其實我們還有一個優勢或許是環境成本比較低。如果以發達國家的一些標準,環境成本高,有些産品的生産成本上就沒有優勢了。反倒是中國,環境的標準不高,給了一些企業把産業移到中國來的動力。中國到現在,環境已經非常脆弱了,以這麼脆弱的環境,不能再承載高污染的行業在中國,適當的做一些淘汰或者轉移也是必須的。

主持人

中國現在環境非常脆弱,中國政府也採取一些手段和措施治理環境,包括水環境。“水十條”有望下月出臺,將會直接拉動2萬億的投資。您怎麼看?

趙笠鈞

需要兩萬億,這是對投資的基本判斷。如果這個錢完全從政府去投,從政府角度來説也是非常大的壓力,如果我們建立很好的機制,讓社會資本進入。我們可以算一筆賬,比如説,污水處理量大約是每年400億方,如果過去這些都是由政府作為資金的投入,那壓力就會很大。如果政府把過去用在設施上的投資變成了拿來購買服務,這樣對社會資本來講就有了動力,因為政府有了支付保障,社會資金就可以進入了。那社會資金進入的同時不僅帶來了資金,而且在運行管理方面,更多專業化的公司可以發揮更好的作用。所以機制的改變對兩萬億來講,如果能啟動大量的社會資本進入到環境基礎設施的建設和運營是非常好的。就像這次提出的PPP模式,PPP模式在早期水處理行業就是以BOT的模式呈現的,已經積累了大量的經驗。所以“水十條”出臺以後,需要我們加大社會和政府的投資,進行多元化的資本結構。

主持人

您提到PPP模式,那這個模式是否有助于緩解環保資金的短缺,能不能最終促成民間資本2萬億投入這個資金池呢?

趙笠鈞

這個量還是有的,社會資本很多,但最重要的還是機制,就是讓社會資本怎麼合理進入這個通道,並且有合理的支付保障。資金進來不是追求暴利的,是有一個合理的利潤保證,在這樣的保證之下如果未來還有很好的退出機制,比如一些公司通過資本市場有很好的退出機制。政府也在出臺積極相關政策推動發展。另一方面,社會資本其實在積極的尋求對環境産業的進入。第三,已經在環保行業的公司正在通過和資本對接、通過上市等力量在集結資本的力量。

趙笠鈞

環保是一個政策驅動的産業,現在提出全面治理水污染,其實還要政策配套。比如,推動水價機制的改革。一方面水資源浪費也很多,另一方面,因為污染又帶來水資源的短缺。在這種情況下,一方面怎麼通過水價機制改革,讓民眾形成對水的節約,這也是很重要。還有就是在污水排污費和污水治理費用以及水資源費機制上,定價機制上也需要做一些改革。還有就是一些相應的稅收政策,比如現在推進第三方治理,如果啟動了社會資本進來,那就變成第三方治理,以企業的行為來承接項目的建造運營,以後就會帶來營業稅、所得稅的問題,這部分如果政府在建造運行管理就沒有稅負的問題,所以在稅收上是需要完善的。如果政府從這幾方面,不僅是提出污染治理的考慮,而且有相應政策的配套,我相信這樣對社會資本的進入就會更好。

主持人

我們知道史上最嚴格的環保法今年1月開始實施,新環保法的出臺對于我國治理環境有了更嚴格的標準。您認為我們的環境法有沒有進一步改善?

趙笠鈞

談到最嚴格的環保法,其實這次主要還是對違法的執法更加嚴格。以前在環境標準方面,中國也有比世界上許多國家更嚴的標準,比如排放標準等等。那在這種排放標準之下,我們已經比世界有些國家嚴了,但為什麼我們的環境問題還是這麼嚴重?就是我們環境執法不嚴,環境法對違法成本制裁不夠嚴厲,這就造成很多企業寧願交處罰也不願意治理。這次叫環保元年,就是因為新的環保法給我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緊迫感,對于很多企業來講,以前如果不達標或者沒有按照標準建立環境設施,地方政府出于招商引資或者經濟發展的考慮,睜一只眼閉只一眼,現在企業覺得不可以這樣了。那政府也不敢掉以輕心了。對環保的從業者來講,我們也能感覺到這樣的壓力,如果你承擔了環境設施的建設運營投資,你作為專業公司還不能把它做到很好的標準,達標排放,那從環保角度來講也是承擔很大的責任和風險的。

主持人

回過頭來再看國內水處理行業,2015年國內水處理展8月將在廣州召開,日本、歐洲、韓國都會有企業進入這個水處理展,外企涌入我國,在這種情況下,我國水處理行業的企業是不是面臨著一些競爭呢?

趙笠鈞

國外企業進入中國很多年,應該説在中國過去的環境發展和環境改善方面,很多外企作出了重要貢獻。特別是在早期,我們在技術引進、項目管理等方面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某些方面也帶動了中國環境産業的發展。但是到現在,越來越多的外國廠商、公司重視中國的環境産業、環境市場,因為中國今天成了全球最大的環境市場。所以這些外國公司進入也是很正常的。在這樣的形勢下,中國的企業現在已經在崛起,包括一些國有企業,甚至央企,還有大量的民營企業,現在都發展起來了。所以中國現在基本上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一方面是早期進入的外資企業,在今天中國也有很大的市場份額。還有一些國有,當然還有一些民營的企業。我覺得現在基本上是這樣一個局面。

主持人

國外的環保治理是不是適合我國,我國水處理技術已經達到了國內領先水平,從這些國外企業是不是還能借鑒到一些經驗?

趙笠鈞

在環境問題上,過去我們治理環境更多還是看得見的污染,比如説河道污染或者工業排放的污染,這些是民眾都能看到感知到的,其實現在我們面臨著更嚴重的環境問題,土壤污染、地下水污染,這些污染帶來的問題更嚴重。比如説土壤污染我們沒有感知到它,但是造成的重金屬、農藥污染,比如農作物,甚至果蔬等等,在這些受污染的土地上種出來,很多有害的指標都是超標的。因為有土壤污染的地方一定有地下水污染,很多民眾都沒有感知。在這些方面,中國過去的經驗和探索還是不夠的。現在雖然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來我們要治理大氣、治理水、治理土壤,但是整個土壤問題,我們從立法,從技術的準備、模式上的準備都還不夠。土壤問題很復雜,在這方面,國外已經走在我們前面,也積累了很好的經驗和做法,我覺得在這些方面我們需要國外的公司可以跟中國的公司來共同幫助解決問題。

趙笠鈞

其實外資企業進入會加劇整個環保産業的競爭,但是從産業的發展來講,這種競爭我認為是積極的,因為國外的公司進來會有他們的一些技術或者是理念,甚至是他們過去在治理他們國家的一些好的經驗可以帶來。另外,一些不是環保行業的,但他們進來也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就是替代品,我們作為環保人可能已經習慣了我們過去所用的技術和思路,但是如果説有一個跨界的公司進來,他可能在其他領域的技術應用或者裝備可以解決某些問題,比如説我們遇到的一些零排放問題,這在過去制藥和化工方面是比較普遍的技術,但是從環保角度來講可能變成了非常新的技術和解決方案。所以這些外國公司進入,對中國來講,我認為有積極的一面,對中國當下的環保産業,大家也要有這種緊迫感,努力加大我們的研發和團隊建設,在競爭中讓我們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主持人

有外資,也有不在環保産業的企業進入環保産業來,那博天環境面臨這樣的形勢有沒有壓力?又怎麼與這些企業抗衡?

趙笠鈞

壓力肯定是有的,整個環保形勢是競爭越來越白熱化,23000多家環保企業90%都是2010年以後成立的,所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有這麼多的環保公司,一方面是很繁榮,另一方面是新進入者需要業績和生存,所以會帶來一些惡性競爭的問題。對于我們來講,當然也面臨到這些競爭帶來的問題。但是另一方面,在中國環保行業,像博天環境有20年的歷史,在中國20年的環境産業發展中生生死死很多回了,在過去博天也經歷了國有、外資、合資,博天的基因來講非常好,我們既有國有企業的高舉高打、注重人文品質、人文關懷,也有外資公司在技術、項目管理、內控風險等方面給我們帶來的非常好的制度。現在博天是一個典型的混合所有制,我們團隊的很多人是持有公司股份的。所以今天的博天,從制度安排、機制,包括20年傳承下來的很多東西,在今天的環保行業我們也建立了非常多的業績,有非常優秀的團隊,還有非常強大的研發中心。從這些方面來講,我們在這個行業還是有我們的一些優勢,甚至在一些領域奠定了領先地位的。

主持人

您提到越來越多的企業涌入環保産業的時候也帶來了惡性競爭,那惡性競爭是什麼樣的?那應該怎麼解決呢?

趙笠鈞

這種惡性競爭一方面是從客戶來講,環保産業是由政策驅動的,不得不做,或者有社會責任的企業覺得我們需要承擔這樣的社會責任才會做環境的投入。從這個意義來講,客戶希望用更廉價的方式來滿足環保的要求,而不是真正要找到品質很好的公司來解決問題,這是很重要的現象。那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企業投標時會報低價,但它還要賺錢,所以它可能就會給你供應質量不太好的産品。這種情況下就是劣幣驅逐良幣,真正重視品質的公司,你加大了研發投入的公司,相對成本就會高。這種形式跟其他産業是一樣的,比如你研發投入增加,相應的費用成本就要比別的企業高,如果別的企業在市場上用更低廉的方式參與競爭,就會造成整個産業不健康的發展。從這個意義來講,需要整個社會的覺醒。如果整個社會都追求有品質的産品,甚至我們也願意為那些有品質的産品和注重社會責任的企業買單,比如某一個産品品質做得好或者社會責任擔當的多,那大家多給他一些支持,在這樣的支持下,就會讓更多的企業越來越好,最終來講是民眾受益了。

趙笠鈞

從這個意義來講,中國人對品質是有追求的,就像大家會出去買那些奢侈品,去日本買馬桶蓋等等這些問題,就説明中國人是渴望追求高品質的東西,尤其是在經過了過去這些年的社會發展、經濟發展,中國的今天也有一定的能力來追求品質和健康。就像我們公司在世界水日發布了博樂寶凈水器,我們就是追求極致的,我們選了全球最好的濾芯和配件,我們的産品品質超過了世界上其他的凈水産品。這樣的産品在定價和推出時也還是有擔心的,會擔心這樣一個不知名的品牌,盡管我們追求品質,會不會得到認同,但是從眾籌事實來看,民眾是也有認同的。中國今天不缺少低質低價的産品,我們缺少敢于把産品做到一流、追求極致的公司,這是社會要引起的思考。

主持人

那博天環境未來的規劃和設想是怎樣的?

趙笠鈞

我們公司的願景是不斷通過技術進步和模式創新,擴展我們的服務産品和資産管理能力,把公司發展成為世界一流的水環境企業。我們給了自己一個世界一流的水環境企業這樣的願景,當然我們會朝著這樣一個目標去努力,從這個意義上來講,要成為世界一流的水環境企業,不僅僅是在中國我們做到更好的發展,我們要走向國際化,我們要到世界上去跟那些世界一流的企業競爭,和他們競爭當中找到我們的差距提升自己。從這個意義來講,我們在未來也提出了非常有挑戰性的目標,就像我今年在環保産業會上講到的,中國的環境企業,大家要有一些情懷,要有一些更高遠的追求,目前的環保行業規模都太小,最大的公司收入規模也只有幾十億,2020年我們有沒有可能出現收入超過300億、市值超過1000億這樣一些公司?我認為這是階段性的目標,那我認為在中國一定會成就這樣的公司。

趙笠鈞

我想要表達的觀點就是環境的問題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問題,如果我們大家都能夠從我們自身做起,從我們身邊的點點滴滴做起來關心整個環境的改善,我相信環境會變得越來越美好,我願意和大家一起來努力。謝謝。

主持人

今天從趙董事長的訪談來看,我們知道水處理包括環境治理還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參與進來。非常感謝您作客新華會客廳,今天會客廳到這裏就結束了,下次再見。

往期回顧

本期制作

策劃:楊昱 主持人:苑茵子
攝影:孫廣見 文字:薛楓
摘要:薛楓 圖片:郭良
頁面制作:郭銳

新華能源

新華網産經中心 聯係電話:010-88050754
主編信箱:2403352838@qq.com

掃碼

掃碼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