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襄汾飯店坍塌,凸顯農村安全監管缺失之痛
2020-08-31 08:32:0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山西襄汾的飯店坍塌事故提醒我們,在基層尤其在一些農村地區,安全監管“裸奔”亂象不容忽視。

  據新京報報道,8月29日9時40分左右,山西襄汾縣陶寺鄉陳莊村聚仙飯店發生大廳屋頂坍塌事故,當時有民眾在此辦壽宴。事故發生後,應急管理部會同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派出工作組趕赴現場,並成立重大事故搶險救援組,組織消防、公安、應急、衛生及相關救援隊伍840余人,全力救援。山西省消防救援總隊最新消息,此次事故救援工作已全部結束,救出57人,其中29人遇難、7人重傷、21人輕傷。

  一場歡歡喜喜的壽宴,眨眼間陰陽兩隔,讓人痛心和惋惜。在現場視頻中,當事人李大爺含淚講述更是打動了許多人,這場為他而辦的壽宴,奪走了多名親人的性命,白發人送黑發人,這對他而言真是莫大的痛苦。

  8月30日,山西省成立襄汾縣飯店坍塌重大事故調查組,表示將扎實做好調查工作,依法追究相關單位和人員責任。

  事故原因雖還有待調查,但從媒體報道似已能看出其中端倪。報道中,現場救援人員介紹,“坍塌的飯店原本為一層建築,底部有地下室,飯店在一層的基礎上加蓋了彩鋼板房。飯店從一層坍塌,導致二層連帶坍塌。”而據新京報記者現場了解,該飯店十多年來已加蓋、擴建五六次。

  此次坍塌事故,和8月4日哈爾濱倉庫坍塌事件很相似。哈爾濱坍塌的倉庫原是平房,也是後來加蓋了幾層樓。而類似一層建築加蓋的方式,由于改建費用低廉,在許多地方都很常見。

  不過,這麼做對房屋的地基等質量要求很高,設計和建造時應留下足夠的安全冗余。而襄汾這個改建的飯店,是否符合相關安全要求,恐怕也是一個問號。而且,彩鋼板房一般主要用在臨時建築上,二層加蓋彩鋼板房,也不符合規范,這有沒有通過審批,同樣值得追問。

  從哈爾濱到襄汾,同樣的悲劇一再上演,也為我們拉響了警訊,安全細節任何時候都不可放松、大意,否則,猝不及防的悲劇無論對于個人、家庭還是社會,都將是莫大的損失。類似改建的負責人,顯然要負直接責任,為一己私利盲目改建、一味蠻幹,把安全當兒戲,這種拿自己和他人生命賭博的行為,應當受到譴責,並嚴厲依法追究。

  而當地相關監管部門恐怕同樣難辭其咎。從現場視頻可以看到,涉事飯店就建在大路邊,據當地村民描述,飯店改建至今已數年之久。在這麼長的時間裏,如此明顯的違規改建嫌疑,當地監管部門是否有所察覺並進行過查處?這些問題同樣需要有明確答案。

  進一步而言,飯店坍塌固然讓人觸目驚心,其中若存在監管責任失守的問題,那恐怕才是更致命的。此次事故就揭示出,在一些地方“安全無小事”往往只是挂在嘴上、寫在文件紙面上,而落實到具體行動上時則往往大打折扣。在基層,尤其在一些農村地區,安全監管的“裸奔”亂象絕非個別。而這就使得一些安全隱患被悄悄埋下,成為隨時引爆的“炸彈”,威脅著公眾安全。

  此次事故發生後的當天晚上,國務院安全生産委員會就發出通知,對該起重大事故查處實行挂牌督辦;此後,山西省成立事故調查組,並在全省范圍內立即開展房屋建築和人員聚集場所安全專項檢查。這種面對重大事故從上到下、快速有效的反應機制,無疑給民眾吃了一顆“定心丸”。

  期待各級各部門以此次事故為契機,對基層尤其是農村地區安全監管存在的“裸奔”現象舉一反三、查缺補漏,繃緊安全之弦、織密安全之網,在每一個細節、每一個環節都嚴格把好關,守護好公眾的生命安全。而這,也當是現代鄉村治理、農村人居環境建設的重要內容。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432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