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抗疫、思辨成今年高考作文關注點
2020-07-08 08:57:25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每年高考第一天,高考作文題必上熱搜。媒體各展其能,名師點評、作家模擬;朋友圈也全是“作文大賽”的“參賽選手”,或調侃,或吐槽,或回憶;很快還會有人炮制“滿分作文”和“零分作文”,逗人笑、惹人罵、賺足眼球。

  為什麼只有作文題享受如此待遇?有人開玩笑説,那是因為數學物理連題目都看不懂,只剩作文題還能説三道四。這個玩笑只戳中了部分真相,水面下還隱藏著更大的一座山。一方面從工具理性的角度説,一道作文題60分,沒有什麼題目能比得上作文對于整場考試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自古以來,文以載道的情懷決定了人們對作文的特殊情結。

  今年的作文題大部分與現實生活密切相關。毫無意外,抗疫成了最重要的議題。全國新高考Ⅰ卷直接以“疫情中的距離與聯係”為主題;全國Ⅱ卷的中國青年代表演講稿,給出的材料以抗疫中的中外互助合作為主;天津卷的“中國面孔”,材料裏雖然也有杜甫、屠呦呦和快遞小哥,但是,一句“走過2020年的春天”,還有什麼比“醫務工作者厚重防護服下疲憊的笑臉”更容易觸動人們的心靈?上海卷的題目談論的是轉折以及人對事物發展進程的作用,這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今年的疫情。其他幾份考卷的題目緊扣的是對自我和時代的認識。

  這些題目有著強烈的家國情懷。抗疫的主題自不必説,全國Ⅰ卷的評價歷史人物,全國新高考Ⅱ卷的講述風土人情、歷史掌故或名人故事,雖然與時事關聯不大,但對學生歷史文化知識的考察只是底色,更深入考察的肯定還是學生們對歷史的思考與判斷。

  這些題目還有著濃厚的思辨色彩,不少題目都可以看成是從哲學命題“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到哪裏去”衍生而來。全國Ⅲ卷是給自己畫像;浙江卷是自我定位與家庭、社會之間的落差或錯位;江蘇卷是人與信息同溫層之間彼此塑造的關係;北京卷的題目一個是信息對人的影響,另一個以“每一顆衛星都有自己的功用”為聯想,其實也是關于個體與群體、自我與他人的關係。上海卷的思辨性最強,簡直堪比曾經網上流傳的充滿了哲學意味的法國作文題。

  高考作文題對應的並不只是考生們的寫作水平,自古文史哲不分家,語文學習一直都有很強的綜合性。考試難免有套路,但是好的題目卻可以盡量避免“套路”和“八股”。作文從來不是單純考察學生的文學素養、行文技巧和修辭手法,也不是靠考前突擊能提高的。一個考生平常有較寬的知識面,並勤于思考,面對作文題時往往會有較好的發揮。

  高考作文題影響的不只是這一屆考生的成績,它還極具導向性。具有現實意義的題目可以讓孩子們不再“兩耳不聞窗外事”;發散性強的題目可以讓課外閱讀受到更多鼓勵;思辨性強的題目則能夠讓老師更重視邏輯訓練。現在的作文體裁,也不局限于議論文,還包括實用性較強的主持詞、演講稿、發言稿,這些即使在學生畢業工作以後,都有很大可能性會用得到。

  作文題越貼近現實,越具有超出題目本身的價值。全民熱議作文並非壞事,這些題目像一束光,照向了我們剛剛走過的來時路,我們雖然已經不用考試,但是卻多了一次再思考的機會。文字的感染力量是無可替代的,我們這些已經畢業了很久的成年人,或許已記不清數學方程、物理定律、化學元素,但是那些曾經打動過我們的詩詞歌賦、文章書籍,那些“文以載道”“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思想情懷卻會與我們骨肉相融。(作者:馬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209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