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打刷臉官司,是對隱私保護的提醒
2020-06-19 09:01:49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被稱為“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的這起訴訟,近日在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第一次開庭。

  據錢江晚報·小時新聞客戶端報道,浙江某大學副教授郭兵去年4月在杭州野生動物園辦理了一張雙人年卡,在一年有效期內,可憑年卡及指紋不限次數入園,當年10月,動物園方面短信提醒年卡係統已升級為人臉識別,未注冊人臉識別的用戶無法正常入園。郭兵不同意接受人臉識別,要求動物園退款。雙方協商未果,郭兵遂向法院提起訴訟。

  人臉識別技術如今已不是什麼新鮮事物,在許多場景都在應用。比如手機開機刷臉,上班考勤刷臉,購物支付刷臉,這些刷臉應用已經越來越普及,很多人也沒有感到哪裏不對勁。從這角度看,我們應該感謝郭兵——他的較真,讓我們有機會重新思考人臉識別技術及其運用對個人的影響,以及該技術的法律邊界。

  每個人的臉,具有不可替代性。這張臉既關係到我們的個人隱私,又關係到我們的個人財産安全等諸多事項。在這個年代,我們這張臉就是一張通行證,一個獨一無二的支付密碼。這就意味著,我們授權使用人臉識別的應用場景越多,個人隱私被泄露的風險係數越高,個人安全也就越得不到保障。

  事實上,很多人只是知道,刷一下臉就可以付款,就可以通行無阻,而不了解這背後的技術操作及規范。在很大程度上,很多人也不知道,採集人臉的機構會把這些個人信息運用在何處。表面上,個人只是完成了一個驗證流程,而實際上,機構卻可以利用個人的一次次刷臉動作,勾勒出用戶行為軌跡,描繪出清晰的用戶畫像。

  這樣來看,郭兵對動物園升級使用人臉識別持謹慎和反對態度,值得理解——我不知道你拿我的臉去幹什麼,我怎麼能隨隨便便答應?這應該是郭兵堅持不同意的一個重要理由。不過,由于人臉識別的相關規范目前並不健全,難以從現行法律上加以界定,這起“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實際上更像是消費維權官司。

  郭兵認為,動物園僅憑一條短信通知就要求改變入園方式,是一種“單方變更”,而其單方升級入園方式,實質是“違約且構成欺詐”。換句話説,起訴方的訴求並不是直接落到人臉識別問題,而是從更成熟的消法體係入手。明明反對的是人臉識別,卻只能質疑對方的程序,這是一種無奈,也是一種尷尬。

  不過,無論這場官司誰輸誰贏,都能起到一個作用,就是提醒我們更加注重個人隱私保護,反思諸如人臉識別技術應用的法律邊界。同時,針對人臉識別等先進技術應用,需加快健全法律加以規范。個人隱私保護的一個重要原則,是當事人有權説“不”,這一原則應在法律法規中得到充分體現。(魏英傑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6133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