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翼裝飛行悲劇背後的冷思考
2020-05-20 09:07:08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搜救多日,奇跡沒有發生。翼裝飛行女大學生安安之死,震驚了極限運動圈,也震驚了無數普通人。在極限運動方興未艾的背景下,安安的不幸墜亡值得深思。

  因難度大、危險性高、專業性強,極限運動屬于典型的小眾化運動項目,而翼裝飛行則屬于極限運動中的高難度項目。因此,和翼裝飛行者談安全,似乎有班門弄斧、多此一舉之嫌——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翼裝飛行的危險性,沒有人比他們更懂得安全的重要性。

  安全是相對的,危險是絕對的,極限運動中任何微小的失誤都足以致命,極限運動者對此了然于胸,並因此被稱為“理智的瘋子”。據報道,酷愛極限運動的安安在參加活動前簽了“生死狀”,在很早前還簽了人體器官捐獻志願書。換言之,對于死亡,她早有預料,早有準備,但選擇了“向死而生”。

  翼裝飛行如此危險,為何依舊不乏參與者?別誤讀了極限運動,也別誤讀了這種挑戰精神。事實上,極限運動不等于“玩命遊戲”,挑戰極限也不等于不熱愛生命。挑戰人類自身和自然的極限,必然存在一定風險,而極限運動的魅力和價值恰恰就是這種冒險精神和挑戰精神。目前,多項極限運動已入選奧運會。

  盡管不能因傷亡率高而否定極限運動,也不能因安安的墜亡而否定其選擇生活方式的權利和自由,但如何盡可能避免傷亡及其帶來的影響,則是一個很嚴肅很現實的問題。極限運動者可以“為自己而活不後悔”,但任何人都不是獨立的存在,“活出自己”的同時也應顧及親人乃至社會的感受。

  在極限運動門檻不斷降低的語境下,更應把“量力而行,安全第一”這個常識放在突出位置。此外,立法也應及時跟進,用完善的制度為極限運動護航。當前,我國戶外運動領域還沒有專門立法,對相關安全事件主要依據《侵權責任法》處理。接下來,有必要細化極限運動領域的法律法規,用法定條款明確極限運動組織者和參與者需要承擔的義務與責任。極限運動需要高度自律,也需要他律監管。

  極限運動不會因一次悲劇而停止,但悲劇應為後來者敲響警鐘。(陳廣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007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