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兩棲村幹部”
2020-04-24 09:21:32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 有媒體調研發現,現在有些村幹部“平時居住在城鎮,忙時回村幹工作”“白天工作在村裏,晚上住宿在城裏”,群眾管這叫“兩棲村幹部”。如何看待“兩棲村幹部”,且看下面不同觀點。

  讓村幹部身心留下來

  ■王鳴鏑

  細究村幹部“兩棲”原因,一來城裏生活環境更為優越,二是不願割舍城裏的生活圈子與事業重心。這看似是小事,卻可能成為作風“舉報信”。有的村幹部吃住都在城裏,給辦事村民唱“空城計”,導致鄉村治理空洞化。更有甚者,把農村當景點,視工作為遊玩,拿手機作遙控器,連日常工作都無法保障,如何帶領群眾發展致富?是時候拉響加強監管“兩棲”村幹部的警鐘。

  要讓“兩棲”村幹部身心留下來,解決思想問題是藥引,通過制度發力方為對症之策。一方面,要加強對村幹部的教育培訓,引導其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和政績觀,形成以村為家、以民為本的理念。另一方面,織牢制度的籬笆,建立健全村幹部輪流住村值班機制,村務工作目標具體化,讓村幹部有事做、有所為。此外,還要建立完善村幹部考核和群眾評價制度,獎優罰劣,群眾滿意度高的予以激勵,同時加強監管,建立責任追究制度,對失職的村幹部嚴肅追責,一查到底。如此,才能讓村幹部留下來、用心幹,讓群眾心安穩、有幹勁。

  多些理解與同情

  ■沈道遠

  其實,“兩棲”村幹部是隨社會發展出現的新現象,也是基層治理中的新情況,需要以包容和發展的眼光看待,不宜憑過往經驗作是非判斷。理性的態度是,站在“兩棲”村幹部的角度想一想,對他們多幾分理解與同情。

  村幹部待遇整體偏低,在脫貧攻堅、鄉村振興、基層治理背景下,不少村幹部已經進入“白加黑”“五加二”的工作模式。對于基層村幹部,應該理解他們的不易和堅持。之所以選擇“兩棲”,有人為了照顧在城裏讀書的子女,有人為了方便父母就醫,還有的是為了改善居住環境……不管出于什麼原因,“兩棲”只是村幹部選擇的生活方式,這種生活方式既不違反相關規定,也不足以得出工作不稱職的結論,更不是“微腐敗”的罪證。退一步講,如果村民真的不認可村幹部“兩棲”的生活方式,完全可以在換屆時投票選出心中合適人選。

  説到底,民眾質疑“兩棲”,並不是苛求村幹部一定要吃住在村上,更多是擔心他們沒有做到“在其位、謀其政、盡其責”。只要“兩棲”村幹部能夠在工作時間高效辦公,處理好村民關心的實事,帶領村民發展致富,是否“兩棲”關係不大。

  需一分為二解讀

  ■晟達者

  針對“兩棲”村幹部現象不能只揮棒子,需要客觀公正解讀。

  村幹部和基層群眾交往最為密切直接,一言一行都在群眾的關注之下,形象至關重要。如果因為“兩棲”,處理村務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給辦事群眾吃“閉門羹”,百姓就會覺得村幹部心思不在村裏。而且,長期“兩棲”還可能導致上級政令在基層的傳達受影響,基層民意得不到及時的反饋,致使治理缺位。

  不過,換個角度看,隨著城鄉一體化建設推進,交通和通訊日益便捷,進趟城、回趟村都不是難事。再加上如今推行“能人治村”,有能力的人選擇進城居住,把工作圈和生活圈向城鎮轉移很常見。更何況,村幹部也有享受家庭溫暖、追求幸福生活的權利,倘若能做到城裏居住、村中事務兩不誤,就沒必要指責乃至“一刀切”禁止。

  一言以蔽之,沒必要對“兩棲”過度解讀。關鍵是要抓好制度問責體係建設,嚴把考核關,強化督查,嚴格問責,讓“身”不在基層、“心”更不在基層的幹部“一走了之”。同時,通過強化教育,提升幹部治理能力,讓服務意識、為民意識在村幹部心中進一步扎根。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伶仃夕陽美
伶仃夕陽美
珍愛地球 呵護家園
珍愛地球 呵護家園
武漢動物園有序恢復開放
武漢動物園有序恢復開放
彩蛋繪出“正能量”
彩蛋繪出“正能量”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5898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