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法律出手,“傍名牌”涼了
2019-08-02 09:15:09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傍名牌”曾經一度是很多中小品牌迅速崛起的“捷徑”,這讓很多品牌不得不預防性地注冊很多與本品牌相似的商標。不過,這種此前大多只是受到輿論譴責的“捷徑”,如今則受到了法律的打擊。日前,經最高人民法院再審判決,“九糧液”“九糧春”等産品的行為被認定為侵犯“五糧液”“五糧春”所享有的商標專用權,前者立即停産並賠償損失。

  歷時6年,經歷一審、二審以及最高院再審,五糧液訴“九糧液”等侵權案件終于勝訴。這一判例,無疑給那些仍在肆無忌憚傍名牌或正準備傍名牌的企業一個警告。法律就該定紛止爭,規范市場主體的行為。

  一直以來,類似“九糧液”這樣的傍名牌行為層出不窮,如“康帥博”之于“康師傅”,“周佳牌”之于“雕牌”,“脈劫”之于“脈動”,“豪牛”之于“蒙牛”,“雷碧”之于“雪碧”等,都是這樣。這中間,不排除有些“李鬼”已經完成了商標注冊,但鑒于其與知名商品名稱、包裝等的高度近似,仍會對消費者産生誤導。而在現實中,盡管被侵權企業每每主張權益,但成功維權的並不多。

  五糧液此次成功維權,也並非一帆風順,而是在一審、二審均敗訴的情況下,通過向最高院申請再審,才最終出現轉機。説實話,像這樣曠日持久地打官司,不折不撓地申訴,並不是每一個企業都能夠做到。花錢是一回事,耗費在這上面的時間成本也會讓企業望而卻步。某種程度上講,侵權成本低、維權成本高,正是市場上“傍名牌”行為屢禁不止的深層原因。

  從現行法律看,盡管法律對商標侵權有明確的賠償規定,但是,若想實現法律的正義,除了之前所説的人力、物力和時間成本外,維權企業往往還要面對很多門檻,比如取證問題,一般侵權小企業的生産和銷售過程都十分隱蔽,追根溯源十分困難。還有,就處罰而言,也很難讓那些傍名牌的企業感覺到“疼”,很多時候,這些“李鬼”在一個地方被查,就會很快跑到另一個地方重起爐灶。

  何況,出于地方保護的原因,很多地方政府對于市場上的商標侵權行為,往往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缺乏足夠的治理動力,這也導致維權企業勝訴難。常見的情形就是,隔一段時間,就會發起一次清理整治假冒偽劣商品的行動,但集中行動一過去,一切又回到了常態。

  這種聽任、縱容傍名牌的做法,或許一時會促進地方經濟的發展。但從長遠看,一味傍名牌,不僅不可能創造出有競爭力的創新産品,也會敗壞被侵權産品的聲譽,影響整個市場的健康發育,得不償失。

  此番最高院認定“九糧液”侵權,無疑釋放出一個積極的信號,具有十分清晰的導向意義。這不僅會加大侵權者的違法成本,也會給基層法院一個正向激勵,即法律要旗幟鮮明地保護知識産權,依法斬斷各種“傍名牌”,制止惡意模倣、混淆行為,維護市場主體之間的良性競爭,本來就是法律的責任。

  當然,除了讓法律發揮保護和懲罰作用之外,地方市場監管部門也要主動作為,從源頭開始治理,共同打造一個清朗的市場環境。(作者:斯遠,係媒體評論員)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美聯儲降息
美聯儲降息
雲陽龍缸:雄險俊秀醉遊人
雲陽龍缸:雄險俊秀醉遊人
合肥:戲水享清涼
合肥:戲水享清涼
高溫下的勞動者
高溫下的勞動者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4828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