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996”工作制,道德綁架無法掩蓋違法事實
2019-04-08 08:45:48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996”,顧名思義就是早九點晚九點,一周上六天班。一天到晚呆在公司,這已經是夠懊惱的事了,更懊惱的是,如果有微詞不接受,還會被扣上不愛公司、沒有奉獻精神的大帽子。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日前有40多家互聯網公司被指實行“996”工作制,其中也包括多家知名互聯網公司,不少公司將之視為理所當然的制度,引以為傲的企業文化。

  老板們大義凜然,把“996”捧得跟朵花一樣,可“996”工作制到底是怎麼回事,違不違法,其實並沒多少可以討論的余地。勞動法規定每天工作8小時,每月加班不能超過36個小時,如果超過的話,就要與員工簽訂自願加班的協議,在這個協議的基礎之上還需要支付勞動報酬,如果沒這個協議就是違背勞動法的規定。顯然,“996”工作制遠遠超出了法律所認可的時間的上限,這樣的自願協議恐怕很少有企業能做到。

  一提到“996”,老板一個個義正辭嚴,倣佛誰不接受誰就是公司的罪人。一些企業將“996”工作制描述成員工精神的體現。可是,當一個員工需要犧牲大量與家人團聚的時間,犧牲大量私人空間,這是否也是一種不人道呢?雖然很多公司動不動喊出“以公司為家”的口號,但不得不承認,公司永遠也取代不了家庭的角色,同事也不是家人。自願加班當然是種精神,可如果是長年累月,長時間、大范圍地加班,這就不是正常現象,很難用精神來解釋,很多時候它只是在某種壓力下作出的無奈之舉,並非出于自身的意願。工作996,生病ICU(重症監護病房),過度勞累導致的後果已經屢見不鮮。將這種壓力之下的無奈之舉解釋為員工精神、企業文化,其實是在美化這一行為背後的透支與付出,有道德綁架之嫌。

  還有人拿互聯網企業相對較高的薪酬説事,認為互聯網企業薪酬相對別的行業有溢價,這溢價中就包含了加班的工資。這是混淆界線,互聯網企業的溢價是由人才供需市場以及企業自身的發展狀況決定的,不能簡單地將工作時長來等同于個人價值。即使在制訂薪酬水平時考慮了加班和工作時長的因素,也應該拿到臺面上説,並在法律許可的程度上嚴格約束。

  互聯網企業的用工性質確實有一定的特殊性,一些互聯網企業需要有人24小時在線;在一些互聯網企業裏,通常的下班時間往往卻是這些企業服務的高峰期,比如電商、網約車等,很難做到跟社會上的大部分人同步;互聯網企業競爭壓力大,也需要保證一定強度的勞動投入,但這些並不能成為違法用工的理由。

  撥開那些圍繞在加班問題上的迷霧,在這層絢麗的道德外衣下,是企業對利益的原始衝動。説到底,這不過是一種轉嫁經營成本的策略,在不增加用工人數的基礎上,將現有員工的利用率最大化,這不是奉獻,而是一種壓榨。這沒什麼好驕傲,相反是一種污點。

  要知道,企業存在,根本目的是為了人,這些人裏面包括用戶自然也包括員工。一些互聯網企業打著讓生活更美好的旗號,極盡所能取悅用戶,可對待自己的員工就換了一套説法,這是對內對外兩張皮,又豈能得到員工認同?一個處處高大上的公司,如果自己的員工一個個過得苦哈哈的,這種企業文化又有多少説服力?

  守法是底線,在此基礎上才能談發展。我們的一些大型互聯網企業經過多年發展,已經具備較高的實力,有條件也有底氣作出表率,它們應該成為敢于説不的那一群人。(高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996工作制”不可持續
    一個行業起步和發展階段可以靠咬牙拼下來,但靠犧牲員工的正常生活與休息時間的發展不可持續,它不僅給員工的身體健康埋下隱患,也無法迎來一個行業的未來。
    2019-04-03 08:56:59
  • 被“996”圍困的年輕人 像是定好鬧鐘的機器
    為年輕人減壓,絕不只意味著減少他們的工作時間,也不只是某個行業和企業的責任。
    2019-04-02 08:46:0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鐵路迎來返程客流高峰
全國鐵路迎來返程客流高峰
人在花中遊
人在花中遊
梨花溢香滿園春
梨花溢香滿園春
安徽黃山:徽州民間鬥茶香
安徽黃山:徽州民間鬥茶香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4336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