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醫用織物“不分科室”,混洗不能成行業潛規則
2018-12-17 09:00:3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把布草送進哪家洗滌廠進行清洗,清洗過程是否得到了有效監督,清洗後的布草是否被驗收合格,這些環節醫院都不能缺位。

  身為一名病人,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心情的主調本來就是憂傷。但是如果告訴你,你穿的病服、身體下的床單、頭枕的枕套是如何清洗的,估計你的心情會更糟糕。

  近日,新京報記者對江西南昌市兩家醫療布草洗滌企業進行臥底調查,發現洗滌廠為了提高效率,床單、病號服、手術服等醫用布草,在洗滌承包企業的清洗過程中,出現混洗、未嚴格高溫消毒等情況。

  此外,一些兒科醫用布草也被夾雜在成人醫療布草中混洗,帶血的醫用布草與其他患者衣物和床單進行混洗。有洗滌廠員工坦言,他們所謂的分類洗滌,只是把醫院分開,不分科室,不分洗衣設備,“洗其實就是過了一遍熱水”。

  將心比心,平時洗衣服時,我們尚知道把內衣、外衣、床單被罩等分開洗。本該有著更嚴格要求的醫用布草,竟然“一鍋燉”,不免讓人談住院而色變,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如果説,此前屢屢被曝光的酒店床單被罩的問題,更多的還只是衛生問題的話,醫院的布草,其洗滌過程規范與否,牽涉到的則是健康問題、安全問題。從細菌恐懼到病菌恐懼,給公眾造成的心理陰影面積更大,也更值得關注和做出改變。

  毫無疑問,洗滌廠是直接的責任者,面對被曝光的不衛生、不規范行為,必須及時改正,並承擔相應的處罰。但是作為洗滌廠客戶的醫院,也不應該置身事外。相反,醫院也是責任鏈上的重要一環。

  洗滌廠需要對醫院負責,醫院需要對病人負責,這是直接聯係和基本邏輯。在這樣的聯係和邏輯下,我們就有理由發問:如果因為醫院布草洗滌環節的問題,導致一些住院者被“二次患病”,難道要讓受害者去找洗滌廠嗎?顯然不現實,也不合理。

  醫院有責任給病人提供幹凈無害的醫療用品,病人有權享受幹凈無害的醫療用品,這才是對等的醫患關係。

  所以,把布草送進哪家洗滌廠進行清洗,清洗過程是否得到了有效監督,清洗後的布草是否被驗收合格,這些環節醫院都不能缺位。醫院的工作絕不應止于把布草送到洗滌廠然後再收回,更不能明知洗滌不合格,卻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報道中,雖然記者只臥底了兩家洗滌廠,但是它們所對接的醫院,卻多達二十多家。也就是説,這兩家洗滌廠出現問題,背後暴露的至少是二十多家醫院的問題,而這些醫院裏,是來來往往無數的看病者。將後果鏈拉長,便能清晰感受責任鏈的各方及其重量。

  有意思的是,記者在調查中發現,涉事洗滌廠之一的順達洗滌中心,其法人裘偉光正是南昌市洗滌行業協會的法人代表,而他的另一身份,是南昌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南昌市第一醫院)的原主任醫師。前單位成了“客戶”,這層關係耐人尋味。如今,洗滌廠問題叢生,背後潛在的聯係和利益,值得探究和梳理。

  對于醫用布草的洗滌亂象,江西省洗滌行業協會會長付俊偉介紹,“因為現在處在過渡期,一些洗滌廠渾水摸魚,造成醫院布草二次污染。”但我們需要明白,一個行業的標準化和完善需要過渡期,公眾的生命健康不能有過渡期。一些洗滌廠的“渾水摸魚”,是連已經明確的標準、最基本的規則都不遵守,僅僅是“過一遍熱水”,這顯然不是客觀原因,而是實實在在的主觀原因。(樊成)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嚴懲醫鬧,意在用法治涵養醫患關係
    嚴懲醫鬧,不是禁止維權行為,更不是漠視醫療糾紛的發生,而是嚴懲不理性、非法的維權行為,該解決的問題一點都不能含糊。
    2018-10-18 09:13:47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與時代同框”活動亮相京滬深三地
“與時代同框”活動亮相京滬深三地
中國科考隊在南極冰蓋發現藍冰機場選址區
中國科考隊在南極冰蓋發現藍冰機場選址區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3861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