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禁民辦幼兒園上市”,是發展普惠學前教育外圍措施
2018-11-21 09:13:1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準營利幼兒園上市,更重要的措施在于:一是加大投入,提高公辦園比例;二是進一步降低學前教育準入門檻,且對非營利民辦幼兒園加大扶持力度。

  日前,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幹意見》。意見明確,要遏制過度逐利行為,民辦園一律不準單獨或作為一部分資産打包上市。而在輿論場,對于該意見的討論仍在發酵。

  幼兒園過度商業化加重家庭負擔和社會焦慮

  有些輿論把該意見解讀為限制民辦幼兒園發展,甚至稱這是開放民辦教育的倒退。

  其實,《意見》只是不準營利性民辦幼兒園上市,其目的是遏制過度逐利;對社會力量舉辦民辦幼兒園,態度是一貫的,即允許營利;而對非營利性民辦幼兒園,政策層面則繼續大力鼓勵和扶持。也就是説,這是基于學前教育公益性、普惠性的定位,對民辦幼兒園發展的進一步規范。

  我國學前教育目前依舊存在入園難、入園貴問題,根源就在于從上個世紀90年代起到2010年,對學前教育定位不清晰、民辦園發展不規范所致。數據顯示,我國各地在這一期間,都存在過度依賴社會力量辦幼兒園的問題,政府對學前教育的投入不足總教育經費的1.3%。

  上公辦園難,上民辦園貴,也導致一些收費低廉的不合格幼兒園野蠻生長,這讓我國學前教育成為整體教育最大的短板、亂象迭出。

  尤其是我國現階段,學前教育資源匱乏的背景下,大資本進入學前教育領域,還存在不可回避的兩方面問題:

  一是由于學前教育供給不足,市場機制部分失靈,上市的幼兒園集團,核心目標是做大規模、壓縮成本、尋求回報,反而忽視辦園質量,即便家長對辦園質量不滿,也鮮有更好選擇。之前曝光的一係列事件,也可作為佐證。

  二是抬高其他小資金、社會力量進入學前教育領域的門檻,這並不利于民辦園的競爭。很多人善意地認為,上市民辦幼兒園會更重視品牌,而現實是,正是他們加重了教育焦慮,破壞教育生態並從中牟利——原因也在于,在學前教育領域,缺乏充分競爭的市場環境,個別大集團太過強勢。

  提供優質學前教育,是政府應承擔的公共責任

  2010年,國務院發布《關于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幹意見》,明確發展學前教育,必須堅持公益性和普惠性;必須堅持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公辦民辦並舉,落實各級政府責任,充分調動各方面積極性。這是對學前教育的正確定位。

  從發達國家看,不僅3-6歲的學前教育被納入政府主導、保障范疇,就是0-3歲的托育,也常常由政府承擔兜底責任,否則會導致大量低收入家庭的孩子無法入園、入托,制造教育不公以及社會問題。

  從2010年到2017年,由于實施學前教育行動計劃,我國學前教育毛入園率提高到79.6%,北京和廣州的公辦園比例預計2020年會達到50%。這次發布的《意見》明確的目標是2020年,學前教育毛入園率85%,普惠園比例80%,公辦園不足50%的提高到50%。

  但這不是説要打壓民辦幼兒園,恰恰相反,我國民辦園在園幼兒的比例從2010年的47%提高到了2017年的56%。國家發展民辦幼兒園的態度十分明確,就是大力扶持鼓勵民辦普惠園,消除沒有資質的不合格幼兒園。

  當然,不準營利幼兒園上市,只是外圍措施,更重要的還在于:

  一是加大投入,提高公辦園比例。未來或許還需要考慮制訂《學前教育法》,明確政府投入學前教育的責任。

  二是進一步降低學前教育準入門檻。針對不合格幼兒園大量存在的事實,北京採取調整幼兒園標準的方式,將這些不合格的幼兒園“變為”合格的幼兒園且給予扶持,這是擴大學前教育普惠園供給的好辦法。創造條件讓小資金、小社會力量進入學前教育領域,這樣才會有力解決學前教育資源供給問題,天價幼兒園的價格在市場機制作用下也就會自然降下來,以此消除入園難、入園貴,真正做到“幼有所育”。□熊丙奇(教育學者)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陜西歷史博物館館藏文物
探訪陜西歷史博物館館藏文物
杭州:五彩西湖 別有韻味
杭州:五彩西湖 別有韻味
【圖片故事】書香伴我行
【圖片故事】書香伴我行
昆明:紅嘴鷗光影
昆明:紅嘴鷗光影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3744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