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遼寧淩源越獄事件暴露了什麼問題
2018-10-19 09:18:5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每一所監獄都是一個“炸藥庫”,任何小的瀆職行為,都有可能給社會造成重大隱患。

  10月4日,遼寧淩源第三監獄淩晨發生罪犯脫逃事件,該監獄在押的2名重刑犯王磊、張貴林脫逃。來自媒體的消息稱,在抓捕兩名逃犯過程中,平泉市公安局的4名輔警在抓捕二人途中發生車禍,2人殉職,2人受傷。

  10月8日,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發布了《關于淩源第三監獄罪犯脫逃細節的通報》,稱兩人先進入了會見室,撬開工作人員辦公桌內盜取部分現金後,利用淩源鋼鐵集團噪音作掩護,撬開會見室門窗脫逃。此外,二人脫逃前還盜取了“一件監獄事業管理人員穿的警用工作服,有臂章,無警號和肩章”。

  罪犯脫逃事件:偶然中存在必然

  作為一名前監獄警察,我對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的通報感到觸目驚心。這裏面流露出了讓人吃驚的漏洞:監獄的圍墻設施、監控體係、幹警值班制度、獄內罪犯信息的獲取、罪犯之間的相互監督體係以及罪犯心理測試等安全體係,均出了問題。

  首先,就我曾經工作的監獄來看,硬件上,除了在圍墻上設立專門崗位的武警,監獄至少會有三道警防線:罪犯監舍、生産區外的二道門和整個監獄的第一道門。值班人員,理應對每一個進出監獄大門的人進行檢查,哪怕是刑滿釋放人員,也應有監獄開設的相關證明及專門幹警陪同,送出監外。這樣的監控體係,如果嚴格執行,是不該發生脫逃事件的。

  此外,罪犯淩晨脫逃,又暴露了幾個問題:首先,幹警值班和罪犯相互監督體係出了問題。半夜時分,當屬罪犯休息時間,一個單位至少應該有兩名值班幹警守在監舍。盡管不在監舍內部,值班幹警依然可以通過相關監控定時清點人數。顯然,中隊值班人員不在崗或沒盡職的可能性最大;其次,罪犯內部的監督也出了問題。監獄曾有規定,罪犯之間應該相互監督。無論是勞動,還是休息,“三五人行動小組”當是他們之間相互制約的一個具體措施。而兩名罪犯脫逃其他人卻不知曉,也足以證明相關體係出了問題。

  再者,當下每一個監獄應該有一個完善的電子監控係統,專門有一個相關的團隊在負責,進行24小時全方位監控。不過,再好的制度和設施,如果沒有嚴格執行,都只能是一紙空文。顯然,這起事故仍然暴露了監獄安全體係的漏洞。

  第三,這起事故還暴露了其他問題:罪犯內部信息的獲取以及他們的心理測試等係統有待完善。除了正常的圍墻、幹警值班等安全體係外,中國在幾十年的監獄建設中,積累下了一套“軟”的安全防范體係。比如,其他渠道的信息獲取體係,能讓幹警及時掌握獄情。

  除此之外,監獄還會對每一個新入監的罪犯,進行心理測試。罪犯的性格、危險度和撒謊值,都會在裏面得以體現。無數的例子證明,在出事的例子中,罪犯有可能發生事故的傾向,多數都在測試報告中有所顯示。一起脫逃行為,一定有讓罪犯鋌而走險的原因。而在他們實施之前,當有一些跡象可循。

  一係列問題集中在一起,構成了這起事件發生的原因。看似偶然,實則必然。

  不能因個例而否認監獄警察的努力

  在最近新京報的相關報道中,還提到了警察的待遇和監獄經費問題。就我個人經歷而言,如果放在20年前,監獄的經費的確存在問題,當時發不下工資是常態。

  但當下,在我每年回國跟同學的聚會中,多數人都坦言已經不存在當年的現象。至少在我工作過的監獄裏,經費是充足的。無論費用多少,是否充足,作為納稅人,我們有理由知道每一所監獄的收支情況。

  遼寧淩源第三監獄一年的經費是否不足,幹警待遇是否公平,我們還需要更公開的調查,需要給公眾做一個交代。如果的確是經費不足,也應當正視問題,解決問題,以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無論如何,這都不應成為罪犯脫逃的理由。

  當然,我們也不能因為這起事件,而否認了國內多數監獄警察所付出的努力。我所接觸的前同行警察中,多數都厚道善良,小心謹慎,一輩子守在這個行業裏。他們的付出,同樣值得肯定。

  一起脫逃,造成兩個無辜者死亡。每一所監獄都是一個“炸藥庫”,任何小的瀆職行為,都可能給社會造成重大隱患。每一條監獄制度的出臺,背後通常都付出過慘痛的代價。如何加強監督,防患于未然,確保這樣的“炸藥庫”始終控制在安全范圍內,是監獄工作者當下所面臨的任務。(安光係)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潔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大地“調色板”
金秋大地“調色板”
九寨溝景區加緊災後恢復重建
九寨溝景區加緊災後恢復重建
邊城降雪
邊城降雪
上海之巔“瞰”上海
上海之巔“瞰”上海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61123580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