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拆洞庭湖“私人湖”,該讓違法者“買單”
2018-06-19 08:14:1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地方政府代表著環境公益,本來就是受害的一方,不可能拿著納稅人的錢再給侵權者“填窟窿”。

  在輿論關注下,侵佔洞庭湖濕地長達17年之久的“夏氏矮圍”,終于迎來了依法拆除的命運。據報道,沅江市近日已拆除下塞湖矮圍位于該市境內所剩的7200米圍堤,湖洲上的4處建築物也被全部拆除。

  拆除違法矮圍,並不出人意料。有關部門力行拆除,恢復湖區濕地的本來面貌,既是強化生態環境保護的應有之義,也是維護美好家園的民心所向。

  從報道看,這項“善後工程”的工作量著實不小:沅江市共組織近3000人次,耗資966萬元,累計投入推土機1113臺次、挖掘機49臺次、吊車20臺次及其他施工設備,完成土方量1089876立方米。其實,這還僅僅是投在“拆除”的面上部分,如果再把“夏氏矮圍”多年破壞生態的“恢復”費用綜合在內,更是一筆不可小覷的人力和財力投入。

  這些不菲花費該由地方政府買單嗎?許多人可能都會有這個疑問。

  其實,地方政府代表著環境公益,本來就是受害的一方,又怎麼能拿著納稅人的錢再給侵權者“填窟窿”呢?誠然,在苦心經營多年的“私人湖泊”被強制拆除同時,當事人夏某某因涉嫌騙取貸款,于6月3日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他所簽訂的原湖洲承包合同也將徹底解除,但作為破壞生態環境的“始作俑者”,其實他還有不可推卸的恢復生態環境法律責任。

  我國的《環境保護法》規定,“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産經營者應當防止、減少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對所造成的損害依法承擔責任”,“因污染環境和破壞生態造成損害的,應當依照《侵權責任法》的有關規定承擔侵權責任”。而根據《侵權責任法》,破壞生態環境承擔侵權責任的方式,就包括了“恢復原狀”“賠償損失”等,而不僅是“停止侵害”“排除妨礙”。

  所以,在這起“私家湖泊”事件中,國家不可能像夏某所言,應該賠償他的“損失”,而是相反,作為破壞生態環境者的夏某,理應承擔破壞環境所應承擔的一切責任和費用,其中就包括有關部門拆除“矮圍”“違建”的費用。除此外,夏某還應承擔的費用包括,控制和減輕損害、清除污染、修復生態環境的費用,生態環境修復期間服務功能損失費用,生態環境功能永久性損害造成的損失費用,以及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調查、鑒定評估和修復方案制定、修復效果後評估等需要支出的合理費用等。

  不可否認,按照傳統的做法,對于破壞生態環境的違法行為,我們國家許多地方確實主要是給予一定的經濟處罰,如果達到刑事犯罪層面,還可以處以一定數量的罰金。但是,這種看似嚴厲的“處罰”,並不能代替“復原”。當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懲罰固然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但恢復生態其實才是目標所在和當務之急。

  而“一罰了之”的做法,顯然會弱化侵權法律責任、降低違法成本,從而也就可能縱容夏某這樣的“胡作非為”。更有甚者,還有可能出現污染環境後討要國家“賠償”的怪事。

  所以,有關部門拆除“矮圍”“違建”後,須依法讓侵權者承擔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相應的改革立法,也不妨盡快推行和推進“責任明確、途徑暢通、技術規范、保障有力、賠償到位、修復有效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讓不法亂象承擔起本該承擔的責任。(社論)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救援隊參加泰國普吉翻船事故救援
中國救援隊參加泰國普吉翻船事故救援
透心涼 心飛揚
透心涼 心飛揚
福建建寧:蓮田花海瑜伽秀
福建建寧:蓮田花海瑜伽秀
上海警方嚴打“盜三車”團夥
上海警方嚴打“盜三車”團夥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3001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