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們該用動物表演取樂嗎
2017-06-14 08:40:38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人與動物究竟應以何種方式相處?不久前,世界三大馬戲團之一的美國玲玲馬戲團上演謝幕演出,再次將這一問題擺在世人面前。

  玲玲馬戲團成立于1919年,其招牌節目之一是大象表演。憨態可掬的大象在舞臺上表演跳舞、平衡站立,顯得滑稽可愛。玲玲馬戲團是很多人童年的美好回憶,有觀眾在網上留言表示,“馬戲團的關閉讓我和很多人感到傷心,這對于美國也是一個巨大損失。”

  工作人員將馬戲團關張歸因于科技發展帶來的衝擊。的確,抱著智能手機、平板電腦長大的一代人,很難像以前一樣對大象、猴子、大篷車産生迷戀。但壓垮它的“最後一根稻草”,還是有關虐待動物的爭議。1998年至今,多家機構起訴其涉嫌虐待動物;2013年開始,美國多個城市出臺禁止野生動物表演和對動物使用馴獸棒的規定。可以説,馬戲團的經營方式,本身就與時代發展、動物保護理念格格不入。

  誠然,動物表演為觀眾帶來了精彩和樂趣,人們也不能武斷地認定,所有的馬戲團都“欺壓”動物。但不可否認的是,讓動物按照人類的意志來做動作,總免不了採取一些非常規手段。幼年小象被迫與母親分離,被尖銳的刺鉤刺痛,只是為了讓它們形成恐懼的記憶,服從人類做出指定動作。去年,這段名為《黑象》的視頻,揭露了大象旅遊業背後的黑暗。獅虎因表演需要被拔去爪牙,虎鯨被長期關押在不能轉身的狹窄水池……如果馬戲團繼續存在,誰來保證這些野生動物能安然度日?

  從遠古時代的平等共處,到農業革命之後智人開始掌握對動物的管理權,“逐漸改變了很多動物的命運”,人與動物的關係始終在不斷變化。時至今日,動物是人類朋友的觀念逐漸深入人心,對壓迫野生動物表演的社會譴責一浪高過一浪。很多國家出臺了限制動物表演的措施,比如玻利維亞,就在2009年成為世界上首個禁止馬戲團利用動物進行表演的國家。然而,動物表演在世界范圍內仍廣泛存在,場地也不僅限于馬戲團。從海豚轉呼啦圈到棕熊走鋼絲,動物園裏的動物創意表演,嚴格來説亦禁錮了它們的天性,剝奪了其部分生命自由,只是不易為人所察覺而已。

  我們是否需要通過耍弄野生動物來獲得樂趣?一位媒體人在採訪了某馬戲團表演叫停事件後,提出了這樣的反思。免于饑渴、免于疾病的承諾,並不足以讓野生動物脫離種群,脫離自然生長環境;免于傷害、免于恐懼、表達正常天性,同樣是野生動物的基本福利。換句話説,我們的快樂,不能建立在野生動物的痛苦之上;滿足其基本生存需求,是和動物相處應當遵循的一條底線。

  馬戲團的逐漸消失,是人類理性處理與動物關係的必然結果。而更平等的一種思維方式或許是,動物和人彼此擁有不同的習性,“他們和我們一樣生機勃勃地活著,享有自由,是大自然的奇跡。”同在一片藍天下,常以同理心善待動物,不僅是對自然,也是對人類自身的一種尊重。(張慧中)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低碳日:垃圾回收遇上“互聯網+”
    全國低碳日:垃圾回收遇上“互聯網+”
    香港:時尚之都的風採
    香港:時尚之都的風採
    葡萄牙首都上演城市節狂歡
    葡萄牙首都上演城市節狂歡
    旅日大熊貓“仙女”産下幼仔
    旅日大熊貓“仙女”産下幼仔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113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