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如何讓奧運遺産不再沉睡
2017-04-27 08:39:46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規避“後奧運風險”,需要改變的,或許不只是發展理念

  裏約奧運結束8個多月了,最近巴西一些媒體人對場館做了回訪。他們發現,位于裏約西部、曾承擔多項賽事的奧林匹克公園“像一座鬼城”,或是“像電影裏被最大災難光顧後空蕩蕩的城市”。場館裏隨處散落著釘子、松動的石塊和零部件,開閉幕式的舉辦場所馬拉卡納球場也有很多設備損壞。“用‘壞了’來形容裏約奧運場館現在的狀態,實在是過于輕描淡寫了。”巴西《聖保羅頁報》評論道。

  記得奧林匹克公園開幕時,裏約市長親自出席,稱讚公園非常適合戶外運動,將會成為“一個傳奇”;當地政府表示,奧運場館是留給子孫後代的遺産,水上運動中心將改建成兩個遊泳培訓中心,其他體育館拆除的零件將用于建立4所公立學校,每個學校可接納500名學生。如今,馬拉卡納球場的發言人只能用“事情沒有想象中那麼糟糕”的解釋,勉強回應外界質疑。這樣的反差,不禁讓人感到有些失望。

  現實的骨感其來有自。早在去年6月,裏約州已宣布進入財政緊急狀態,要求聯邦政府發放緊急資金資助奧運,缺錢幾乎成了裏約奧運的關鍵詞。因為有100萬雷亞爾的賬單未付,今年2月,電力公司停止了對馬拉卡納球場的電力供應。2009年獲得夏季奧運主辦權至今,巴西經歷了GDP年增長7.5%到衰退3.6%的大起大落。奧林匹克公園的破敗,即可看作是當地政府疲于應付經濟頹勢,忽視公共體育設施管理的表現。

  主辦奧運會,意味著巨大的投入。牛津大學研究表明,自1960年以來,夏季奧運會的平均投入大約是52億美元,這只是直接用于比賽的各種場館、奧運村建設費用,不包括道路等相關基礎設施建設的開支。絕大多數主辦城市的最終投入都會超支,且平均超支高達156%。奧運會成為昂貴、高風險項目,提高這筆高額投入的回報率,賽後利用好奧運場館、奧運村等公共設施被寄予重望。

  通過奧運帶來的世界級影響力來推動自身發展,是所有奧運主辦城市的共同心願。作為第一個將奧運遺産的使用計劃列入申奧文件的國家,澳大利亞悉尼奧林匹克公園的管理,堪稱奧運史上的成功范本。奧運結束後的第二年,悉尼便成立了奧林匹克公園管理局,一係列商業規劃付諸實施。而北京為人所熟悉的奧運場館“鳥巢”“水立方”等,也實現了多業態多功能全面發展,達到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雙贏,得到國際奧委會的讚揚,被稱為“奧運場館賽後利用的典范”。

  想要復制這些成功經驗並不容易。考慮到籌備奧運時間漫長,政治局勢的變動、貨幣貶值,都可能影響奧運場館的命運。奧運投入的高門檻、巨大的債務風險,也讓越來越多的城市意識到,在優化城市産業結構、促進經濟發展等方面,奧運並非萬能藥。回顧歷史,奧運場館被廢棄的案例比比皆是,蒙特利爾國民長達30年的納稅噩夢猶在眼前。這使得不少城市面對申奧的選擇時,更偏向于保守。

  今年2月,繼羅馬、漢堡、波士頓之後,布達佩斯也退出了舉辦2024年夏季奧運會的申請;正在籌辦的東京奧運會,預計總開支超過最初預算的5倍多,引起社會廣泛不滿及質疑。如何規避“後奧運風險”,讓燙手山芋變成香餑餑?需要改變的,或許不只是發展理念。(侯露露)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裏約奧運會遺産真的被遺棄了嗎?
    新華社記者趙焱 陳威華  近日有關裏約奧運場館遭到遺棄的消息不絕于耳,記者採訪發現此前的報道部分屬實,但很大一部分判斷並不準確。
    2017-02-16 18:56:21
  • 裏約奧運會提振巴西信心
    新華社記者李家瑞 趙暉  2016年裏約奧運會即將閉幕。
    2016-08-22 00:06:04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我國第二艘航空母艦下水
    我國第二艘航空母艦下水
    2017年漢諾威工業博覽會:“智能工廠”創造價值
    2017年漢諾威工業博覽會:“智能工廠”創造價值
    和死神賽跑的人們這樣打磨“金剛鑽”
    和死神賽跑的人們這樣打磨“金剛鑽”
    “飛豹”起飛三連拍 跟著戰機心飛翔
    “飛豹”起飛三連拍 跟著戰機心飛翔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088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