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打假納入政績考核,終結“造假之鄉”
2017-03-24 08:56:2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打假納入地方政府考核范疇,推動食品造假行為直接入刑,是“相向而行”的組合拳。

  打假要納入政績考核了。國務院日前印發《關于新形勢下加強打擊侵犯知識産權和制售假冒偽劣商品工作的意見》,強調將打擊侵權假冒工作納入地方政府績效考核體係,加強對打擊侵權假冒執法經費和涉案物品環境無害化處理經費的財政保障。這引發了輿論關注。

  其實早在2011年,商務部方面就表示,我國將把打擊侵權和假冒偽劣工作納入政府的績效考核體係。而這次《意見》出臺表明,時隔六年後,這一動議終于落實為具體的制度規定。

  在推進供給側改革與實施《中國制造2025》計劃的雙重背景下,將打假納入政績考核,倒逼産品質量提升,是提升中國制造形象的應然之義。今年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就先後十多次提及質量,明確提出“推動中國經濟發展進入質量時代”。

  將打假納入政績考核,也是對當前職能部門打假力度需加碼的有力回應。當前有些部門、地方在打假上發力仍不夠。一是,相較于其他已納入政績考核范疇的事務,各級政府在打假上承受的責任壓力並不算大,動力也不足,“只要不出事就萬事大吉”的僥幸心理很常見。

  二是,有些地方政府在與制假售假産業的博弈中,陷入了某種現實邏輯:當地制假售假産業越大,打假的“顧慮”就越多。比如有的地方發展成了某個産品的“造假之鄉”,與假貨相關的産業鏈成了地方經濟的“重要支柱”。在制假售假者與某些官員形成部分利益同構的情景下,若不輔以納入政府考核之類的外部硬約束,指望其鐵腕打假,消除投鼠忌器之心,不現實。

  除了對“造假經濟”的錯誤倚重,有的一線執法人員被糖衣炮彈“俘獲”,而對制假售假者執法“放水”的現象亦不少見。早前央視焦點訪談節目曾曝光,七部委赴某地查處假軍服,卻被當地工商所長提前通風報信。近年來,因收受賄賂為假冒偽劣産品放行的執法者也時有曝出。

  針對這些打假領域的治理亂象,將打假工作納入政府績效考核,無疑是在由上至下地強化地方政府在打假責任落實上的壓力。這有利于糾正地方官員之于打假上的錯誤“政績觀”,對以往那種地方保護心理和消極監管心態,也將産生震懾。

  如果説,前段時間公安部門提出將推動食品造假行為直接入刑,是著力于加大對制假行為的懲處力度,那將打假納入地方政府考核范疇,則是從責任落實角度敦促監管者加大打假的力度,兩者可謂是“相向而行”的組合拳。

  但將打假納入政府考核,不等于可畢其功于一役。近年來,納入政績考核范疇的事項越來越多,這意味著考核權重的分配日趨細化。這既需要防止因考核項目過多攤薄了考核效力,更需合理界定打假工作的指標,如假貨的存量與減量情況、知識産權保護績效、打假目標完成度等,並根據直接責任者、主要領導責任者等不同的責任主體,賦予相應的分值,實現“合理績效挂鉤”。

  納入考核,還意味著地方政府的打假責任更大了,這必然敦促其加大打假力度,但也不排除部分官員鋌而走險,産生更大的隱瞞和遮掩的動機。基于此,要將考核壓力真正落到實處,既需要相關部門加大排查和摸底力度,對刻意隱瞞或“抓小放大”現象加以更嚴厲的追責,也擴寬社會監督渠道,增加橫向上的監督力量。

  動了真格見真效,期待打假納入政績考核後,各色“造假之鄉”能盡早被終結。(社論)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摩蘇爾博物館遭“伊斯蘭國”嚴重破壞
    摩蘇爾博物館遭“伊斯蘭國”嚴重破壞
    恐襲後的倫敦
    恐襲後的倫敦
    世預賽:中國隊戰勝韓國隊
    世預賽:中國隊戰勝韓國隊
    南京孩童著漢服行古禮拜師傳孝道
    南京孩童著漢服行古禮拜師傳孝道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0685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