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利用物流園區構建新産業生態鏈
2017-02-14 09:00:38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隨著經濟持續低迷和各國競爭性貨幣貶值,全球産業呈現結構性産能過剩,並導致産業鏈也發生重大變革。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和低端制造大國,中國的情形也差不多,加之勞動力成本逐年上升,中國面臨經濟轉型升級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原有的産業生態鏈同樣面臨重大變革,而與之相對應的物流網絡體係也必然隨之改變。

  在相關行業或區域的物流發展規劃中,物流園區都是濃墨重彩的一部分。物流園區是物流網絡的聚集節點,是物流功能的集中體現,也是多種物流服務模態轉換的核心場地,具有規模化、集約化、功能化和范圍經濟等優勢,但真正在競爭中能形成核心優勢的還在于其構建的物流網絡。物流園區是在空間上集中布局的物流場所或者物流作業集中的場地,屬于物流網絡中的節點,要想成功運營物流園區,僅靠節點是不夠的,還需要形成連接每個物流節點的物流網絡,將節點物流園區融入整個産業生態鏈中。

  由于物流園區順應了物流業的發展趨勢,提升了産業凝聚力,具有功能集成、設施共享、用地節約等核心優勢,對物流業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因此,國家特別重視物流園區建設。早在2013年,國家發改委就推出了《全國物流園區發展規劃(2013-2020)》(以下簡稱《規劃》)。《規劃》將物流園區布局城市分為三級,確定一級物流園區布局城市29個,二級物流園區布局城市70個,三級物流園區布局城市具體由各省(區、市)參照物流需求規模、區域物流業總體規劃、國家重點區域發展戰略和産業布局規劃,根據本省物流業發展規劃具體確定。同時,物流園區布局城市可根據實際需要建設貨運樞紐型、商貿服務型、生産服務型、口岸服務型、綜合服務型等不同類型物流園區。

  上周,商務部也推出了《商貿物流發展“十三五”規劃》,其中提出的七大重點工程就包括商貿物流園區功能提升工程,並具體規劃了39個具有國際競爭力、區域帶動力的全國性商貿物流節點城市,64個具有地區輻射能力的區域性商貿物流節點城市。

  消費已經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第一貢獻因子,2016年消費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達到71%以上且逐年上漲,因此商貿物流發展規劃聚焦到消費物流特別是城市消費,相對更貼切中國經濟結構的現實需求,商貿物流園區布局城市也更為合理,但産業服務型及貨運樞紐型物流園區的布局城市恐怕將隨著産業結構調整而變更。

  《規劃》整體上滿足了當前産業結構、城市經濟發展和交通運輸的要求,也符合國家發展戰略和重點産業布局。目前,相關各地區和布局城市已結合《規劃》陸續開展了各類物流園區布局規劃,取得了一定的預期效果,特別是通過新的布局規劃將城市區域或者産業布局附近散落的物流園區統一進行結構和功能調整,關停並轉一些“小、散、亂”的園區並通過政策規范和市場引導形成更具集約、規模和范圍優勢的現代化專業物流園區或綜合物流園區,實現了優化資源配置、提高社會物流效率和服務水平的目標。

  然而,根據短期運行的抽樣調查發現,物流園區運行總體結果並未盡如人意。僅從宏觀規劃上就出現了各地物流服務輻射區域重疊的現象,同質化競爭嚴重,特別是缺乏與産業生態鏈的融合,很難與區域經濟發展産生有效銜接;在物流園區的具體運營上,從建設投入、招商引資到運營收益更是乏善可陳,多數物流園區還處在“圍墻圈地”階段,政府和企業依舊只停留在園區土地的升值運作階段。

  究其原因,就是物流園區尚未融入産業鏈。物流園區的順利運轉需要結合所在城市或區域的支柱産業和優勢産業,需要人力、資本、設施、信息、網絡和平臺等多資源稟賦的匯集,特別是需要物流通道具有相對比較優勢,而這些均需要與物流網絡和産業鏈條有機融合,需要從全局完成對經濟稟賦要素的優化配置,進而成為吸引經濟稟賦要素、拉動區域産業的新動能。

  在經濟新常態下,原有産業結構已經發生了變更,一些粗放型的制造業及生産服務業開始向中部和西部轉移,而國家也在逐步引導部分産業向中西部有序轉移。不過,在這一過程中,特別是在推進中西部地區新型城鎮化的進程中,需要新的産業形成與集聚,而作為物流業最為核心的基礎設施匯集地和公共服務聚集區,物流園區是這次結構性産業轉移中不可或缺的保障體係。

  物流園區的順利運營不僅需要融入産業生態鏈,也可以成為新産業生態鏈的啟動基點和催化劑。

  我國幅員遼闊,資源覆蓋不均衡,而産業結構和經濟結構也嚴重不平衡。過去,制造業主要布局在東南沿海,産業所需的礦石、煤炭、木材和糧食等大宗貨物基本上是從中西部地區向東南沿海地區運輸,而消費品則恰好相反,從東南沿海向中西部輻射。如果以運輸的重量、體積來比較,由西向東、由北向南的物流貨運量遠超返程,使得由東向西、由南向北的運輸載體往往空載返回。

  為了應對全球經濟衰退,中國必然面臨産業結構性轉移和經濟轉型升級,讓制造業向中部甚至西部遷移,離原始資源地越來越近。與此同時,部分原始資源需要從海外向中西部運輸,以完成産品或半成品的生産制造。如果規劃得當,恰好可以讓原有的單向物流變為雙向物流,極大地降低物流成本和提高物流效率,而資源地合理配置的物流園區將成為吸引東南沿海産業轉移最有力的要素,從而在物流園區附近形成新的産業集群。

  因此,物流園區不僅僅是産業生態鏈的保障,也會通過科學規劃成為新産業生態鏈的基石。

  (作者為清華大學工程管理碩士教育中心執行主任、博導)

+1
【糾錯】 責任編輯: 孫蒙蒙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鷹”擊賀蘭長空!看飛行員最平常一天
    “鷹”擊賀蘭長空!看飛行員最平常一天
    南京雞鳴古剎櫻花盛開 引來“賞櫻大軍”
    南京雞鳴古剎櫻花盛開 引來“賞櫻大軍”
    武侯祠——三國記憶
    武侯祠——三國記憶
    洛帶——客家小鎮
    洛帶——客家小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