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悅聽】中秋特刊|季羨林:月是故鄉明

2020-09-30 09:38:56 來源: 新華網

【新華悅聽】中秋特刊|季羨林:月是故鄉明
-

  新華悅聽,值得一聽。大家好,這裏是《新華悅聽》。我是本期主播海平,今天給大家分享的文章是節選自《季羨林的散文精選集:悲喜自渡》一書中的《月是故鄉明》……

  每個人都有個故鄉,人人的故鄉都有個月亮。人人都愛自己故鄉的月亮。事情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但是,如果只有孤零零一個月亮,未免顯得有點孤單。因此,在中國古詩文中,月亮總有什麼東西當陪襯,最多的是山和水,什麼“山高月小”“三潭印月”等等,不可勝數。

  我的故鄉是在山東西北部大平原上。我小的時候,從來沒有見過山,也不知山為何物。我曾幻想,山大概是一個圓而粗的柱子吧,頂天立地,好不威風。以後到了濟南,才見到山,恍然大悟:原來山是這個樣子呀!因此,我在故鄉裏望月,從來不同山聯係。像蘇東坡説的“月出于東山之上,徘徊于鬥牛之間”,完全是我無法想像的。

  至于水,我的故鄉小村卻大大地有。幾個小葦坑佔了小村一多半。在我這個小孩子眼中,雖不能像洞庭湖“八月湖水”那樣有氣派,但也頗有一點煙波浩渺之勢。到了夏天,黃昏以後,我在坑邊的場院裏躺在地上,數天上的星星。有時候在古柳下面點起篝火,然後上樹一搖,成群的知了飛落下來,比白天用嚼爛的麥粒去粘要容易得多。我天天晚上樂此不疲,天天盼望黃昏早早來臨。

  到了更晚的時候,我走到坑邊,抬頭看到晴空一輪明月,清光四溢,與水裏的那個月亮相映成趣。我當時雖然還不懂什麼叫詩興,但也顧而樂之,心中油然有什麼東西在萌動。有時候在坑邊玩很久,才回家睡覺。在夢中見到兩個月亮疊在一起。清光更加晶瑩澄澈。第二天一早起來,到坑邊葦子叢裏去撿鴨子下的蛋,白白地一閃光,手伸向水中,一摸就是一個蛋。此時更是樂不可支了。

  我只在故鄉呆了六年,以後就離鄉背井漂泊天涯。在濟南住了十多年,在北京度過四年,又回到濟南呆了一年,然後在歐洲住了十一年,重又回到北京,到現在已經十多年了。在這期間,我曾到過世界上將進三十個國家,我看過許許多多的月亮。在風光旖旎的瑞士萊芒湖上,在平沙無垠的非洲大沙漠中,在碧波萬頃的大海中,在巍峨雄奇的高山上,我都看到過月亮。這些月亮應該説都是美妙絕倫的,我都異常喜歡。但是,看到他們,我立刻就想到我故鄉中那個葦坑上面和水中的那個小月亮。對比之下,無論如何我也感到,這些廣闊世界的大月亮,萬萬比不上我那心愛的小月亮。不管我離開我的故鄉多少萬裏,我的心立刻就飛來了。我的小月亮,我永遠忘不掉你!

  我現在已經年近耄耋,住的朗潤園勝地。誇大一點説,此地有茂林修竹,綠水環流,還有幾座土山,點綴其間。風光無疑是絕妙的。前幾年,我從廬山休養回來,一個同在廬山休養的老朋友來看我。他看到這樣的風光,慨然説:“你住在這樣的好地方,還到廬山去幹嘛呢!”可見朗潤園給人印象之深。此地既然有山,有水,有樹,有花,有鳥,每逢望夜,一輪當空,月光閃耀于碧波之上,上下空,一碧數頃,而且荷香遠溢,宿鳥幽鳴,真不能不説是賞月勝地。荷塘月色的奇景,就在我的窗外。不管是誰來到這裏,難道還能不顧而樂之嗎?

  然而,每值這樣的良辰美景,我想到的仍然是故鄉葦坑裏的那個平凡的小月亮。見月思鄉,已經成為我經常的經歷。思鄉之病,説不上是苦是樂,其中有追憶,有惆悵,有留戀,有惋惜。流光如逝,時不再來。在微苦中實有甜美在。

  月是故鄉明,我什麼時候能夠再看到我故鄉的月亮呀!我悵望南天,心飛向故裏。

《悲喜自渡》 季羨林 著 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內容簡介:

  這本散文集精心收錄國學大師季羨林創作的三十七篇經典佳作,記述了他對人生、自然、故鄉、孤獨的思考和感悟。

  從《夾竹桃》《石榴花》的草木情懷,到《月是故鄉明》的思鄉情思;從記錄養貓日常的《咪咪》《老貓》,到回憶故人往事的《我的女房東》《一雙長滿老繭的手》,一路追隨作者真摯樸素的筆觸,體悟生命的萬千悲喜。淳樸而不乏味,情濃而不矯作,莊重而不呆板,典雅而不雕琢。

主播|海平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4059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