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聽書:喚醒被遺忘的閱讀方式
2020-09-16 10:18:16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移動有聲App平臺”正在播放有聲書。資料圖片

某知識服務App上的聽書頻道。資料圖片

圖書館裏的新風景,在朗讀亭裏既可以讀書,也可以聽書。韓業庭攝/光明圖片

  書不僅可以看,也可以聽。用耳朵“閱讀”,正在成為不少人新的閱讀方式。2013年,用手機聽書還是一件新鮮事兒,短短幾年時間,它已成為國民閱讀的重要增長點,我國國民聽書率逐年走高。2020年上半年,全球有聲閱讀領域又迎來了發展的重要節點。在我國,聽書正在成為一種國民閱讀習慣,並出現了一些新變化、新趨勢。

  從嘗試到接受,聽書漸成新的閱讀習慣

  “1975年二三月間,一個平平常常的日子,細蒙蒙的雨絲夾著一星半點的雪花,正紛紛淋淋地向大地飄灑著……”

  先是一陣雨聲,雨聲過後,朗讀者娓娓道來,故事開始了。這個用60多個小時講述的故事有一個為人熟知的名字《平凡的世界》。

  2019年是作家路遙70周年誕辰,喜馬拉雅推出他的長篇小説《平凡的世界》有聲書,截至目前,播放量已達1.6億次,在喜馬拉雅平臺上位居暢銷榜第三位。

  “有聲閱讀成為國民閱讀的新增長點。”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的第十七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2019年我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書報刊和電子書閱讀量均有所下降,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為4.65本,人均電子書閱讀量為2.84本。與此同時,成年國民和未成年人有聲閱讀量繼續較快增長,2019年有三成以上國民有聽書習慣,選擇“移動有聲App平臺”聽書的國民比例較高。

  細看“聽書”數據,2019年,成年人的聽書率為30.3%,較2018年提高了4.3個百分點。0歲至17歲未成年人的聽書率為34.7%,較2018年提高了8.5個百分點。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與發展,中國的有聲閱讀逐漸從早期的有聲報紙、聽書網站、播客平臺、網絡電臺等形式,轉向移動聽書時代。”中國傳媒大學編輯出版研究中心副教授趙麗華梳理後發現,移動聽書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2013年前後,蜻蜓FM、喜馬拉雅FM等平臺開始登上數字閱讀舞臺;2015年開始,我國互聯網上掀起一股知識付費熱潮;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是又一個節點,全球有聲閱讀市場在原有良性發展態勢基礎上,獲得新一輪發展,中國的有聲閱讀行業則在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兩方面均有良好表現。

  來自喜馬拉雅的數據佐證了趙麗華的判斷。2020年1月至3月,喜馬拉雅平臺有聲閱讀人數比去年同期增長63%,總收聽時長增長近100%。人均收聽專輯數從2019年的5.6本升至2020年的10.7本。

  不足十年,從嘗試到接受,聽書,正在成為一種新的閱讀習慣。

  先聽課,再看書,顛覆知識生産模式

  8月,復旦大學中文係教授、圖書館館長陳思和等三位學者合著的新書《中國文學課》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這本書有個特別之處——在成書前,就已被數十萬網友熟知了。

  這些網友是《中國文學大師課》的聽眾。2018年,陳思和邀請作家王蒙、莫言、王安憶、余華等人一起用音頻課的形式,品讀鑒賞中國現代文學經典。

  “我一向認為,高校的教育不應該局限在被圍墻圈起來的校園內,高校的資源應該在適當的條件下為社會服務。”陳思和説,從自己做學生聽課開始,在課堂上就不斷地結識來自校外的聽課者。現在的音頻平臺滿足了這種社會需要。“莫言、余華……這麼多當代作家,我看過他們的書,但是還從來沒聽過他們的聲音呢”,一位聽眾的留言獲得了數百條點讚。

  陳思和認為,任何文化創造和精神産品,都需要放到社會實踐中去接受檢驗,我們可以選擇我們的聽者,培養我們的聽眾,並且在自己的學科領域內,盡可能地尋找更多的知音。

  先開課,再出書。近兩年,許多高校學者試水這種知識生産模式,文學、哲學、心理學……學者們用口語來表達,根據聽眾的反饋對書稿進行調整。此外,微信讀書、喜馬拉雅等數字閱讀平臺匯聚大量人氣,用戶動輒上億,讓學者與大眾保持“親密接觸”,知識內容在互動中産生。

  趙麗華認為,“逆出版”是數字傳播時代的出版現象。有聲閱讀産品跳過印刷書的思維慣性和版權談判,尋求自己的獨立性,既追求了商業價值,也創新了內容和形式。這種“逆出版”給傳統出版以及知識生産模式帶來了挑戰,互聯網語境下,知識生産的邏輯正在發生變革,許多人正在主動求變,融入數字傳播時代。

  學者出品的多為精品內容,但整個有聲閱讀産業卻良莠不齊。近幾年,有聲閱讀領域漸漸出現了內容同質化的現象。此外,人氣頗高的兒童有聲閱讀板塊,産品內容缺乏監管。趙麗華提醒,中國的有聲閱讀市場發展偏快,需要規范、沉淀和潛心培育,否則將會出現消化不良、徘徊不前的情況。

  文字本身就是聲音,重新認識聲音的價值

  聽書這件小事,在許多人看來,並沒有那麼簡單。

  2017年,著名學者、北京大學中文係教授陳平原等人主編的“漫説文化叢書”時隔近30年重新出版。出版機構邀請專業播音人士朗讀全部文章,並轉換為二維碼附在書上。

  “某種意義上,科技正在改變國人的閱讀習慣,一個明顯的例子便是‘聽書’成了時尚。”為重版作序,陳平原著重提及了“聽書”這件事,他認為這關乎白話文“上口”與“入耳”之間的關係。

  “胡適説‘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周作人説‘有雅致的白話文’,或者葉聖陶主張的‘寫作’如‘寫話’,這些都在強調白話文寫作中,如何在文字和聲音之間建立某種聯係。”“漫説文化叢書”出版座談會上,陳平原説,以前因為技術限制,我們只能出文字的書,而今天有了聽書的可能性,或許文章的感覺會發生變化。文章最後能讀出來,而且能聽得進去。也就是説,不僅能看,而且能聽,這是文章很好的境界。“無意中,因為技術手段的改變,我們實現了,這一點我很高興。”

  事實上,目前的聽書行為,既有長處也有短板。

  作為優勢,人們可以邊聽書邊做其他事,非常適合需要處理多任務的現代社會。作為劣勢,聲音産品非線性、碎片化的特性,也影響了有聲閱讀的廣度和深度。趙麗華指出,目前有聲閱讀內容多為通俗故事等,這種通俗的特性有積極的一面,有助于我們普及文化,推進全民閱讀。

  近些年,聽書與朗讀總是“結伴出現”,人們正在重塑聲音的價值。

  戴上耳機,朗讀一首舒婷的《致橡樹》。今年,華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圖書館裏多了一個朗讀亭,圖書館鼓勵學生朗讀經典文學,用聲音感受文字之美。據了解,包括國家圖書館在內的國內多家圖書館都已引入了朗讀亭。

  “閱讀革命正在進行,有聲閱讀是其中重要一環。”趙麗華認為,互聯網時代的有聲閱讀是人類閱讀史的有機組成部分,與中國文化中的説書傳統、西方文化中的朗讀傳統均有相通之處。聲音是被遺忘的閱讀方式。從蘇美爾人最初的刻寫板開始,書寫文字的目的就是為了大聲念出,閱讀就是朗誦,文字本身就是聲音。

  透過閱讀方式的革新,重新認識聽書、朗讀的價值,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重現那些被遺忘的行為,找回那些已消逝的習慣。(陳雪)

【糾錯】 責任編輯: 李然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3719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