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豆花兒三開
2020-01-15 11:37:02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陳廣程 李遠波 攝  沈亦伶 制圖

  八山一水一分田的陜南,黃土貴似黃金。相比成片的小麥、水稻和玉米,産量不高的黃豆不是農田裏的主角,也不是飯碗裏的主糧。

  黃豆生來硬氣,是不挑剔的莊稼,通常播種在向陽的沙土地。

  春深,泥土被陽光的酵母活化。伴著農人高舉的鋤頭接地,一個個大若碗口的窩坑,盛情以待著圓滾滾的豆子如春天的雨點落下。少則十天,多則半月,黃豆從大地的懷抱中抽出新綠,指甲大小的葉芽如嬰兒柔軟的唇瓣,等待著春天的哺育。

  豆花兒一開,盛夏來。

  烈日下,豆田被一汪深綠浸染,藏在葉子背面的,是豆花兒明媚的笑臉,如野葛花,清瘦玲瓏;似蕎麥花,素凈內斂。或白或紫,或胖或瘦的花朵,如無數翅翼顫顫的蝴蝶,在油綠的豆田裏翻滾一簇簇浪朵。花香裊裊,母親頭戴草帽,彎腰在豆田裏除草,豆花兒大小的汗珠,從灑滿陽光的額頭輕輕滑落。

  晌午,日頭的萬道光芒如一柄柄鼓槌,敲打著豆葉蒙起來的大地鼓面,歡快熱烈的音符在豆莢裏排列成飽滿的豆粒。黃豆粒嬰兒般微弱的心跳和呼吸,帶給豆田一片蓬勃生機和活力,也讓豆莢的懷抱有了生命的心音。

  豆花兒二開,秋風起。

  入夜時分,逐著夜風起舞的螢火蟲,為肥壯的豆稈挑起晶瑩的燈盞,起初是星星點點,漸次成簇成片,溫熱的豆田再次迎來明明暗暗的一地碎花。勞累了一夏的母親,隱約聽見不遠處的那片豆田,傳來豐收的夜歌。那些被她用汗水呵護長大的豆子,高舉著熒光的花朵,在豆田裏狂歡,也為一場即將到來的秋收布置盛大的慶典。

  秋色一日濃過一日,伴著南飛的雁群,漫山紅葉圍著一地豆黃,沉甸甸的豆莢將豆稈壓彎。豆田裏,母親的腰身比豆稈壓得更低。她要趁著天高雲淡的好天氣,在豆莢還沒有炸開之前,將它們搬到屋前的曬場。風吹日曬過後,胖乎乎的豆子便如同凱旋的勇士,卸去一身毛茸茸的盔甲,露出陽光笑臉。

  豆花兒三開,年關到。

  臘月最後幾天,農家廚房年味漸濃,紅的,黃的,綠的,白的……滿滿當當儼然蔬菜倉儲,一抹抹光鮮的色彩,讓灶臺的四周首先有了春的氣息。鄉間人認為,在迎春的菜譜裏,水嫩爽滑的豆腐,是植物精華調制的奶酪,濃鬱的豆香能消融大魚大肉的油膩,讓舌尖漾起暖暖的春意。

  母親用升子從糧櫃裏舀出秋收的黃豆,有節奏地顛動著簸箕,肥圓肥圓的豆子,嘩啦啦落進笸籃裏。在母親看來,做豆腐和種地一樣,最好的籽種撒進田裏,才能開花結果。幹癟的豆粒和泥沙,會壞了自己做豆腐的手藝,也損了黃土地的名聲。在完成最初的分揀之後,豆子攤薄晾曬在竹篾席上,讓每一顆都露出秋黃的原色。

  磨豆腐,不僅是磨豆子,也是磨水性,磨心性,磨脾性。清亮清亮的山泉水,能讓豆粒的身子骨松泛起來,讓豆殼如隆冬的臘梅花一般綻放,讓放在灶頭旁的小水筲裏溢滿醇厚的豆香。

  天擦黑,父親早已經將屋檐下的石磨擦洗幹凈,搬上半人高的磨架。父親握著拐把,沿著磨身推拉出一個渾圓的弧線。母親則將早已泡好的黃豆,一勺一勺從磨眼裏喂進去。石磨裏滾動的聲響,好似天邊遙遠的春雷,磨沿周邊滿挂著雪白雪白的豆漿,牛乳般牽著長線落進廣口木盆。

  最終讓廚房裏熱氣騰騰的,是母親用鹵水催開的一鍋豆花兒。

  農家豆腐講究口感,個頭飽滿的土黃豆,清冽甘甜的山泉水,酸度適中的漿水湯,農家傳統的柴火灶,是必不可少的四件料。缺一樣,山野豆子就不能在清水中爆裂出植物的原香,沸騰的豆漿就開不出雪白的豆花兒。

  母親從木桶裏撈起最後一勺黃豆灌進磨眼,轉身用細紗布濾去豆渣。豆子的原漿從布眼裏涌出,如泉眼的清流淌入灶臺上的淺口盆。

  見狀,我便趕緊將晌午拾回來的木柴塞進灶膛,把鍋暖熱。母親將豆漿入鍋,先是小火溫煎漿汁,待鍋裏騰起熱氣,再大火提香。而後,就著鋪滿鍋口的熱氣,從泡菜壇舀出一勺一勺酸湯倒入沸騰的豆漿裏。少頃,泛著油光的豆漿,在鹵汁中結出雪白的絮朵,一眨眼工夫,又如初晴的天空,雲朵繞著日頭倏然散開。

  起豆花了,滿鍋的豆花兒。

  霧氣沉沉的灶臺背後,母親舀出幾朵豆花兒放在碗裏。案板的另幾只碗裏,是提前切好的蒜苗,是紅油辣椒,是陳年米醋,有時,還有少許只有母親才清楚的香料。

  就熱吃,涼了傷胃呢。母親遞話道。

  巴望在灶臺前的我,早已按捺不住滿嘴的饞,撲騰起身,端起碗便狼吞入肚。那份豆香,那份滑溜,那份酸辣,成為鄉村少年冬夜裏最值得回味的豐年饋贈。

  放下碗筷時,往往已是深夜時分。昏黃的油燈下,母親早已將白嫩嫩的一鍋豆花兒撈入鋪著細紗布的竹篾筐,用木板壓穩壓瓷實。天亮之後,揭開紗布,便是滿滿的一筐豆腐。母親用刀把豆腐切成小塊,放在小水缸裏浸泡著。水做的豆腐離不開水,否則就失了新鮮,就會變柴,不再細膩如膏。

  做完豆腐,年就真的到了。和母親年齡相當的鄉村大廚,會結伴前來,揭開水缸蓋,親熱地望一眼水中熟睡的豆腐。他們知道,和瑞雪一色,和白米細面一色,和柔軟的棉朵一色的豆腐,不僅僅是一道菜,也是年景。和豆腐一起端上餐桌的,是一份美好而淳樸的新春憧憬,一份農家人最簡單的幸福。(吳昌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福州:春節臨近 年味漸濃
福州:春節臨近 年味漸濃
巡山掃石護春運
巡山掃石護春運
甘肅張掖:排練社火迎春節
甘肅張掖:排練社火迎春節
雪原上的鐵路檢修員
雪原上的鐵路檢修員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7062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