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崔冬電臺】時間是一個小偷,還好有書店和文字

2020年01月15日 10:34:21 來源: 新華網

  崔冬,大連海事大學碩士,軟件設計師,“年閱日音樂電臺”連鎖書店創始人。「ONE · 一個」常駐作者,豆瓣閱讀長篇小説作者。音樂電臺主播,在湖南廣電芒果動聽、喜馬拉雅FM、網易雲音樂、懶人聽書、企鵝FM等有聲平臺累計收聽量過千萬。

                                       

  大部分的夢想,都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變得越來越遠。

  行動上的漸遠、言語上的漸遠,

  遺憾的是,就連在想法上也漸行漸遠。

  小時候我聽過很多小夥伴們説起長大後的夢想,

  有説當老師的,有説當律師的,有説當醫生的,還有説要當主席的。

  那時候的我們都不知道自己長大會做什麼,

  也是那時候的我們才知道長大後自己想做什麼。

  時間會包容你天馬行空的想法,

  歲月也理解你不切實際的幻想。

  當年那個不開眼説要當主席的,結果連當個主任都只能在夢裏想想。  

  時光荏苒,原來,歲月蹉跎的不僅僅是人,還有兒時曾經的夢想。

  在川流不息裏,車水馬龍中,觥籌交錯時,推杯換盞間,

  你等到了什麼?

  又失去了什麼?  

  1

  都説時間是個小偷,

  偷走了我們兒時的夢想,

  偷走了我們荒唐的青春。

  偷走了我們純真的愛情,

  又偷走了我們牽絆的親情。

  諷刺的是,這所有的一切一切,

  又恰恰都是時間給予我們的。

  

  能夠握緊的,誰又會想放了,

  能夠擁抱的,誰又會拉扯呢。

  爭不過朝夕,又念著往昔。

  掙不開所想,逃不出所愛。

  漫漫人生,我們去過哪裏,看過什麼風景,見過什麼人,聽過什麼言語。

  如果説歲月真的是一場有去無回的旅行,

  那麼我想,

  這場人生之旅的方向盤,

  至少是要掌握在自己手裏吧。

  2

  早晨醒來面朝大海,入睡眼看春暖花開。

  開一家咖啡店,開客棧,開書店,開小酒館,開雜貨鋪,

  我想這應該是大部分文藝青年夢想清單裏的高頻選項吧。

  

  其實開書店這件事,並不在我長久的規劃裏。

  雖然我喜歡閱讀,也鐘情于文字。

  但我也知道,在實體文化日落西山之際去開一個書店,

  從商業的角度來看,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但同時我還知道,如果真的要從商業角度去看,

  我好像不管經營什麼,都不見得就是個明智的選擇吧。

  

  當有兩個選項都很美好的時候,我會籌措猶豫。

  而當兩個選項都很糟糕時……  

  3

  我在開書店之前曾經想了很久,

  自己要開一家什麼樣的書店呢?

  我始終不認為一個有大量書的空間裏,

  賣著咖啡,還有提拉米蘇,

  便可以稱之為一個書店。

  

  我希望,

  在設計上有它堅持的文化精神,

  在相處時有它善良的人情溫暖。

  在書海裏有它獨立的文學導向,

  在以後還有它故事的文字印記。

  

  在這座古鎮裏,我感受到悠長的中華文化,

  我很敬佩先輩們的工匠精神。

  

  于是我學起了木工,以一家純手工的書店向文化致敬。

  書店沒有固定的關門時間,只要還有客人,希望能給寒冷的夜晚留一盞並不明亮的燈。

  費勁心思的圖書共享漂流計劃,是對未來文學的一個向往。

  而現在做的音樂電臺,記錄每一個發生在書店,值得被記錄的故事。

  

  我是一個北方的姑娘,此刻我在南方。  

  4

  純手工書店,從桌子到前臺再到路燈,

  木頭一根一根切,一塊一塊釘。

  以木屑染發,以油漆美甲,

  這是一種無法道明的快樂。

  

  林深時見鹿,海藍時見鯨。

  有些風景,總要走過那些固定的路程你才會看到。

  我很慶幸自己有段這樣的經歷,

  它讓我更清楚明白,什麼是來之不易,什麼應該珍惜。

  

  剛開始切木頭的時候,趙雷還在成都的小酒館駐唱,30塊一張的門票。

  這首《南方姑娘》還只有小demo,或者是需要忍受歌迷尖叫聲的現場版。

  當我可以左手手電鑽右手打磨機時,趙雷已經從成都的小酒館,

  唱到了北京的奧體中心。

  門票也從之前的30塊,賣到了1000+

  夢劇場燈光,照亮過很多人,也刺痛了很多人。  

  5

  我不知道我的書店能夠開多久,

  我也不知道漂流書可以漂多遠。

  也許不久的將來,

  我要重新回到現實的生活,

  朝九晚五,結婚生子。

  有人説,人生就是一場夢。

  在不一樣的位面空間裏,

  有著同樣的那個你,

  演繹著不同樣的夢。

  

  如果在這場夢裏,我曾經主導過它的方向,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那麼哪天醒來發現不過是大夢一場,那我應該是笑醒過來的吧。

  

  祝願每一個追夢的朋友,都能活在夢裏。

  成都,我來了。別讓我醒過來。

  

  人生數十載,何曾由己哉。

  二十幼小,二十昏老。

  嘆對酒當歌,問人生幾何。

  幹了吧,醉了由它。

[責任編輯: 李雪芹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7043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