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綠綠讀詩:詩人

2019-12-12 11:46:36 來源: 新華網

杜綠綠朗誦:詩人
-

  杜綠綠,安徽合肥人,2004年末開始寫詩。主要詩集有《近似》(2006)、《冒險島》(2013)、《她沒遇見棕色的馬》(2014)、《我們來談談合適的火苗》(2015)。曾獲“珠江國際詩歌節青年詩人獎”、“十月詩歌獎”、“現代漢語雙年十佳”等獎項。現居廣州。

————詩人————

作者:杜綠綠

  我們走了幾條街,一無所獲

  消防水管衝洗過的地面

  是已發生事件的鏡像。

  

  前天我們從南方,到達邊陲之地

  看一位朋友。

  他把智識藏進土坑,

  與不識字的人作伴。

  過去的三個季節,

  我們收到他兩封簡短來信。

  “吃吧,喝吧,

  我們能養活的牛羊不多了——”

  

  他是好運過度的年輕人,

  出生在城市,

  強大的胃口,讓他長成巨人模樣。

  金杖向他伸出,

  高等教育使他

  理當是一個實用的人,

  “生活細節的精確性,

  常激起鱷魚般的殘忍——”

  

  可他有樸素的愛好,

  在香煙盒、書上,寫下純潔的詩句。

  他與我們徹夜討論,

  “隱蔽的技藝,恢復得局促

  目前,仍是什麼也找不到——”

  

  談到深夜,

  四周景色變得

  模糊又清晰,我們坐上他的肩頭

  出城看溪水環繞的鄉下。

  “年內或許會實現”,

  他從冰冷的水裏,抓出幾條黑魚

  放在火上翻烤。

  

  我們吞著這些魚,毫不在意

  魚刺刮破了喉嚨,

  “需要説出的句子,

  早被消化在曲折腸道——”

  他對我們,

  兩個終年失語的人

  十分愛戀,

  但這晚剩下的時間裏

  他沒有再説話。

  

  “微妙的瞬間之後,

  ——晨光來了”。

  我們在湍急的水聲中,

  醒來。

  水面被光線凈化,

  誘人失神。

  他早不知去向——

  

  “你們應該來這裏,治療失語症

  我已經有了變化,

  認為城市更安全只是個幻覺——”

  

  我們遲遲未動身,

  直到他斷絕聯係幾個月後,

  才來到這座

  黃沙撲面的城,

  遍尋每日洗去痕跡的大街。

  

  垂死者到處都是,

  哪個也不是他。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6252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