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上海年輪 將軍情懷
2019-12-10 17:36:3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上海年輪》 朱爭平 著 上海文藝出版社

  總有種直覺:朱爭平將軍偏愛有江河湖海的都市,水的開放性和流動性給了探究欲強烈者源源不斷的動力,也給人適當的疏淡冷感,此間澎湃著人生至味,讓寸心終有了一點安放之處,雖然關于這個問題我們從未聊起過。有些都市,注定是被聚焦、玩味和效倣的對象,西方有巴黎,東方有上海。它們的共同特點:有江河,有碼頭,是過客的驛站,有文藝氣息和生活質感,能做跌宕起伏的人生大夢。能在此地有所作為者,沒有一個人內心是安分的,都有著不可言説的神奇,它們的一切都在傳達著四個字:聚散離合。

  讀罷朱爭平歷時五年半創作而成的力作《上海年輪》,感覺雖然“傳奇”這頂帽子很重,上海卻扛得起,這座城市有著渾然天成的整體優雅,有著來自根部的生命力和聚合力,且極具吸收力和同化力,既紛紜又規范,有型有款有格有調,更吸引有著細膩追求的人。新舊空間在此互動,橫街窄巷也有見慣世面的眼鋒急智,蓋因自開埠以來她就享有城市發展的天時地利人和。

  上海的年輪算不得幽深,卻瞬息萬變難以描述,因此是復雜的、3D的、演進的,承載某些秘密且不容易被定義的。也因此它讓煙火日常擁有了價值,讓現實變得值得去生活。有能力剝絲抽繭梳理出這魔幻之姿前世今生經絡的朱爭平,其實早已打通了上海的任督二脈,成為掌握了都市掌紋與脈息的人,能告訴那些業已感覺到魔都韻律卻苦無密鑰進入的人們,什麼是上海。

  《上海年輪》無疑是一本大書,為上海幽昧流動的舊時光定位、為正在經歷的當下造影。它由50篇散文組成,梳理了上海自開埠170多年來的歷史人文生態情態,涵蓋藝術、文化、建築、休閒、風尚等眾多領域,以冷靜磅薄的筆觸,還原百年都市生活裏真正的醇美與辛辣所在,珍存在東方大都會發展進程中無法忽視的文脈、史脈和人脈,成為近年來海派文化單行本中涉及面廣深的集大成之作,並為城市研究者提供了扎實準確的索引。

  終歸是男性手筆,而且是幹過並幹著大事業的男性手筆,老上海,大時代,上天入地,年華內外,林林總總在書裏糾纏明滅,倣佛全景時光照相機,即使急流險灘也隨歲月之河不疾不徐地潺潺向前。它是一部真正平視的作品,沒有站在洋房露臺上睥睨腳下老式裏弄眾生時微蹙眉頭的悲憫自得,最終卻形成了另一種境界的俯瞰……多少紅塵深景,都恍如隔世花影,裹在作者內心的江湖,終在此書中無縛無脫。

  大上海需要大散文,否則將會以個人經驗限制客觀提煉,使得人們對上海的理解偏于感性化、碎片化。相對于私上海小記憶的寫作,《上海年輪》具備了上乘城市散文的幾大要素:史實感、故事感、結構感、節奏感、交響力、觀點、趣味、精煉和優雅。全書調動了朱爭平大量的知識儲備和創作熱情,理性精神和人文精神交融,是其知性與智性的延展。每一處看似點到為止的細節,都有海量史實研究作支撐,每篇動筆前他需要看上百萬字的史料,然後消化、梳理、思考與提純,最終創作成1500字左右的散文。單看每篇標題注定了這不是普通寫作者有心力駕馭的入口,也就注定了裏面搗騰得更大,取舍更多。

  他用歷史縱深開闊的眼光和理解幽微致密的心情,解析了城市文化與物質形態、人與城之間的關係,將浩瀚體量融于簡練圓通的文字中,寫意與探微雙管齊下,卻也讓人感到了水面之下的體積,以期在有限中體會無限,這需要極大的掌控力。老上海百年都市生活漸漸從一堆抽象概念中走出來,變成真實可感的土地,變成一段段史海鉤沉與折疊,變成一個個出現又湮沒在城市江湖中的上海人。

  《上海年輪》的每篇文章就是一個領域的歷史,皆可單獨成冊,選材當屬穩、準、狠,讓人受益匪淺,適合反復重讀,所有題材都百川歸海地指向老上海何以會成為今日之“魔都”。書中展現了上海是個大而細的城市,此中勁道、門道,可謂上海之“道”。對于個體,無論身處哪個領域、何種境遇,唯有精準捕捉到這座城市特有的精神函數,才能迅速找到適合自己各個時期發展的坐標和思路,若無融入,上海永遠是身外之物。

  十裏洋場,浪奔浪流,上海是個大碼頭,蘇州河匯入黃浦江最終奔流入海在地理與文化上的雙重意象,使得唯有上海才能被稱為“灘”。在《上海年輪》裏,石庫門、花園洋房、旗袍美女、唱片金曲月份牌等等迷人元素輪番登場,讓人目不暇接之外,更心生喟嘆:在老上海石庫門弄堂裏生活過的人,把他放到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生活得很好,他看得懂很多東西,這是環境所給予的能量。這個逼仄又開放的空間十足考驗著生存智慧和向美本能,使他們天然形成復雜多元、柔韌硬掙的心智,生活便有了無限可能性;而上海女人的情商亦如她們穿的海派旗袍,在密實與顯露的分寸裏遊走,在優美曼妙中流露出運籌帷幄的柔韌與自信,擅長與時代講和,與內在的自己斡旋……

  沿歲月年輪,上海灘的風景、風物、風俗和風情,在書裏纖毫畢現,且足以滿足一部大型紀錄片的總體構成,也使得這座移民城市具有了蜿蜒迭代的審美意味、抒情意味和鄉愁意味。在我看來,《上海年輪》最大的價值並非那些風雲際會、姿態萬千的歷史,而是使人們漸漸開悟:海派文化是一種強勢文化。這絕非中西文化簡單粗放的結合,而是中國江南文化的靈動纖秀與西方歐陸文化的高雅精致的一拍即合,是東西方文化中最精美的兩大分支文化的精準卡位。當然,如果將強勢文化聚焦在一個個小人物身上,必然會産生不同程度的矛盾與壓力,卻也能漸漸打磨出屬于各自圓滿的價值體係。從老上海到魔都,亦步亦趨不見得是最好的步伐,而成為自己又是個浩瀚漸進的功課,該如何自處關乎個體化的黃金把握。歷史與當下,上海與世界,規則與人性由此被打通!

  在我眼中,《上海年輪》是一部並不涉及愛情卻非常浪漫的作品,浪漫是情有所用,心有獨鐘,是敢去打一場世俗眼中性價比不高的美好的仗。可以感覺到朱爭平對于此書持久的創作熱情,文字卻幹凈而節制,這形成某種摧枯拉朽的吸引力,來勢洶洶又不動聲色。巴金曾説,“我之所以寫作,不是因為我有才華,而是我有感情。”想來上海留下了朱爭平將軍人生中最重要的職業與事業履痕,他對上海有大深情和自始至終的赤子之心。有深情者,必有愉色,無畏于時流,有道于高峰。同時他與上海之間,也是不斷拓展彼此生命維度的夙緣相遇。足跡所經,年輪所及,彈指芳華,長情長憶。(文/何菲)

    本文原為《上海年輪》一書的序言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6205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