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克讀詩:我可以做到靈肉分離

2019-12-06 14:26:22 來源: 新華網

桑克朗誦:我可以做到靈肉分離
-

  桑克,詩人,譯者,批評家。1967年生于黑龍江省8511農場,1989年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中文係,現居哈爾濱。著有詩集《午夜的雪》《無法標題》《淚水》《詩十五首》《滑冰者》《海岬上的纜車》《桑克詩歌》《桑克詩選》《夜店》《冷空氣》《轉臺遊戲》《風景詩》《霜之樹》《冬天的早班飛機》《歡樂頌》《拉砂路》《冷門》《樸素的低音號》《桑克的詩》等;譯詩集《菲利普·拉金詩選》《學術涂鴉》《謝謝你,霧》《第一冊沃羅涅什筆記》等;戲劇《魏延傳》《貳人行》等;小説《玩偶》《正午的恐怖》等。作品獲得劉麗安詩歌獎、天問詩歌獎、《人民文學》詩歌獎、《中國詩人》獎、東蕩子詩歌獎等,漢語詩歌雙年十佳,當代十大新銳詩人等,被譯為英、法、西、日、希、斯、孟、波等多種文字,入選百余種詩歌年鑒、詩歌選集等。

——————我可以做到靈肉分離——————

  

  今天早晨,我的靈和我的肉成功分離。

  與電影不同。在電影裏,靈像一道影子從沉睡的肉體中浮起——

  我的情況是這樣的:我在沉睡中猛然醒來,坐在床上。

  準確地説,是肉體坐在床上,靈卻仍舊留在夢裏。

  妻子怎麼叫我我也聽不見。靈是負責聽的,

  而肉體的耳朵因為沒有靈魂的本質而成為沒有電流的電唱機。

  我坐在那裏,看起來渾渾噩噩,兩只眼睛因為沒戴近視鏡

  而顯得格外大而迷離。那一瞬間,直到後來我才明白

  就是靈與肉分離的時刻。每個人都有那樣的時刻,

  肉體醒來,而靈魂卻留在夢裏。

  和夢裏的人一起生活,交談與遊戲,

  甚至激烈地爭論,用比醒來時還要流暢的英文。

  和自己喜歡的人親昵,將道德與禁忌變成灰色的煙塵。

  有時則遭遇前所未有的核災難,

  或者以科幻形式探討人類社會的未來。

  歡喜與痛,都是醒來數倍。

  但是我可以飛,而且在高空之中並不恐懼,

  只是有點兒冷,而且夢外的肉體也因為冷而顫栗。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6106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