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治秀”能給中東送去和平嗎

新華網| 2020-09-16 12:33:41|責任編輯: 趙文涵
Video PlayerClose

  新華社開羅9月16日電 (國際觀察)美國“政治秀”能給中東送去和平嗎

  新華社記者

  華盛頓當地時間9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主持了以色列同阿聯酋和巴林關係正常化協議的簽署儀式。

  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推動阿聯酋和巴林同以色列建交,很大程度上是特朗普政府出于總統大選考慮而上演的“政治秀”。但短短一個月內接連兩個阿拉伯國家宣布與以色列建交,也折射出中東地區地緣政治格局之變。美國所謂的“和平協議”能否真的為動蕩的中東打開和平之門,還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白宮“政治秀”

  促進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建交,被特朗普政府描繪為“重大外交勝利”,如今把以色列、阿聯酋和巴林的代表拉進白宮簽署協議,意在顯示其外交“戰果”。

  輿論普遍認為,隨著美國總統選舉臨近,特朗普政府急需外交政績轉移民眾對國內抗疫不力、經濟衰退、種族矛盾加劇等問題的關注,以提升支持率。美國此前在中東推出所謂“中東和平新計劃”,沒能得到阿拉伯國家官方響應,對伊朗極限施壓也沒有使其屈服;現在促成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才終于得到國內輿論認可,特別是獲得了美國國內親以色列的基督教福音派選民中大部分人的支持。

  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中東問題專家阿倫·戴維·米勒指出,白宮對此次外交“突破”的時機選擇明顯表明此舉是為了選舉。

  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巴解組織)執行委員會秘書長埃雷卡特直言,巴勒斯坦已成為美國選舉政治的受害者。

  中東大變局

  此前只有埃及和約旦兩個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有外交關係。而近期阿聯酋和巴林先後加入這一陣營,其背後除了美國大力斡旋外,也有中東地區地緣政治格局變化的現實需要。

  浙江外國語學院國際問題專家馬曉霖説,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建交首先是為了聯手遏制伊朗,其次是希望以此來對付土耳其支持的穆斯林兄弟會。

  米勒認為,近期海灣阿拉伯國家對以色列態度明顯轉變,原因主要有三個,一是它們對伊朗崛起心存恐懼,二是它們與以色列在應對遜尼派極端恐怖分子威脅方面有共同利益,三是它們希望進一步改善對美關係以尋求更多軍售和政治支持。

  美國大西洋理事會中東項目主任威廉·韋克斯勒指出,中東新的地緣政治格局正在形成,美國逐步撤出,傳統阿拉伯大國已無法承擔地區領導作用,伊朗、土耳其等非阿拉伯國家影響力擴大,阿聯酋和巴林等國正與以色列公開合作制衡非阿拉伯國家的影響力。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海灣研究中心主任丁隆説,阿聯酋和巴林同以色列建交體現的是中東的時代之變。阿拉伯國家開始重新確定國家利益,在阿拉伯民族整體利益與國家利益之間更關注自身安全和發展,重新定義地區盟友和敵手。“因此,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建交可能成為一個趨勢,這只是起點而非終點。”

  動蕩或加劇

  特朗普在白宮的簽字儀式上説:“經過數十年的不和與衝突後,我們見證了新中東的曙光。”而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同日表示,如果美國和以色列不承認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權利,中東地區不可能實現和平。

  輿論認為,阿聯酋和巴林同以色列關係正常化有利于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關係的改善。但另一方面,此舉忽視巴勒斯坦的權利,並且有孤立和威懾伊朗的目的,或將加劇中東地區的動蕩。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教授劉中民説,巴勒斯坦問題是中東問題的核心,以色列與阿聯酋、巴林關係正常化削弱了阿拉伯國家作為一個整體在巴勒斯坦問題上的共同立場,不利于巴勒斯坦問題的解決。此外,阿拉伯國家正在美國推動下聯合以色列,建立地區同盟對抗伊朗,這會帶來許多不穩定因素,加劇地緣政治緊張。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中東項目主任約恩·奧爾特曼表示,這些關係正常化協議代表著幾十年來阿拉伯世界在巴勒斯坦問題上團結的崩塌。這是中東新時期的開始,但這個新時期並不一定會更和平,而且在短期內很可能會更動蕩。

  丁隆認為,阿聯酋、巴林同以色列關係正常化將加劇阿拉伯世界的分裂,也會導致地區國家陣營化,中東或將形成一個美國主導的針對伊朗和土耳其的政治軍事聯盟。(執筆記者:王健;參與記者:劉品然、尚昊、吳丹妮、涂一帆、熊思浩、李芮)

KEY WORDS: 政治秀,阿拉伯,中東
0100200306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00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