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冷湖:地球與火星在這裏相望
2020-07-24 07:29:5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冷湖:地球與火星在這裏相望

  急切探秘火星的朋友,不妨到青海“火星鎮”來一場模擬“登陸火星”之旅

▲圖為火星營地星空。 曾陽攝

▲圖為冷湖火星營地。

▲圖為冷湖一處溫泉。

  戈壁灘荒涼無垠,映入眼簾只有陣陣呼嘯的“風斧”裹挾著飛沙揚礫,雕刻出怪異嶙峋、形態萬千的風蝕土林群

  如此奇特的地理環境,瑰麗的自然風光,絢麗的暗夜星空……吸引著一批批科學家、文學家、科幻愛好者和遊客來探秘這片“火星秘境”

  先秦屈子曾向天發問:“天何所沓?十二焉分?日月安屬?列星安陳?”7月23日12時41分,我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天問一號”探測器發射升空。“天問一號”開啟漫漫徵途,奔向火星。

  火星,離我們越來越近。

  但在青藏高原柴達木盆地西北邊緣——冷湖,亦可感受這一跨越千年的“天問”。科幻作家劉慈欣曾説:“第一次到冷湖時,毫不懷疑自己真的置身火星的環境中。”

  冷湖鎮隸屬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茫崖市,位于甘青新三省區交界處。從冷湖沿著阿爾金山脈向北,250公裏外的甘肅省敦煌市是最近的城市。

  在這裏,戈壁灘荒涼無垠,映入眼簾只有陣陣呼嘯的“風斧”裹挾著飛沙揚礫,雕刻出怪異嶙峋、形態萬千的風蝕土林群。如此奇特的地理環境,瑰麗的自然風光,絢麗的暗夜星空……吸引著一批批科學家、文學家、科幻愛好者和遊客來探秘這片“火星秘境”。

  走向神秘“遠古”:地球上最不像地球的地方

  連綿起伏的土丘矗立在荒漠之上,季節性流水交替衝刷,幹枯的河道千溝萬壑交錯縱橫。蒼茫中零星點綴的駱駝刺,透露出生命的頑強。驅車穿越,猶如置身于另一個星球般陌生與孤寂。

  1954年,第一批地質隊員騎著駱駝走進原野,駝鈴聲聲喚醒了這片沉睡千年的土地。

  冷湖,蒙古語稱為“呼通諾爾湖”,意為異常冰冷的湖水。這裏為什麼是“地球上最不像地球的地方”?

  或許在柴達木盆地廣袤的雅丹群中可以尋到一些端倪。青海師范大學地理科學學院侯光良教授多次踏上這片土地,探尋雅丹群今昔之變。

  雅丹地貌在我國新疆羅布泊、甘肅敦煌和青海柴達木盆地西北部有較大面積分布。其中,柴達木盆地雅丹地貌面積最大,達2.15萬平方公裏。

  大約在第四紀,柴達木盆地曾是一片巨大的古湖,後因長期地質演化,大湖逐漸消失,湖底沉積物固結成岩。植被缺乏、土壤松散加之大風侵蝕,在萬年風雨作用下,逐漸形成奇特的雅丹地貌。

  如今,這裏常年寒冷多風,少雨幹旱,晝夜溫差大,四季不分明,年均氣溫4攝氏度,屬典型大陸性氣候。因為有著規模宏大、形態各異的雅丹地貌,此處“猶如外星表面”。

  “南昆侖、北祁連,山下瀚海八百裏,八百裏瀚海無人煙。”神奇的柴達木盆地不僅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且還有太多未解之謎……

  奇幻的“神秘天眼”:距離茫崖市花土溝鎮27公裏處,有一片直徑10多米的泉水靜謐鑲嵌在褐色土地上,當地人稱之為艾肯泉。從空中俯瞰,泉眼與噴涌而出的泉水組成了“大地瞳孔”的造型。因長期蒸發,泉水裏的礦物質在土地上沉淀出深紅、環帶狀的“天眼邊界”。

  關于艾肯泉,俄國19世紀探險家普爾熱瓦爾斯基在《走向羅布泊》中這樣記載:“這以後我們沿著尕斯庫勒湖的南岸向前走,在西南五公裏外的艾肯泉邊宿營,艾肯這個泉名是可怕的意思。據向導説,連野獸也害怕這個泉,絕不喝泉裏的水,但也説不清為什麼可怕。”

  如今,地質專家實地考察並初步推測,艾肯泉水顏色普通,但不能飲用。因為其中硫含量很高,上升的泉水晝夜噴涌,腐蝕了周圍的植被和土壤。但目前缺少關于艾肯泉的完整報告,具體的成因、流量和化學成分還有待進一步考察和分析。

  “外星人”遺址之謎:在海西州德令哈市西南40多公裏處的白公山山腳下,有一處約兩米深的洞穴。當地人説,山洞裏曾有很大鐵管,但鐵管材料不是地球人所能制造。如今,那個傳説中的鐵管已被挪走,留下幾口整齊、臉盆大小的圓洞,洞邊仍有明顯的金屬銹跡。對此,有人甚至推測白公山是外星人留下的飛船發射場。

  告別昔日繁華:從石油小鎮到“火星小鎮”

  冷湖鎮東南方20公裏外的戈壁上,有一片20世紀60年代開發油田留下的遺跡。

  1955年始,地質部5個石油普查大隊三年勘探,找到256個可能儲油的構造,發現了以青海冷湖、四川龍女寺為代表的一批新油田。

  關于柴達木盆地的石油勘探,當地民間流傳的一個悲愴故事。20世紀50年代,8位來自南方的女地質隊員奉命到柴達木盆地進行石油勘探。一次野外作業,8人全部迷失在溝壑縱橫的雅丹群中,再也沒有走出這片“魔鬼城”。後來人們將此地取名為“南八仙”,以示紀念。

  “1958年9月3日,地中四井出油了!冷湖不冷,冷湖沸騰了!”自此,冷湖油田成為當時全國著名的四大油區之一。

  53歲的張亞平從小生活在冷湖,童年在五號石油基地度過。她的記憶裏,冷湖沒有夏天,每天推開家門,眼前只有一望無際的戈壁灘。

  “東風浩蕩時,油龍逐浪飛”。張亞平告訴記者,1958年以前,“老基地”就是一座帳篷城。此後,來自祖國四面八方的各族兒女匯集于冷湖,這座因石油而建的小鎮逐漸繁榮,醫院、學校、電影院、商店、書店、糧站、郵局、銀行等一應俱全。根據資料記載,冷湖最繁華時,人口達10萬人之多。

  直至20世紀80年代後期,冷湖油田逐漸退出歷史舞臺。火星表面般荒涼的土地上,昔日建築已風化成片片殘垣,地中四井上廢棄的“磕頭機”靜靜佇立在茫茫戈壁,倣佛訴説著石油小鎮曾經的輝煌。

  現在,這裏車輪滾滾,過去絡繹不絕的公交車、石油運輸車,變成來自全國各地的商務車、越野車。沿著柴達木最美公路——火星一號公路一路駛來,一座嶄新的火星小鎮若隱若現在雄奇瑰麗的雅丹群之間。

  擁抱星辰大海:探索步伐永不停歇

  告別石油小鎮的昔日繁華,冷湖開始在顛覆重構中探索未來發展。2019年3月,冷湖火星營地投入使用,營地設計成全封閉式的火星太空艙,為遊客提供完整的“火星登陸”體驗。

  打造火星及科幻愛好者的樂土,冷湖火星營地建造僅用了77天。整個營地由睡眠艙、衛浴、指揮艙、觀景臺和廚房等部分組成,可容納50-200人,體驗時長達2-10天。

  茫崖市委常委、冷湖工業園黨委副書記、冷湖鎮黨委書記馬文武表示,自2017年“冷湖火星小鎮”計劃啟動以來,通過融合地質考察、冷湖實驗室等多種科普方式,讓更多科學愛好者在這裏學習體驗。冷湖發展正在實現從地下轉向地上,轉向星空;從地球轉向火星,轉向宇宙。

  2020年7月22日,第三屆冷湖科幻文學獎頒獎典禮在火星營地正式舉行。當天,探險者們在“火星營地”仰望最純凈的星空,感受靜謐一刻。

  科幻作家韓松在第三屆冷湖科幻文學獎致辭信中表示:“冷湖是世界級的獨一無二景觀,對開發保護這個資源的冷湖人,表達崇高的敬意。經過三屆,冷湖成了一個科幻創作的新源泉,産生了大量讓人難忘的科幻小説,初步形成冷湖現象和冷湖效應。”

  科幻作家用想象力和創造力為冷湖注入活力,冷湖利用優質的暗夜星空資源,為科學家提供了探索浩瀚宇宙的窗口。

  凝望冷湖鎮賽什騰山上空,清澈潔凈的空氣,氤氳出一條閃爍的銀河,深邃與璀璨的暗夜星空恍如夢境,震撼人心。

  專家認為,冷湖的晴夜數、夜天光背景、大氣消光(大氣對天體輻射的吸收和散射)和視寧度(大氣湍動大小)等參數,均達到世界級優良天文臺址的條件。

  落地賽什騰山天文臺址的“大視場巡天望遠鏡項目”,是冷湖向世界級天文觀測基地邁進的重要一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天文與空間科學學院副院長孔旭介紹,大視場巡天望遠鏡口徑2.5米,採用國際先進的主焦光學設計,提供大視場、高精度和寬波段巡天能力,能夠每3夜巡測整個北天球一遍。

  據了解,該望遠鏡有望于2021年底建成,2022年開展科學巡天觀測。項目建成後,有望在時域天文、外太陽係天體搜尋和近場宇宙學等領域取得突破性原始創新成果。

  遠古神秘之地、繁華石油小鎮、體驗宇宙奇幻的“火星鎮”,一座年輕城市猶如火星在荒蕪中崛起,朝著宇宙星辰迸發。人們説,這就是冷湖的“火星速度”,永不停止探索的腳步,永不停止對宇宙的向往。(記者陳凱、白瑪央措)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加載更多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高校暖心畢業“寄”
高校暖心畢業“寄”
雨荷
雨荷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6278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