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泡沫塑料回收難問題凸顯
2020-05-18 08:06:17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多個小區及菜市場出現“難回收的可回收垃圾” 泡沫塑料回收難問題凸顯

  《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自5月1日起正式實施以來,各街道紛紛行動,按照新條例相關要求,規劃桶站分配,梳理清運流程。記者走訪發現,多數小區、商業設施已按要求配置相應的分類垃圾桶,廚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的處理情況相對較好,但對可回收物的處置情況參差不齊。其中,泡沫塑料制品由于體積大、重量輕等問題,導致清運成本高,在一些小區和菜市場出現了處置難的問題。

  泡沫塑料箱回收小區“遇冷”

  “泡沫塑料到底算什麼垃圾?”在垃圾分類時,不少市民有此疑問。在多個版本的垃圾分類宣傳圖冊上,並未特別提及泡沫塑料的分類,使用北京垃圾分類智能查詢可以清楚地看到,泡沫塑料屬于可回收物。水果、生鮮甚至家電的包裹,為了保鮮或避免磕碰,外包裝難免會使用這一材料。但由于泡沫散落難清理、長時間儲存佔空間且有易燃隱患,一旦“使命完成”,它就成了居民、商戶想盡快處理的垃圾。

  5月7日,海淀區恩濟裏小區定苑居民向市民服務熱線12345反映了小區垃圾分類的相關問題。5月11日,記者趕往該小區探訪,在小區存車處附近看到,這裏放置著一組分類垃圾桶,分別裝廚余和其他兩類垃圾,根據小區居委會及物業貼出的通知可以推測,這是從5月8日起進行的改進,取消了原本各樓門前的垃圾桶。記者走訪過程中發現,有專人正在隨時進行垃圾的二次分揀,對于廚余、其他兩類垃圾的處理基本有序。

  “現在最難處理的不是這些,而是破瓶子、破箱子。”一位居民告訴記者,現在很多可回收物垃圾在小區裏存著,沒地方接收。在居民指引下,記者在一塊居民納涼的平臺中央發現有一個圓形的天井,內部竟然成了可回收物的暫時儲存點,裏面堆放的塑料瓶子、塑料桶、塑料板凳等不僅鋪滿了天井底部,還摞起很高。小區的綠化帶裏也散布著不少泡沫塑料箱子、板子,其中有相當一部分看起來已被棄置不少時日了。

  記者詢問樓院裏一位廢品回收人員,他告訴記者,天井裏的這些塑料制品是要送到廢品收購站賣廢品的,因為量比較大,小區裏一時沒地方存放,才暫時放置在了天井裏,近期將盡快清理。之所以清運慢,主要也是受疫情影響,待疫情過去,他相信這些塑料制品的清運工作會順暢起來。

  不過,這位廢品回收人員坦言,目前泡沫塑料箱難回收與疫情無關,這是個很復雜的問題,這些泡沫塑料制品是沒有地方收購的,確實很難清運。“泡沫塑料板和箱子集中起來,佔地面積大,可回收物的桶也裝不下,但是重量卻特別輕,就算有地方收,也很難聯係到車專門來拉這種東西,因為成本太高了。”

  算可回收垃圾卻無處回收

  記者調查發現,泡沫塑料箱難回收的問題不僅僅出現在恩濟裏小區,不少小區裏這個問題普遍存在。

  5月11日下午,記者來到朝陽區大黃莊南裏小區,該小區的垃圾分類工作正在有序進行,小區裏拉起宣傳垃圾分類的橫幅,並張貼著多張宣傳海報,居民們茶余飯後熱議的話題也緊緊圍繞著垃圾分類。小區裏設置了多個桶站,每個桶站的分類垃圾桶以廚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為主。記者看到,個別垃圾桶旁堆放著泡沫塑料板、泡沫塑料箱,有居民下樓扔垃圾時,會事先把垃圾盛進泡沫塑料箱,待把垃圾分門別類投入垃圾桶後,再將剩下的泡沫塑料箱放在垃圾桶旁。

  在小區裏轉了一圈,記者發現有兩處可回收物的收集點,其中一處位于一居民樓前,紙箱子拆成平板打成捆,各式舊家具、家電一字排開。一位正在整理廢品的女士告訴記者,她就住在這個小區, “一會兒有專門收廢品的來,我也是把這些交給他們。”

  “誰要那個呀!你問問他們專門收廢品的吧,興許能收。”當記者問起泡沫塑料制品時,這位女士直搖頭。根據她的指引,記者來到不遠處的7號樓前的一個正規廢品回收點,在這裏,各類可回收物有序地堆放在樓前,墻上挂著一塊小黑板,上面列出了可回收物品清單,泡沫塑料制品不在其列。黑板上留有廢品回收人員的電話,記者撥通後,對方明確表示不回收泡沫塑料制品,即便不當廢品賣,白給他也不收。“不是錢的問題,你給我,我也沒法拉,你就先扔垃圾桶旁邊吧。”

  “算可回收物,但是沒地方回收,這確實是個問題!”小區居民王先生告訴記者,自從5月1日新條例實施以來,他便注意到了泡沫塑料制品難回收的問題,也向12345反映過,希望能盡快得到解決。“這些泡沫塑料箱放在家裏一動就掉渣,粘得哪哪都是,特別難打掃,而且還佔地方。”

  物業稱“不是不清理是出不去”

  泡沫塑料制品難以和其他可回收垃圾相提並論,想要處理不得不單拎出來,多一道麻煩。很多小區物業工作人員在接受採訪時直言,泡沫塑料箱不是不清理,而是出不去。

  朝陽區頤香錦苑居民反映,小區內産生的塑料泡沫箱清運不及時,常堆積于3號樓南側的草坪上,和很多枯樹枝、樹葉堆放在一起,有礙觀瞻且存在火災隱患。5月12日記者趕往現場進行探訪,小區物業經理高先生帶領記者到3號樓南側進行查看,發現居民反映的情況基本屬實——大大小小的塑料泡沫箱堆積在一起,佔據著小區的綠地。值得注意的是,該小區整體環境優美,並不存在其他垃圾或可回收物滯留的問題。

  高經理告訴記者,目前小區正在修理水管,所以才導致泡沫塑料箱的暫時滯留。小區裏有粉碎機,可用于粉碎垃圾,壓縮暫時存放的空間,但這一辦法對于泡沫塑料制品是行不通的,粉碎後根本無法收拾。修理水管期間,其他可回收物的清運沒有受到影響,只有泡沫塑料箱無人回收,需要另外的清運渠道。“等我們把水管修完,這兩天肯定就要處理這些泡沫塑料箱。”

  泡沫塑料箱積壓商戶頭疼

  廢棄泡沫塑料箱每天“出産”量最大的並不是居民小區,而是各菜市場,運送生鮮、水果都少不了它。記者走訪東城、西城、海淀、豐臺等多個區的菜市場,發現泡沫塑料箱的難題更為突出。

  在大黃莊南裏小區附近的京天生鮮超市裏,滿足周邊居民生活需求的生鮮、蔬菜、水果一應俱全,幾乎所有攤位都會用到泡沫塑料箱。有商戶告訴記者,每天攤位所産生的所有可回收垃圾都會一並先放到市場外的空地上,等待廢品回收人員清運。像紙板、紙箱類的可回收垃圾是可以按重量算錢的,“唯獨泡沫塑料制品難處理,別説賣錢了,能有人處理就不錯了。”走訪時記者看到,一家生鮮店沒來得及清理的泡沫塑料箱在店內已經摞了一人多高。

  京天生鮮超市門外,廢品回收人員正忙著打包空地上的各類可回收物,唯獨不見泡沫塑料箱。他告訴記者,泡沫塑料箱的確會送到這裏來,只是處置方式與其他可回收物完全不同。

  “一般的可回收垃圾1公斤能賣2塊錢吧,但泡沫塑料就不能這麼算。”廢品回收人員簡單算了筆賬,同樣是1公斤可回收垃圾,泡沫塑料箱所佔的空間是其他物品的5至6倍,難儲存、難清運,可再利用價值不高,幾乎沒有地方收購。“現在唯一的辦法只能是再聯係一些閒散的廢品回收者,讓他們幫忙分批消化,至于他們拿走送到哪或者做什麼了,我也不清楚。”

  在朝內南小街菜市場裏,記者在一位商戶的指引下看到難處理的泡沫塑料箱貼著菜市場後墻散亂堆成了一排。這位商戶告訴記者,現在泡沫塑料箱只能靠廢品回收人員幫忙捎帶手拿走,大約兩三天才能收一次。“別看每個攤位每天扔掉的泡沫塑料箱不算太多,可作為菜市場,一天下來量還是很大的。”

  在走訪多家菜市場時記者發現,商戶對于泡沫塑料箱的回收問題都很頭疼。他們反映,為了保鮮,泡沫塑料箱是必需品,沒有其他替代物,而且水果、生鮮送來的時候,都各自有箱子,所以幾乎不存在這批賣完了箱子可以再利用的情況。這些泡沫塑料箱在自己的攤位沒有地方儲存,在市場裏囤積時間長了作為易燃物還有安全隱患,難過消防檢查關。現在能回收泡沫塑料箱的專人越來越少,大家都盼望能盡快找到解決辦法。

  記者手記

  共性問題共同解決

  根據市民的訴求,近期記者探訪了多個小區,發現多數社區都在按照《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的相關要求,認真回應和接受各方意見建議,積極推進分類工作。但令人意外的是,個別社區或街道工作人員由于擔心被檢查、被批評,不願把垃圾分類中遇到的問題拿到“桌面”上來,請相關各方一起出主意想辦法,而是竭盡所能“捂”問題,這也導致不少共性問題難以被及時發現和解決。

  “我建議您刪除剛才拍下的所有照片,謝謝您的配合。”記者採訪時,一名社區工作人員一直“盯”著記者,直至在手機的已刪除項目中把照片徹底刪除,才“護送”記者離開小區。這一幕發生在5月11日下午,地點為惠河東裏東一時區小區。

  5月8日,該小區居民通過微博反映小區垃圾分類效果不理想,且現有的垃圾桶不夠用,並在微博中曬出了兩張照片,照片中的3個垃圾桶均呈滿溢狀態,旁側散落著大量的泡沫塑料箱及大大小小的垃圾袋。

  根據居民的反映,記者在實際走訪中看到,屬地街道、社區實際上已經關注到了居民訴求,且正在逐步解決當中,小區的垃圾分類情況已大有改善。5月11日,記者在現場發現,滿溢的垃圾桶已經清理完畢,在小區各處,都可以看到新增加的桶站,大多是3個其他垃圾桶加1個小號的廚余垃圾桶。經向居民核實情況,有居民建議進一步調整分類垃圾桶的配置比例,比如目前廚余垃圾桶較小,一旦被盛滿,有人就可能將廚余垃圾扔進其他垃圾桶中。

  在現場調查核實時,記者碰巧遇見了一名社區工作人員,記者向其亮明身份後,對方“建議”記者刪除照片。記者在現場也電話聯係了屬地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與現場社區工作人員的説法一致。

  其實,《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施行後,街道和社區工作人員的工作量和壓力都很大,對此大家有目共睹,目前條例仍處于實施初期,很多問題都是第一次遇到,很多具體流程還沒有理順,再加上廣大市民高度關注,自然會遇到種種難題。梳理市民近期向12345提出的有關垃圾分類問題我們也發現,實際上很多問題並非個案,也並非某街道、社區、物業工作不力所致,而是因為涉及多個責任主體,需要協調溝通來共同破解。何不嘗試抱著更開放的態度,多溝通、多傾聽,依靠大家的智慧來解決難題,群策群力推動工作。(景一鳴 傅丹桐)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5997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