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脫貧不松勁,致富再出發——羅霄山片區井岡山市鞏固脫貧成效觀察
2019-11-05 16:06:5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南昌11月5日電  題:脫貧不松勁,致富再出發——羅霄山片區井岡山市鞏固脫貧成效觀察

  新華社記者熊家林

  1927年,農村革命根據地在井岡山建立,孕育出紅色政權的星星之火。

  2017年,井岡山在全國率先脫貧,成為我國貧困退出機制建立後首個脫貧“摘帽”的貧困縣。井岡山位于湘贛邊界羅霄山脈中段,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勝利:貧困發生率從2013年的21%下降到2018年的0.25%。

  “脫貧不是終點,井岡山老區人民還要朝著致富奔小康繼續前行。”井岡山市扶貧辦主任劉新説,謹防返貧風險、鞏固脫貧成效成為井岡山扶貧工作重點,既關注脫貧戶的脫貧質量,也關注貧困線邊緣戶。

  去年,井岡山市鵝嶺鄉蕉陂村村民尹慧文遭遇交通事故,原本就不算富裕的家庭一夜入貧。得知情況後,村幹部和駐村隊員上門,把他列為新增貧困戶,不僅幫他辦好了特殊門診,還能享受低保,治療費用報銷了9成以上。

  為查缺補漏鞏固脫貧攻堅成效,井岡山建立貧困戶識別動態調整制度,進行精準管理。通過動態管理全覆蓋,2018年井岡山脫貧91戶262人,新增貧困人口12戶49人。目前,井岡山只剩下120戶303名貧困人口。

  如果説動態識別管理機制是精準的“針”,産業發展就是保障長效脫貧綿延不斷的“線”。

  “井岡山以前産業基礎薄弱,旅遊業獨大,貧困戶家庭收入增加了,但仍存在不少‘空殼村’,村集體經濟一窮二白。”劉新説,脫貧後,扶貧産業不僅要關注貧困戶增收,更要注重村集體經濟的發展。

  井岡山市東上鄉有養蜂的傳統,但由于養蜂人技術參差不齊,加上山高路陡、交通不便,鄉鎮産業發展並不算好。2018年,東上鄉引進了井岡山市海倫堡養蜂專業合作社,養蜂産業進入提質升級的軌道。

  在東上鄉曲江村的蜂蜜加工廠,只見工作人員把從村民處收集來的天然蜂蜜倒進流水線,末端便能産出罐裝的成品蜂蜜。

  合作社負責人陳方定介紹,工廠每年能加工5萬多斤蜂蜜,每斤能賣出上百元的價格。合作社還在東上鄉9個村免費發放了2000多箱蜜蜂,並簽訂合同,以高于市場均價的價格回收,幫助貧困群眾和社員穩定增收。

  近年來,井岡山引進了一批農業龍頭企業,帶動農戶發展蜂蜜、茶葉、黃桃、獼猴桃等特色農業,調優農業産品結構,鼓勵貧困群眾發展産業,長效增收穩定脫貧。

  “村裏從合作社認領了300箱蜜蜂,加上白蓮等産業,去年村集體收入已經達到21萬元,我們有信心在今年超過40萬元。”曲江村黨支部書記許先文説,村集體經濟充實了,也更有能力帶動貧困群眾發展幹事,不少外出務工的青年開始選擇回鄉創業。

  如今,井岡山産業扶貧合作社達476個,家庭農場增長到189家。2018年井岡山106個村莊村集體經濟收入均超過5萬元,發展最好的超過40萬元。

  井岡山不僅把産業扶貧外化為長效脫貧機制,還把精神扶貧內化為長效脫貧的保障。

  神山村坐落在井岡山深處,地處偏僻、山高路陡、交通不便。以前村民多靠販賣山上毛竹維持生計,村裏路是泥巴路,房是土磚房。

  神山村不少村民都是紅軍後代,當地深挖井岡山精神內涵,通過上黨課、開扶貧分享會、上門講解扶貧政策,開展群眾感黨恩教育,充分激發革命老區群眾感恩奮進的內生動力。

  村民左秀發的爺爺是神山村紅軍烈士左桂林。1929年12月,左桂林為保護紅軍藥庫和掩護3個年輕小號手撤退,不幸犧牲。左秀發説:“先輩為了奔好日子不惜犧牲,現在黨和政府政策這麼好,我們更要加油幹!”

  從2015年村莊人均可支配收入3300元,到如今貧困戶人均可支配收入已達到9200元,神山村也從昔日的窮山村變成了“中國美麗休閒鄉村”。

  防止返貧,鞏固成效,激活動力……脫貧“摘帽”後,井岡山依舊沒有慢下腳步,繼續在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徵程中激流勇進。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195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