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懸停城鄉間的“蜂鳥”——來自北京市快遞小哥群體的調查報告
2019-10-11 09:22:50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為快遞小哥的戶籍屬性(%)

  編者按

  10月1日國慶當天,作為新興領域群眾代表的快遞小哥首次亮相國慶70周年群眾遊行活動,成為了天安門前史詩般壯美畫卷的新符號。隨著快遞行業規模的持續增長,快遞小哥已經成為勞動者辛勤工作的真實寫照,他們是新時代城市新青年的縮影,其生存狀況和價值傾向對整個社會的經濟政治影響也日益凸顯。2018年7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同第18屆團中央新領導班子集體談話時專門點名快遞小哥群體,指出團組織要主動關注、積極聯係、有效覆蓋。對此,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廉思課題組自2018年起歷時1年,對北京市范圍內的快遞小哥群體的人群特質、社會動能、風險壓力等進行了係統調研。

  頂著炎炎烈日,冒著刺骨寒風,騎著電動車、三輪車,穿梭在大街小巷,奔波在樓上樓下,他們全年無休,把商品送達千家萬戶。你也許剛從他們手中接過快遞,或者每天與他們在街頭擦肩而過,他們就是快遞員。2018年我國快遞包裹量突破500億件,作為“最後一公裏”的傳遞者,走街串巷的快遞小哥已成為大家“最熟悉的陌生人”。那麼,這些深入社區延伸到城市各個角落的快遞小哥,究竟是什麼樣的群體?又具有怎樣的人群特質呢?

  課題組通過問卷調查、深度訪談、參與式觀察等方式,對北京市范圍內(16~35周歲)從事快件/外賣攬收、分揀、封發、轉運、投送的青年快遞/外賣服務人員(不包括站長及其他管理人員)進行了調研。調研中對當前中國主要的快遞公司按照行業配送類型和所有制形式進行了區分,可劃分為傳統國營快遞(簡稱為“國營快遞”,如EMS和中鐵快運)、傳統民營快遞(簡稱為“民營快遞”,如順豐、三通一達、京東、百世、德邦等)、新興民營快遞三類(簡稱為“新興快遞”特點為“即時配”,如餓了麼、美團、盒馬鮮生配送、閃送等)。

  1、快遞小哥群體呈現的人群特質

  在人群構成上,以環京流入的鄉鎮男青年為主,家庭化趨勢初現。調查顯示,超九成以上的(92.32%)北京市快遞小哥為非京籍,家鄉地主要為環京區域的河北、河南、山西、山東、黑龍江等五個勞動力輸出大省。其中,更有超八成(83.33%)的快遞小哥出生于鄉鎮地區。

  在性別方面,男性佔快遞小哥總人數的89.54%,與女性快遞從業者(10.46%)相比佔絕對優勢。結合年齡分布數據,課題組發現,快遞小哥並非全是公眾所認知的單身“年輕人”。從家庭生命周期的角度來看,雖然其平均年齡為27.62歲,但57.27%的快遞小哥處于已婚狀態,55.67%的快遞小哥都已育至少一個孩子。已婚比例高帶來的是快遞小哥初顯的家庭化流動趨勢,27.66%非京籍快遞小哥在京與配偶共同居住,3.65%非京籍快遞小哥在京與子女共同居住。在京打拼的快遞小哥不僅僅是個體化群像,背後更是一個個需要奮鬥支撐的家庭。

  在收入保障上,計件制拉大了群內異質性,“遊牧化”生存凸顯。調查顯示,38.53%快遞小哥為無底薪計件工資,32.33%的為有底薪計件工資。計件制的工資計算方式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勞動者的工作自由,也有利于企業的成本控制,但這類“遊牧式”的工資收入無形中加大了其工作壓力,需要通過更多的工作量來提升工資收入。

  然而,快遞小哥為增加收入在追求寄件送件效率的同時,客戶投訴風險和交通事故風險也隨之增加,由于五險一金等社會保障多與工資收入挂鉤,無底薪計件工資收入也不利于快遞小哥及其家人醫療、教育、養老、住房資源的積累。如無底薪計件工資的快遞小哥所在公司為其繳納了住房公積金的比例為29.45%,而有底薪(包括計時和計件)的快遞小哥有住房公積金的比例為50%左右,在訪談過程中有快遞小哥表示:“住房公積金特別合算,我們如果每月工資有五千,公積金再發一兩千,我們每個月的月收入就有六七千了。另外,對于我們快遞員來説,各種交通事故經常發生,如果沒有五險一金,發生交通事故後的損失完全要由快遞員自行承擔,所以工傷保險和醫療保險大大減輕了我們在這方面的負擔。”這位快遞小哥表示,正是由于公司為其繳納了五險一金,且他為直營正式員工,他的女兒才得以在北京上學。

  快遞小哥的收入總體水平並不高,月收入集中在3000~8000元之間(佔比84.11%),而月收入超過1萬元的個體在快遞小哥中並不常見,僅有3.09%。平均之下快遞小哥的月均工資在6000元左右。雖然快遞行業整體收入不均,但恰恰正是這些高收入的快遞小哥成了行業標桿,是吸引更多的年輕人進入快遞行業的魅力所在。

  在職業發展上,學歷經驗限制了就業范圍,內卷化屬性顯現。快遞小哥職業穩定性不高,從業時間短且工作更換頻繁。調查顯示,74.29%的快遞小哥累計在快遞行業的工作時間不超過3年,從業時間的峰值組出現在1年左右。“工作收入低”“工作沒有發展前途”是調查中排名前兩位的“最近一次更換工作的主要原因”。

  雖然快遞小哥工作更換頻繁,但其職業半徑集中圍繞在快遞及其周邊行業居多,如貨運、保安、餐館服務員等類型。職業內卷化是快遞小哥職業發展的顯著特徵,這一特徵與其受偏低的受教育水平及高強度的工作特性相關。每月平均27天每天平均11個小時的快遞工作極大程度上降低了快遞小哥在其他行業探索或深造學習的時間和機會。

  在生活方式上,群體性合住但獨立性休閒,伴居化特徵突出。為節省居住成本,快遞小哥多生活于“群居”環境。從居住房屋類型來看,72.10%的快遞小哥處于與其他非家屬人員共享居住空間的“群居”的狀態,“群居”類型包括員工宿舍、平房合租、樓房合租、租住地下室、借住他人房屋等。在這種“群居”環境中,快遞小哥與其他同居者在職業、年齡等方面可能都具備相類似的特徵,特別是居住在員工宿舍中的快遞青年基本都在同一家快遞公司共事,處于熟人網絡的可能性極高。

  雖然快遞小哥多居住在“群居”環境之中,但其業余生活多以睡覺、家務等獨立性休閒活動為主。而用于朋友聚會的比例(16.55%)相對較低。同時可觀測到快遞小哥的手機使用頻繁,網絡載體中微信、微博是快遞小哥獲取各類信息的主要來源。他們在業余時間的上網主要用于看新聞(39.91%)、看騰訊、愛奇藝等視頻(34.17%)、網絡社交(微信、QQ等)(28.37%)、看抖音、快手等短視頻(27.66%)和打遊戲(24.37%)上。

  在融入心態上,來而不留與融而難入並存,浮萍化心態顯著。快遞小哥對北京的熱愛強烈而顯著。調查顯示,70.86%的快遞小哥同意“我喜歡北京”,69.04%的同意“我關注北京的變化”,63.89%的同意“我很願意融入北京人當中,成為其中一員”,63.94%的認為“自己為北京發展做了貢獻”,可見快遞小哥對快遞行業于北京貢獻的認可度較高。另一方面,不少快遞小哥也展現出融入北京生活的困難。僅48.23%的快遞小哥同意“我覺得北京人願意接受我成為其中一員”,53.79%的同意“我感覺北京人看不起外地人”,只有26.83%的快遞小哥認同“北京離不開我”這一看法,25.47%的快遞小哥認為“自己已經是北京人了”,渴望融入但難以融入的狀態十分明顯。

  快遞小哥一方面是對北京熱愛和融入的期待,而另一方面卻是“來而不留”的“候鳥式”遷徙。調查顯示,流入北京的快遞小哥中,75.75%在北京的時間不超過5年,僅15.43%戶口為非京籍戶口的快遞小哥表示未來不會離開北京,打算未來離開北京的快遞小哥中,6成將在5年內離開。北京的生活成本高是快遞小哥未來選擇離開北京的主要原因。

  在價值判斷上,具有強烈的愛國意識,政治化意識萌生。快遞小哥具有強烈的愛國意識。隨著我國綜合實力的不斷提升,他們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也日益增強。調查顯示,同意“即使可以選擇,我也更願意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這一觀點的快遞小哥比例高達82.56%。另外對于我國“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發展目標,很有信心和比較有信心的佔比合計為79.61%;對于我國“本世紀中葉,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發展目標,很有信心和比較有信心的佔比合計為82.8%。總體來看,快遞小哥群體對國家十分熱愛,且對國家未來預期呈積極判斷,對社會具有較強信心。

  2、快遞小哥群體蘊藏多重社會動能

  快遞小哥在助推國民經濟發展、提高人們生活品質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是現代生活的重要成員,蘊含著聯結城市區塊、城市就業壓力、構建熟人網絡、促進能量交換等社會動能。

  互聯網經濟下,推進城市區塊鏈交互共享的動力集成。隨著智慧零售的加速發展,物流成為其重要的環節,快遞小哥作為物流的最後一環,成了驅動城市區塊鏈接的動力總集成。快遞行業的快速發展和人們對于快遞的需求使得快遞小哥能延伸到城市的各個角落,且片區化的承包制度使得快遞小哥對其所轄區域了如指掌。快遞小哥在做好快遞工作的同時,也在向社會貢獻自己的價值,在宣傳消防安全、發放防詐騙傳單、清掃社區等方面發揮著自己的作用。調查顯示,65.13%的快遞小哥表示在送外賣或者快遞的過程中幫助過他人,10.93%參與過社會公益活動,在給警察提供可疑人員信息、調解鄰裏關係方面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近年來,不斷有新聞報道快遞小哥的優秀事跡:每日優鮮快遞小哥因救火事跡入選“當代騎俠”、韻達公司快遞小哥馬俊宏冒雨在街頭守候無蓋地井等,各類暖心事件為快遞員正能量形象不斷加分。

  城鎮化進程內,撐托鄉鎮青年人平穩落腳的軟著陸緩衝區。快遞行業對學歷、技能的要求相對較低,逐漸成為鄉鎮青年來到城市工作的首站。調查顯示,83.33%的快遞小哥來自鄉鎮,89.96%為外地戶口,75.24%為外地農業戶口,快遞行業相對較低的準入門檻給予了鄉鎮青年平穩落腳城市的軟著陸緩衝區。

  同時,快遞行業中獨特的師徒制設計,使得很多剛入行的青年都會有“老”師傅帶領熟悉業務,並在一定時候給予關懷,調查顯示,有50.77%的快遞小哥表示接受過師傅的幫帶培訓,在遇到客戶投訴或交通事故時也會向師傅求助。當快遞小哥熟悉了這個城市後,他可以選擇繼續留在快遞行業,也可以再去另覓職業。

  快遞行業的快速發展為國家提供了大量的就業崗位,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城市的就業問題。但另一方面,由于快遞小哥的學歷不高、家庭資源相對有限,他們大多希望通過自己的體力勞動,來彌補自身技能的不足。雖然已有不少快遞企業意識到知識技能的重要性,對從業人員開展了相關的教育培訓,但整體來看尚未達成行業共識,缺乏正規劃、係統化的培訓體係,快遞小哥的自身技能和綜合素質遠遠落後于行業發展的速度。同時,由于職業的不確定性強以及對快遞業的認知是“吃青春飯”,對工作城市的歸屬感與融入感不強,對自身的定位停留在“不可能成為城市人”。因此,要通過技能提升、職業培訓、資格考試等繼續教育方式大力提升快遞小哥的業務素質和知識水平,改善其消極的認知觀念,提升其城市融入度和參與感,這對于電商物流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具有長遠意義。

  “部落制”管理下,身份共享與情感共鳴孕育自組織潛勢能。快遞行業不同于其他行業,由于員工每天處于流動狀態,難以按照通常的計時工作方法予以管理,因此,快遞企業通常依靠特殊的工作制度、服裝、設備等方法來強化對員工的管理,將其整合進生産服務的整個過程之中。因此,雖然快遞小哥的工作在形式上相對脫離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但是在實際的工作中,快遞企業可通過“部落制”的管理模式,即小團隊、模塊化、分散化的組織和管理技術來實現對快遞小哥的有效管理。

  同時,如前文所述,師徒制是快遞行業管理員工的一大特點。快遞小哥圍繞師傅自由組成團隊去解決問題,沒有正式的組織邊界,這種組織自我完善、自我驅動、自我進化的能力很強。另一方面,熟人在快遞小哥進入快遞行業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和各大快遞公司負責人座談的過程中,多家快遞公司人力資源部門負責人表示,為了多招聘員工,員工介紹新人加入公司可以給予一定的獎勵,因此快遞行業吸納新員工一般靠熟人推薦,通過老鄉(地緣)、家人(血緣)、同事(業緣)等方式擴大自身的員工網絡。在熟人關係網中,可以實現高度的身份共享和情緒共鳴。

  信息化社會中,流動身份和工作特性同構能量傳輸網。從虛擬世界來看,新媒體技術在改變社會結構和生産關係的同時,也在不同程度地改變著社會化進程中的青年。快遞小哥作為大城市新興青年群體的典型代表,“觸網”比例相對較高,上網是快遞小哥除了睡覺、看電視電影外的第三大業余生活,從網絡上獲取信息也成為快遞小哥“觸網”的主要原因。

  從現實世界來看,快遞業本質上是進行人與人的交互和溝通的工作,屏幕兩端聯結的是現實生活中的賣家和買家、從倉庫到客戶,傳遞的是“物”,更是“情”,是社會信息傳遞和社會情緒傳輸的重要渠道,這使得快遞小哥成為城市網格化管理的有效力量。

  3、快遞小哥群體承受的風險壓力

  作為快遞物流網絡的神經末梢,快遞小哥群體是連接“貨”與“人”的關鍵節點。與此相伴,快遞物流網中所內生的諸多風險也會隨之傳導至他們,無論是送達延遲引發的客戶發泄投訴,抑或是運輸途中潛藏的安全隱患,再或是爆倉爆單帶來的過勞風險,還有遭受欺詐引發的次生法律糾紛……凡此種種,都會在一定程度上給快遞小哥的工作生活帶來諸多困擾,導致消極情緒的積累,成為快遞小哥群體的切身“痛點”。

  投訴歧視高發,引發不公平感積聚。調查顯示,38.24%的快遞小哥表示“在過去一年中遭受過職業方面的歧視”;同時,有42.43%的快遞小哥認為工作的主要難點是“用戶不理解,投訴壓力大”。81.33%的快遞小哥表示自己曾遭遇過“客戶態度不好”的情況,71.33%的快遞小哥表示自己曾遭遇過“被客戶投訴”的情況。16.02%的快遞小哥認為“社會尊重度低”是導致公司快遞員離職的主要原因,且新興行業快遞小哥比傳統行業可能還要多面臨商家的刁難。

  超時壓力傳導,醞釀交通安全隱患。為了督促和激勵快遞小哥能夠在規定的時間內接單和送達,快遞行業制定了相應的獎懲機制,如夜間單補助和超時單扣款等。在這種背景下,快遞小哥在日常的交通運輸途中“搶時間”心態突出,甚至不惜交通違規,加之其運輸工具的安全隱患屬性,交通安全問題成為困擾快遞小哥的又一“痛點”。高達39.24%的快遞小哥表示在送快遞過程中遭遇過交通事故。更值得擔憂的是,僅有32.98%的快遞小哥有公司提供的意外險,另有16.31%的快遞小哥自行參加了意外險,也就是説只有不到五成的快遞小哥納入了保險保障。

  計件激勵異化,被動承載過勞風險。長時間的高強度工作對快遞小哥的身心健康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46.10%的快遞小哥表示工作壓力大,46.22%覺得壓力一般,只有7.68%的快遞小哥覺得工作壓力小或完全沒壓力,凸顯過勞工作帶給快遞小哥的心理不適。而在身體健康層面,飲食不規律引發的胃病、重體力勞動導致的腰肌勞損、送貨途中無暇如廁的憋尿等都是困擾快遞小哥群體的健康問題。

  賠付風險轉嫁,遭受糾紛次生損失。作為尚處發展階段的新生事物,中國新興物流體係還不健全,制度管理尚不規范,存在諸多物流管理漏洞,諸如運費價格不統一、單貨不匹配、信息化係統不健全等問題。這些因物流管理而存在的漏洞被轉嫁到快遞小哥身上。另一方面,在日常工作中,快遞小哥經常遇到一些極端情況,如不法分子的惡意欺詐、快件或交通工具被偷、丟件少件及延誤送件伴生的賠付糾紛。

  勞動關係復雜,員工權益難以保障。調查顯示,國營行業員工福利最好,不僅在法定福利“五險一金”方面在三類快遞行業中覆蓋率最高,而且還可以享受到餐補、高溫補貼、交通補助等福利。而新興行業快遞小哥福利水平最低,不僅在法定福利“五險一金”方面覆蓋率較低,分別僅有7.80%、15.60%、4.96%、21.63%、3.19%和2.84%的新興行業快遞小哥享受公司提供的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和住房公積金。

  4、關于做好快遞小哥群體管理服務工作的思考

  堅持政策扶持和行為規范相結合。目前,國家相繼出臺了促進快遞行業健康發展的政策建議,也提出了關于提升快遞從業人員素質的指導意見,已有不少地方政府在生活保障和城市融入等方面採取了一些措施,一些企業也努力改善快遞小哥的工作和生活條件,但整體而言,還處于探索階段,對快遞小哥各方面的管理服務工作仍缺乏係統性的頂層設計。未來應堅持政策扶持和行為規范相結合,堅持政府引導和自我管理相結合,更好地發揮快遞小哥群體在促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方面的重要作用。

  凝心聚力,積極引導。建立健全制度安排,構建快遞小哥多層次利益表達機制,定期安排快遞小哥代表與郵政主管部門、企事業單位、群團組織交流座談;依托各級團校和高校共青團開展快遞小哥職業培訓和技能培訓,把思想道德建設融入培訓內容;引導快遞員進行合理的職業規劃,增強快遞員的職業認同感;進一步強化對快遞小哥的交通安全知識、交通安全意識和交通安全行為的培訓,建立定期考評制度,確保快遞員文明出行、安全出行。

  精準服務,分類施策。堅持用人性化、開放式和服務式理念,需進一步完善社會保障制度,完善就業、勞動權益保護機制,規范快遞小哥的工資標準、合同條款、商業保險、糾紛解決等內容。在發生快遞糾紛時,群團組織應為快遞小哥提供法律援助、勞資糾紛咨詢等,提供心理疏解;同時,繼續做好對快遞員的日常關懷,改善他們的交通工具、通信設備和休息站點等;鼓勵企業建立幫扶互助保障基金,對快遞小哥的重大疾病、安全事故、意外傷害等給予一定的幫扶。

  創新機制,規范管理。加強快遞小哥的信息採集與錄入,創建數據庫,加強動態管理,提高管理的科學化水平。郵政、住建、民政、商務等部門要重視快遞服務進社區工作,積極引導社區居委會、物業服務企業與快遞企業開展合作,及時協調解決工作中遇到的相關問題。

  (作者: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廉思課題組)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成都:7只新生大熊貓齊亮相
成都:7只新生大熊貓齊亮相
寧夏石嘴山:“塞上江南”現花海
寧夏石嘴山:“塞上江南”現花海
所羅門群島風光
所羅門群島風光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090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