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民企“大塊頭”探路高質量發展
2019-09-03 07:30:35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今年的門檻繼續提升了,幅度還不小。”

  “有85家新企業入圍,門檻提高至185.86億元,比去年高了近30億元。”

  “和2011年的入圍門檻65.69億元相比,已經翻了近三倍。”

  ……

  近日,在青海西寧召開的2019中國民企500強峰會現場,全國工商聯發布了2019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和調研分析報告,不少前來參會的民企500強企業負責人拿著榜單紛紛感嘆。

  中國經濟正在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民企500強榜單映射出一年來中國民營企業“變中有進”,在適應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中自身也在不斷發展壯大。與此同時,外部環境多變,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企業如何適應高質量發展的要求實現轉型升級?未來做強做優之路上,如何克服“大而不強”“融資難融資貴”等困難?這些都是擺在所有民營企業面前的課題。

  民企500強“變中有進”

  “‘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是全國工商聯對上規模民營企業調研的基礎上,按照年營業收入總額降序排列産生的,具有比較強的説服力和含金量。”全國工商聯宣教部部長王尚康説。

  除入圍門檻持續提升外,報告顯示,“民企500強”呈現出超大型企業繼續增長,利潤水平有所提升,社會貢獻持續加大,産業結構持續優化,自主創新能力持續提升等特點,勾勒出了短短一年時間裏民企發展的“航跡”。

  全國工商聯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徐樂江説,經濟發展面臨的國際環境和國內條件發生了深刻而復雜的變化,在這一背景下民營企業堅持走高質量發展道路,在應對各種風險挑戰中實現了總體向好、穩中有進。

  “位于榜單前列的超大型企業營業收入繼續增長,塊頭都變大了。”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翻著手中的調研分析報告説,“不僅經濟體量增大了,民企的社會地位也有了明顯提高。”

  “記得當年我去招工,根本招不到本科、專科生,只能招初中、高中生。當時人們就業第一選外企,第二是國企,第三才是民企。而現在,很多人的第一選擇都是民營企業,這説明民營企業發展了、壯大了,地位也提升了。”

  數據顯示,民企500強中營業收入總額超過1000億元的企業達到56家,較上年增加14家,華為以營業收入突破7000億元,蟬聯民營企業500強榜首。

  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民營企業蓬勃發展,民營經濟從小到大、由弱變強,在穩定增長、促進創新、增加就業、改善民生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民企500強榜單中增大的不僅僅是經濟體量,民營企業的社會貢獻也在持續加大。”全國工商聯副主席黃榮説。

  數據顯示,2018年民營企業500強的營業收入總額28.50萬億元,增長16.44%;資産總額34.61萬億元,增長22.77%;稅後凈利潤1.29萬億元,增長13.87%;民營企業500強納稅總額達1.31萬億元,佔全國稅收總額的8.38%。有6家企業的納稅額超過了200億元。

  民營企業對緩解就業壓力的作用也日益凸顯。2018年,民營企業500強員工總數1057.41萬人,較去年增加106.58萬人。

  報告還顯示,我國民營企業的産業結構持續優化。第二産業入圍企業多達337家,繼續佔據主體地位。第三産業入圍企業157家,資産規模和營業收入分別佔500強的六成和四成,比重均比上年有所提升。“這説明第三産業拉動經濟增長的作用得到進一步增強。”黃榮説。

  自2018年11月以來,政府服務、社會輿論、科技創新、減稅降費等方面的營商環境有了明顯改善,89.07%的調研企業認為所在地政府出臺的一係列配套措施執行力度較大。

  “民企500強前進的步伐更加堅定,他們聚焦實業、做精主業,堅持自主創新,提升核心競爭力,加強質量品牌建設,主動參與國家重大戰略,打好‘三大攻堅戰’,推動企業實現了高質量發展。”黃榮説。

  調研顯示,民企500強中有470家企業參與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有355家企業參與精準脫貧攻堅戰,382家企業參與了污染防治攻堅戰;466家參與了各類國家重大戰略;92.80%的500強企業主動實施轉型升級,其中,90.54%的調研企業選擇聚焦主業、提升核心競爭力,87.10%的調研企業選擇嚴格質量控制、提升産品質量水平。

  主動轉型升級再創增長奇跡

  應對紛繁的變革與挑戰,民企500強在過去一年創造了增長奇跡。奇跡的背後,是廣大民企探索轉型升級的生動實踐故事。

  蘇寧的創業史上,整整10年從實體零售到“互聯網+”零售的轉型可謂是濃墨重彩的一筆。轉型勢在必行,蘇寧控股集團董事長張近東提出,寧要做中國的“沃爾瑪+亞馬遜”。

  此後,張近東帶領蘇寧又開始向智慧零售進軍。自2017年底啟動智慧零售大開發計劃以來,蘇寧在大約一年半的時間裏已經開店萬家,這在全球也是絕無僅有。

  “我們的總體戰略就是希望把蘇寧在過去30年,尤其是過去十年間在互聯網技術轉型中所形成的各種能力、各種經驗等,賦能給全行業。只有大家都能去共享新的技術平臺和技術成果,實現各自的轉型,整個産業鏈才能升級。”張近東説。

  與蘇寧的預判轉型相比,新希望的轉型則是順勢而為。新希望集團是中國農業産業化國家級重點龍頭企業,深耕農牧與食品、化工與資源、地産與基礎設施等領域。2011年企業銷售總額超過800億元,2013年在眾多領域實現投資後,卻沒能越過千億元的門檻。

  “當時我們就意識到市場變了,新市場意味著新挑戰,民營企業的發展必須面臨轉型,轉型過程也讓企業煥發出新的生機和活力。”

  劉永好介紹説,近年來新希望通過“五新”機制來推動企業的轉型升級,使企業獲得了長足的發展。他們還積極參與了國有企業轉型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與青海鹽湖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實施了戰略合作;參與精準扶貧,鄉村振興等國家戰略,定下幫助一萬個貧困戶和培養十萬新型農民的目標。

  更多的民營企業在參與國家重大戰略中實現了自身的成長。月星集團去年以來在新疆喀什、烏魯木齊等地投資置業,建設商業+住宅項目,文旅商相結合,業績得到了大幅提升。月星集團發展部區域總經理周永祥不無自豪地告訴記者,月星集團在2019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中的排名比去年上升了65位。

  周永祥把月星業績大幅提升的經驗,歸結為緊盯主業、緊跟政策、牢牢把握市場變化。“我們牢牢抓住了‘一帶一路’建設的發展機遇,契合了國家大的發展戰略,在融入國家發展的同時實現了企業的價值成長。”在此次峰會上月星集團投資簽約30億元,在西寧建設27萬平方米的環球廣場項目,也是在響應國家號召積極參與到新一輪的西部大開發中。

  黨的十八大以來,一係列扶持民營經濟發展的舉措接連出臺,為民營企業發展營造了良好的法治環境和營商環境,依法保護民營企業權益,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繼續發展壯大。三一集團董事長梁穩根對這一點感觸頗深,三一今年創造了創業33年來最好的經營業績,全年銷售將達到1200億元以上,兩家上市公司都實現了存貸為正。

  據介紹,三一是一家裝備制造企業,主業和核心是工程機械。企業在實現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首先要千方百計把業務從線下搬到線上,從而搭上人工智能的快車,拿到通往未來的門票。

  “取得這麼好的業績,首先得益于民企座談會講話的東風鼓舞,政府大規模減稅降費,中國經濟穩中向好,整個工程機械行業實現了較好增長。”梁穩根表示,“從內因來説,主要得益于我們落實中央高質量發展的要求,全力進行數字化、智能化轉型。”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和“走出去”步伐加快,中國將要面對全球化原料採購、生産力布局和産品營銷的要求,因此必須實現大宗資源全球化配置,建立全球供應鏈體係。

  雪松控股是廣州本土成長起來的世界500強民營企業,在扎根廣州、拓展全球的發展思路下,已在瑞士、新加坡、德國、英國等多個大宗商品重要節點國家及地區成立分支機構,積極推進大宗商品全球布局。“我們立志在廣州打造全球頂尖綜合性産業集團,成為‘中國的嘉能可’,與全球利益各方共贏。”雪松控股有關負責人表示。

  如今,在貿易全球化的發展浪潮中,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營企業參與國際競爭。調研顯示,2018年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出口總額達1422.55億美元,比上年增幅達13.62%。民營企業500強的海外投資力度不斷加大。

  做強做優仍需攻堅克難

  民營企業發展,機遇和挑戰並存。檢視民企自身,民企500強呈現出強勁發展態勢的同時,也凸顯出發展短板和面臨的困難。

  數據是最有力的證明。從2012年底到2018年底,我國私營企業數量由1085.72萬家增長到3143.26萬家,個體工商戶數量由4059.27萬戶增長到7328.58萬戶;私營企業注冊資本總額由31.1萬億元增長到233.5萬億元,個體工商戶資金總額由1.98萬億元增長到6.47萬億元;民間投資佔全國固定資産投資比重連續5年超過60%,最高時達到65.4%。

  “民營經濟的發展足跡,記錄著民營企業家追尋民族復興的夢想。”全國工商聯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徐樂江説。

  放眼世界,當今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競爭在加劇、變革在加速。同時,我國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建設現代化經濟體係,走高質量發展道路,經濟發展新舊動能轉換,新技術、新産業、新業態不斷涌現。

  對于民營企業而言,當前所面臨的形勢都是機遇與挑戰並存。記者了解到,在民營企業的發展過程中,“大而不強”的矛盾依然突出。徐樂江指出,特別是在自主創新能力、資源利用效率、信息化程度、內部治理結構、質量品牌效益等方面,我國民企500強與國際先進企業相比仍有明顯差距。

  從今年的世界500強榜單看,我國入圍企業數量增加不少,有些企業名次進步很快。但是,規模上的“大”並不等同于實力上的“強”。企業不僅要做大,更重要的是要做強做優。

  企業“虛胖”現象較為普遍。榜單顯示,低端制造業以及資源型企業的佔比依舊不低,除個別企業擁有較強的核心競爭力以外,大部分企業都沒有較為持久和獨特的競爭優勢,大量資源密集型和勞動力密集型企業只懂得盲目擴張,而忽略了企業核心競爭力的培育。

  企業盈利能力有所下降。數據顯示,民營企業500強營業收入增幅、稅後凈利潤增幅,比上年分別下降9.99、21.63個百分點。民營企業制造業500強營業收入增幅、稅後凈利潤增幅,比上年分別下降11.98、38.56個百分點。

  融資成本、原材料成本、稅費負擔依然是民營企業500強感到影響最大的三項成本,佔500強企業的比重均超過了一半以上,生産成本高企進一步壓縮了企業的利潤空間。

  同時,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仍是制約民營企業發展的重要因素。調研發現,感到融資難融資貴的500強企業數量持續增長,從2016年的235家增長到2018年的265家;民營企業500強參與PPP項目面臨的首要問題也是融資難融資貴。

  山東一家材料企業的負責人告訴記者,現階段制約企業發展的最大障礙還是融資難。“民營企業座談會後,國家出臺了一係列政策解決融資難融資貴,但具體何時落地、怎麼落地都是問題,我們企業還是正常盈利的,但是由于世界貿易的不確定性,銀行在發放貸款的時候總是慎之又慎,生怕我們會賴賬,這樣下去企業的發展速度會大打折扣。”

  記者採訪多位企業人士發現,民企普遍認可銀行的風險控制,但對放寬民企融資政策有著較高的訴求。而金融界人士則普遍認為,民企存在風險高、信用低、發展不規范等問題,需要克服和解決。

  鑫恒集團董事長楊毅向記者反映,其投資了黃河瑪爾擋水電站這樣一個好項目,卻因資本金、貸款資質等問題在融資上歷盡艱辛曲折。他説,客觀地講,銀行也是企業,能夠理解銀行控制風險的要求。但是民營企業在發展中確實需要配套政策和金融的支持。

  中國民生銀行董事長洪崎説,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其中有民企自身的因素,盲目的多元化往往是民企發展的最大風險,如果能將此項風險降下來,銀行對于企業風險的評估將會有相應的改善。

  民企活,則經濟活;

  民企興,則經濟興。

  分析人士認為,廣大的民營企業在自身發展壯大中助力了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同時,中國擁有的完整産業體係、巨大市場空間、豐富人力資本,都將為民營企業做強做優提供更加廣闊的舞臺。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定遠艦”沉艦遺址在威海發現
“定遠艦”沉艦遺址在威海發現
旅德大熊貓“夢夢”産下雙胞胎
旅德大熊貓“夢夢”産下雙胞胎
綠色與現代感相結合的卡塔爾建築
綠色與現代感相結合的卡塔爾建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4952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