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難舍難分上海“小臺北”——臺胞的古北情結
2019-05-27 20:12:1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上海5月27日電(記者許曉青 劉歡 黃揚)“原來一樓也可以被打理得這麼漂亮!”2005年,臺灣女企業家黃欣雯跟隨丈夫搬家到上海,第一次被左鄰右舍誇獎,是因為她在一樓自家院子鋪了草坪、種了綠植,“經營”出一方美境。

  路過此地的社區居民、住在樓上探身張望的滬上家庭主婦,都羨慕黃欣雯的一雙園藝巧手。黃欣雯當時居住的地方就是臺胞們津津樂道的上海“小臺北”——上海市長寧區古北社區。在兩平方公裏多的轄區內,登記在此常住的臺胞如今超過千人。

從事商務咨詢的臺胞黃欣雯2005年搬家到上海。新華社記者 黃揚 攝

  臺胞愛上古北的理由很多,“環境好”是一致公認的。改革開放40多年,這裏有了雅致的黃金城道、便利的高島屋百貨,以及多家大型超市,還有配套的各類教育和醫療設施等,加上步行可及的古北市民中心和新虹橋中心花園,即使人們步履匆匆,也經常能聽到悠揚的琴聲。

  黃欣雯在上海工作生活了14年,一直常住古北。比她來得更早、堪稱“元老級”的汪美華1992年就到了這裏。當時這裏被稱為“古北新區”,自上世紀80年代末起就吸納臺灣同胞居住,起初只有寶石公寓和鑽石公寓兩大外銷商品房小區,周邊多是阡陌縱橫的農田,售樓處大多打著“距離虹橋機場10分鐘”的廣告牌。

  汪美華等不少早期到上海打拼的臺商回憶稱,選擇落腳在古北社區等上海西郊方向的樓盤居住,主要因為那時心裏還不夠踏實,隨時準備提著行李回臺灣。

  地理位置靠近機場,加上獨特的外銷房供給,構成早期上海“小臺北”的雛形。而今古北社區也經歷了新陳代謝,一些臺胞家庭來了又搬走,還有一些走了又想念這裏而回遷。古北就好像一塊磁石,始終吸引著臺胞。

臺胞張證傑正在接受採訪。新華社記者 黃揚 攝

  在上海靜安區、徐匯區都曾居住過的寶鉅奕豐控股大中華區執行董事張證傑一家,最近3年在古北“扎根”了,原因之一是從加拿大到上海念書的兒子喜歡這座城市,也喜歡古北社區。

  “如今我兒子再去新加坡或者加拿大,有時都會不習慣,因為上海讓人感到特別安全,而且有四通八達的地鐵,很方便。”張證傑説。

從事飯店管理的鄒玲玲2007年來到上海。新華社記者 黃揚 攝

  從事飯店管理的鄒玲玲也有同感。她2007年到上海,2009年到位于古北社區的福泰國際商務酒店工作,從此愛上這個社區。每逢暑期,她都讓自己的一雙兒女有機會到大陸看看。上海,特別是古北,舒適便利的生活吸引著孩子們。

  “教育條件不斷改善,是吸引臺胞二代樂意留在古北念書的主要原因。”黃欣雯説。她的兒子在讀小學二年級時從臺灣搬來,選擇在古北社區讀完了民辦小學、公辦初中、國際學校的高中部,再到海外深造。

  2018年,大陸出臺“惠臺31條措施”,上海也迅速配套了55條措施。也是這一年,黃欣雯很快申領了臺灣居民居住證,她還發現周圍的臺灣媽媽跟她一樣,都覺得孩子就讀更方便了。

  上世紀90年代初,汪美華帶著子女們剛到古北落腳時,社區內的新虹橋小學並不起眼,但就是這所學校當時最早向臺灣小學生敞開大門。而今,新虹橋小學每年招收臺生的比例節節攀升,在古北還有建青實驗學校等也招收眾多臺胞子弟。

  如今汪美華已經在上海有了自己的第三代,子女都已成家立業、獨當一面。二女兒周瑀在上海宋慶齡幼兒園當老師,這也受益于大陸出臺的支持臺胞就業舉措。

  周瑀初到古北時,這裏的周邊還被稱為“鄉下”。1997年古北社區開了第一家大型超市,2010年途經古北的上海地鐵10號線開通。她説,自己已經愛上古北,有了一份“難舍難分”的情結。

  偏愛古北社區的臺胞聚在一起,還會聊到這樣一個幽默段子:探親回到臺北,走在街頭猛然看到“臺北”兩個字,有時一晃神,心想“不應該是‘古北’嗎”。

  “真正的融入是不再分彼此。”黃欣雯感慨地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晴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汽油、柴油價格迎來大幅下調
汽油、柴油價格迎來大幅下調
吉林長春:雨後彩虹
吉林長春:雨後彩虹
輪滑運動進校園
輪滑運動進校園
油菜花海醉遊人
油菜花海醉遊人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48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