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喚醒工業遺産的靈魂與魅力
2018-11-19 17:47:41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工業遺産不是冰冷的鋼鐵和磚石,但喚醒其活的靈魂與魅力,還存在“不想用”“不敢用”“不會用”三大瓶頸

  遊客在中國工業博物館內參觀。 王頌 攝

  獨特而厚重、不可復制的工業遺産,是遼寧老工業基地的一張特殊名片。

  在遼寧,始建于1916年的鞍山鋼鐵廠,經歷了從抗日救亡、解放戰爭、新中國成立初期的輝煌到走上現代之路的完整階段,具有豐厚的歷史價值;因囊括從鐵礦採選到鋼材軋制的鋼鐵全産業鏈,且大部分設施仍在生産,有著難得的使用和科普功能,被業內譽為中國鋼鐵工業的“活化石”。

  近年來,依托工業遺産點多面廣的優勢,遼寧在國內較早啟動普查、保護和合理利用工作,對重塑文化影響力、發展新興産業和打造特色城市起到重要作用。

  同時,《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發現,與國內許多地方一樣,“不想用”“不敢用”“不會用”三道瓶頸,也影響了遼寧更好挖掘和發揮工業遺産的價值。

  從舊廠房到博物館

  位于遼寧省沈陽市鐵西區的中國工業博物館,館藏中國的多個“工業之最”,建成6年來,年均接待遊客超20萬人。這一總投資3.4億元的博物館,其實是在鐵西區沈陽鑄造廠原址上改擴建而成的。目前,它已成為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以及眾多學校、企業的社會實踐基地,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益。

  作為中國傳統的工業大省,遼寧有接近百年的近現代大工業發展史,工業遺産種類豐富,且分布集中連片,具有較為完整的格局和鏈條。

  據統計,遼寧工業遺産包括鋼鐵、煤炭、化工、造船、裝備制造等品類,有的是在新中國成立前建立的,有的建設于新中國成立初期,有的曾是共和國工業的搖籃和母廠,有的甚至至今還是全國第一大廠,在遼寧乃至全國的工業生産和經濟建設中都曾發揮重大作用。

  遼寧工業遺産涉及主題多樣,如沈飛航空博覽園的軍事主題,阜新海州露天礦的地質題材,日偽時期發生過全球最大礦難的本溪湖煤礦的災難主題等,都有較強的教育、警示價值可供挖掘。

  從2003年起,遼寧省開始注意到這類文化遺存的價值,全省文化、旅遊、工信、商務等部門聯合,啟動工業遺産的普查、摸底等工作。

  近年來,遼寧省政府先後將撫順龍鳳礦豎井、遼河油田第一口探井、沈陽鑄造廠翻砂車間等一批工業遺産公布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在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中,遼寧組織文物保護專家指導各地開展針對性工作,遴選了183處編入全省工業遺産名錄,其中8處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去年,遼寧省推薦鞍山鋼鐵廠、旅順船塢和本溪湖煤鐵廠3個項目成功入選第一批國家工業遺産名單,成為入選項目最多的省份。

  2003年以來,有著“共和國裝備部”之稱的沈陽市鐵西區,實施東搬西建、“壯二活三”,城區一大批工業企業向西遷往沈陽經濟技術開發區。但騰出的很多老廠房沒有直接扒掉,而是作為城市記憶保留了下來。

  鐵西區副區長李景祥介紹,鐵西區注重做好頂層設計,不僅出臺我國首部工業文物保護的地方性法規,還規劃産業聚集區,利用沈陽重型機械廠、沈陽飛輪廠、沈陽鋁材廠等的老舊車間和廠區,引入各類資金,改造建設了1905文化創意産業園、奉天記憶文化産業園、韓帝園朝鮮族民俗文化園、紅梅1939文創廣場等。並引導資金扶持工業設計、科技研發、教育培訓、文化創意、休閒旅遊等服務業發展。

  在本溪市,本溪湖工業遺産群備受關注。2016年5月,本溪組建保護與開發領導小組,並組建本溪城市文化生態發展有限公司,以市場化模式保護開發建設本溪湖工業遺産博覽園項目。現在,本溪湖工業遺産群的保護規劃已完成編制,粉塵及土壤治理等前期工作已經開展,正招商擬引入國內大型旅遊、文創集團進行整體運營。

  據遼寧省工信委統計,目前,遼寧已有工業博物館、觀光工廠、創意産業集聚區、工業遺址公園等工業旅遊景區(點)6大類44家,自2015年以來全省參與工業旅遊人數超過1000萬人次。

  “工業遺産傳承愛國情懷、勞模精神和科普理念的社會價值日益凸顯,且對老工業城市業態轉型形成積極影響,可以發展成為工業旅遊、文化創意、休閒健康等現代服務業的重要載體。”遼寧省工信委産業政策處處長孫立新説。

  “不想用”“不敢用”“不會用”

  盡管資源豐厚,但遼寧工業遺産保護利用也存在“不想用”“不敢用”“不會用”三大瓶頸。社會各界認識不足,開發能力有限,面臨障礙較多等,影響了工業遺産的保護水平和價值發揮。

  “不想用”,體現在缺少對工業遺産保護利用的充分認識、統籌規劃和頂層設計,相關工作缺乏整體性和連續性。

  遼寧省城鄉建設規劃設計院總規劃師王國慶介紹,盡管近年漸受關注,但因國家相關部門和多數省份均未出臺專門的法規、規范和標準等,工業遺産的法定地位不清晰,一些地方尚未將其納入社會發展規劃。這就造成各地的保護利用跟領導的認識和偏好緊密相關,具有較大隨意性。

  因地位模糊,我國的工業遺産分散于文物、礦山公園和歷史建築三套體係之中,分別由文化、國土資源和住建部門管理,但其産權多歸屬于工礦企業。這種條塊分割使得管理部門或無權限制,或推脫職責,易出現管理重疊或是盲區。

  “一些地方的認識還不夠充分,對工業遺産的文化內涵、科普價值等挖掘整理不夠,保護工作流于淺顯。”沈陽師范大學旅遊管理學院教授韓福文説。

  “不敢用”,體現在遺産保護與經濟發展存在現實矛盾,加上現有法規、政策尚未理順,對保護利用形成阻礙。

  遼寧工業遺産規模龐大,且多數建築位于市區,其保護修繕不僅與城市建設、城區改造、房地産開發等存在衝突,且大筆的保護經費投入讓地方政府無力承擔。這讓保護工作“上熱下冷”“外熱內冷”,基層單位缺乏熱情。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發現,目前,一些社會力量有參與工業遺産保護開發的積極性,但因改造投入大、受益周期長,短期租賃的業戶不敢投入大筆資金。加上土地權屬復雜,許多社會主體處于觀望狀態。

  本溪城市文化生態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姜昱負責本溪湖工業遺産博覽園項目開發,據他介紹,因這片區域內既有省屬企業的舊廠區,也有改制為民企的設施,還有棚戶區改造土地和歸屬于附近農村的山林等,協調起來格外費勁。

  “不會用”,體現在人才匱乏,宣傳不夠,開發形式單一、利用程度不高,許多工業遺産“叫好不叫座”。

  當前,遼寧工業遺産主要以博物館、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的形式進行展示,利用形式較為單一。開發的工業旅遊項目因創意不足、體驗缺位,不少都經營不善,靠主辦單位的補貼艱難度日。

  以中國工業博物館為例,全館不收門票,每年上千萬元的運營經費主要靠區財政負擔。重壓之下,博物館近期簽訂協議,打算與民營文創公司合作運營商業項目,提升自身造血機能。

  沈陽師范大學旅遊管理學院副教授劉麗華近年來帶領團隊多次調研全省工業遺産現狀,她説,缺乏將工業文化和旅遊商品相融合的跨界人才,加上宣傳方式缺乏創新、沒有對工業文化和歷史內涵進行深入挖掘,都一定程度上導致了遼寧現有工業遺産項目和工業旅遊景區知名度不高。

  讓更多工業遺産“活起來”

  “工業遺産不是冰冷的鋼鐵和磚石。”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文化遺産研究院原院長張廷皓等專家曾表示,它承載著幾代人的奉獻和理想,蘊藏的人文精神是“活的靈魂”。

  如何激活工業遺産?多位受訪專家建議,首先,加快專門立法,加強部門協作,完善其保護機制。

  遼寧省工信委産業政策處處長孫立新説,工業遺産保護管理不應只是文物部門的事,需要發改、工信、財政、住建、規劃、國資、旅遊等部門緊密合作。同時構建專家委員會和聯席會議制度,以保障工作順利推進。

  當下,遼寧已有一部分工業遺産進入文物的保護序列。遼寧省文化廳相關負責人表示,遼寧省正推動工業遺産保護立法,以盡快結束工業遺産缺乏法律剛性保護的狀態。

  其次,打通政策瓶頸,實施有效扶持,培植特色城市文化。工業遺産具有公益特徵,可將其保護納入財政預算,加大資金投入;同時在稅收、財政、土地使用上制訂優惠政策,在土地置換、廢棄物治理等方面消除障礙,吸引社會力量參與開發。

  1905文化創意産業園是利用沈陽重型機械廠舊廠房建成的,開園5年多仍未盈利。園區經營者説,因市民文化消費習慣有待引導和帶動,國內很少有文化創意平臺企業短時間內就能獨立生存的。近年來,一些文化發達地區如北京、上海等地,對依托工業遺産發展的文創産業“扶上馬送一程”,允許老舊建築不改變工業用地性質就能發展服務業,帶動文化産業逐步進入良性循環。

  再次,加大招商力度,加強工業遺産的市場化開發利用。目前,國內外工業遺産保護和再利用模式主要包括主題博物館、公共休閒空間、創意産業園、特色街區、商務旅遊等。專家建議,可邀請專業團隊和社會資本,做好合理規劃下的市場化開發利用,積極探索新模式、新業態。

  劉麗華認為,各地宜從自身實際出發,不可照搬照抄,一窩蜂模倣。比如,對工業遺産的利用不僅可以是“高大上”的賣情懷、賣文化,還可以是“接地氣”的賣健康、賣養老、賣教育等,比如開辦成體育場館、養老中心、培訓基地等。

  “以其自帶的文化記憶,輔以新開發的特色功能,工業遺産重現活力值得期待。”劉麗華説。(記者 王振宏 王炳坤)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滇西高原降“奇兵”
滇西高原降“奇兵”
118斤巨型麻花亮相天津麻花文化節
118斤巨型麻花亮相天津麻花文化節
“鄂爾多斯婚禮”探秘
“鄂爾多斯婚禮”探秘
河北壩上 天鵝起舞
河北壩上 天鵝起舞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3736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