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邊防官兵鬥蛇記
2018-09-28 19:15:4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昆明9月28日電 題:邊防官兵鬥蛇記

  劉小紅、胡恩寬

  滇南漫長的邊境線上,叢林茂密,蛇蟲肆虐。

  駐雲南某邊防旅者陰山邊防連防區內,常見的就有眼鏡蛇、銀環蛇等十余種,不少是劇毒蛇。毒蛇,給官兵訓練、生活和巡邏造成極大困擾,甚至威脅生命安全。

  盡管如此,官兵們戍邊熱情不減。

  3年前一次遭遇,下士李濤鑄至今心有余悸。

  那天夜裏,他下崗哨,回宿舍。昏暗中,看見被子上有一截樹枝,伸手正要去拿,“樹枝”卻突然扭動起來。開燈,只見一條烏蛇昂首吐舌,怒目而視,似乎在説:今晚被窩是我的啦!

  這樣驚心動魄的事,在者陰山邊防連常常發生。

  夏季,蛇時常出現在官兵意料不及的地方:晾衣墻角、床下鞋裏、崗兵亭的值班桌上……

  前年5月,一天晚上。在廁所,下士熊峰不慎踩中一條眼鏡蛇,腳踝被咬傷。眼鏡蛇毒性極強,不多時,熊峰就感覺四肢無力,意識模糊。戰友們火速把他送到駐地醫院搶救,才脫離險境。

  為避免類似情況發生,邊防連在營區操場、走廊、崗兵亭等主要場所安裝了路燈,還立了一條新規定:晚上外出入廁、執勤,必須打手電筒。

  相比營區,巡邏途中被毒蛇咬傷,情況則更危險。

  回顧軍旅歷程,上等兵江晨宇最難忘的,是那次“命懸一線”的巡邏。

  那次,巡邏目的地是防區最遠的一塊界碑。夏季山草茂密,巡邏分隊在草叢中艱難前行。翻越一道陡坡時,江晨宇突然感覺左手被扎了一下,扭頭就見一條銀環蛇正從手邊爬走。

  “不要動,毒蛇!”經驗豐富的班長黃森一步躍過來,捏住江晨宇的受傷手指,迅速解下鞋帶,將手指根部緊緊扎住,使勁往外擠毒血。

  “趕緊送去醫院!”連長彭曉輝跑過來,背上江晨宇就往山下奔。

  山下,巡邏車飛奔在蜿蜒的山路,江晨宇臉色泛白,手指越腫越粗,意識越來越模糊。班長不停朝他大喊:“不能睡,堅持住!”

  半個小時後,他們終于到達20公裏外的鎮衛生院……

  “幸虧搶救及時,不然就‘光榮’了。”回想起那次兇險經歷,江晨宇如今是談笑風生,倣佛那兇險只是一段聽來的故事。

  這就是無畏的可愛邊防官兵!

  巡邏路大部分在密林,每次出發前,官兵們都要帶上“驅蛇桿”,行至草密處時用來驅蛇開路。

  一次,巡邏分隊經過一處陡崖,被一條眼鏡蛇擋住去路。“左邊是懸崖,毒蛇纏繞在頭頂樹枝上,巡邏分隊要前進,就必須從毒蛇下方經過,面臨被咬傷的危險。”中士丁仁傑主動請纓,小心翼翼用“驅蛇桿”把蛇撥下,並牢牢控制住。

  為減輕蛇患,官兵們發揮聰明才智,想了很多辦法。每到夏天,軍醫劉承鑫會定期巡遍連隊各個房間,在屋裏放置他“秘制”的驅蛇“錦囊”,在營區外圍放置一圈雄黃,蛇出現的頻率大大減少;營區周邊蒿草茂盛,官兵們定期修剪,讓蛇沒有藏身之處;每次戰術訓練之前,先“打草驚蛇”,清理訓練場地。

  如今,上級還將抗蛇毒血清和專用儲存箱配發到基層營連,邊防連有了自救能力,戍邊巡邏也不再那麼驚險。

  者陰山邊防連並不唯有蛇害。雷雨季節,有時停電停水,官兵們砍柴生火、挑水煮飯、蠟燭照明;山洪頻發,道路垮塌,官兵就步行幾十公裏巡邏;遠離鬧市,“進門看墻,出門看山”,孤獨寂寞相伴……即便如此,他們依然堅守清苦,為國戍邊,成績斐然。

  “邊關雖苦,但也最能鍛煉人、成就人。”官兵們説。

  連隊三等功臣、尖刀班班長陳只明,原是有名的“孬兵”——剛入伍那會兒,武裝越野不到一半行程就打退堂鼓,多項訓練不達標;害怕巡邏危險,難耐戍邊艱苦,只想當個炊事兵或調下山。

  指導員帶他走進連史室、來到烈士墓前,讓他看前輩們怎樣在荒山上種樹建營房、鬥毒蛇守清貧,給他講烈士們如何血灑此地,守衛寸土。陳只明下決心變個樣兒,不到半年就在上級比武中名列前茅,光榮佩戴軍功章。

  近年來,者陰山邊防連官兵,身在苦中不怕苦,狠抓練兵備戰,連隊戰鬥力不斷提升,涌現10多個訓練尖子,連隊也多次被上級評為“先進連隊”“基層建設標兵單位”。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空之眼瞰北海
天空之眼瞰北海
最美星空看阿裏
最美星空看阿裏
八月十八潮
八月十八潮
“寸錦寸金”——探訪南京雲錦
“寸錦寸金”——探訪南京雲錦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499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