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部分上班族通勤現狀調查:出站及市內路程耗時長
2018-09-18 07:12:29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早晨擠上地鐵的那一刻,倣佛踏上了運豬車,悲壯地給生活獻祭。”每天上班需要單程通勤一個半小時的胡雲無奈地説。

  胡雲居住在城外,工作在城裏,她每天花在路上的時間超過3小時。

  《2018年中國城市通勤研究報告》顯示,在北京,有近兩成的上班族單程通勤時間超過1個小時。

  通勤,指從居住地往返工作地的交通行為。

  隨著城市化和交通工具的發展,居住地和工作地分離的現象愈加顯著,“職住分離”現象意味著通勤距離和通勤時間增長。城市的早晚高峰使得上班族候車等待時間增加,面臨乘車擁擠和交通的潮汐式擁堵等問題。通勤問題不僅擠佔了生活工作的時間和增加經濟成本,而且影響工作心情,降低生活的滿意度和幸福感。

  近日,《通勤,正在“殺死”1000萬北京青年》一文引發廣泛討論。文章對北京市通勤時間長的諸多原因進行了分析,其中包括北京市公共交通體係不夠健全、北京城市規劃中道路密度低、基礎設施建設跟不上等,激起了很多網友的共鳴。結合前段時間民眾對北京南站擁堵問題的廣泛關注,國際大都市的現代化問題再次引起關注。

  出站及市內路程耗時長

  《2018年中國城市通勤研究報告》顯示,北京的平均通勤路程最長,達13.2公裏,其中小于5公裏的人群佔比31.8%,5到15公裏之間的人群佔比30.8%,15到25公裏之間的人群佔比20.3%;有17.1%的人群通勤路程超過25公裏。

  據了解,北京有2.7%的上班族選擇跨城通勤,其中,河北廊坊是北京主要的跨城通勤來源地,廊坊至北京跨城通勤人群在北京整體通勤群體中佔比達0.54%。此外,天津、河北燕郊等地也是北京的跨城通勤來源地。

  跨城通勤對交通係統要求更高,每日遠距離往返不僅需要交通工具行駛速度高,還要求各種交通方式銜接順暢。

  據報道,從8月8日起,京津城際“復興號”列車提速至每小時350公裏,兩地運行時間由35分鐘縮至30分鐘以內,京津雙城生活將進入新速度。

  8月20日,首都地區環線高速公路(G95)最後一段——通州至大興段正式通車,這意味著被稱為“北京大七環”的首都地區環線高速公路正式閉合成環,為京津冀區域形成主要城市之間“1小時交通圈”、主要城市與周邊衛星城市間“半小時生活圈”提供交通支撐。

  然而,提速的列車和便捷的交通並未讓跨城通勤上班族省下多少時間。

  道路擁堵、車站進出站效率低下,這些使得本就相距較遠的工作地點和居住地點之間好像相隔了萬水千山。

  在北京首都機場工作的朱先生在不上班時要回到天津家裏,“北京南站和首都機場之間可以坐機場大巴,城際列車現在只需要30分鐘,但是換乘地鐵、進出地鐵站及高鐵站的時間會花很久。我也試過順風車,但順風車來回接人很耽誤時間。北京南站的那些黑出租也體驗過,拉滿客人才會走,所以大多數時候我要花上5個多小時才能從單位到家”。

  朱先生説:“我一般會選擇乘坐機場大巴,但有時候早晚高峰路上也很擁堵。選擇坐地鐵有時候進站、換乘也會浪費好多時間,感覺高鐵縮短的路程時間在北京市內全找補回來了。”

  記者了解到,從河北涿州往返北京的上班族也是一個龐大的群體,他們每天上下班都像一場跨城接力賽。

  家住涿州在北京上班的聶先生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每天高鐵單程28.5元,往返約60元,每個月工作日算20天,每個月高鐵費用1200元。地鐵費用預估在5元的單程,每天10元,一個月20天200元。高鐵費用、地鐵費用加一起有1400元。如果在北京租房子,這個價格是租不下來的。

  “我住的地方距離涿州東站直線距離5公裏,導航8.4公裏,我是騎電動自行車往返于涿州東站與住所。騎電動自行車單程預計25分鐘。假如我每天選擇8時5分發車的G8954次高鐵,需要在早上7時起床,7時20分騎上電動自行車出發,7時45分把電動自行車停好,7時50分之前到達安檢口,在8時之前出現在候車室。8時33分,高鐵到達北京西站。出站換乘地鐵,在地鐵停留時間大概30分鐘左右,出地鐵到公司大概15分鐘左右。這樣,可以保證在9時30分公司打卡前趕到。不過,中間哪一個環節沒有趕上,當天就會遲到。火車站是最容易出問題的一個環節。”聶先生告訴記者。

  被跨城通勤一族稱作“難站”的,不光只有北京南站,北京西站其實也蠻“難”的。

  聶先生告訴記者,“如果遇到節假日或者全國‘兩會’時期,北京西站安檢口排的隊就更長,難免上班遲到,這些時候我都會避免坐高鐵回家,選擇其他交通方式”。

  拼車也是聶先生選擇的一種交通方式。他説,跨城通勤貼吧內的拼車信息很多,北京到涿州是其中的熱門路線,盡管兩地早已實現了半小時內城際通勤,但很多人還是願意開車或者拼順風車上下班。北京到涿州的拼車單次價格為20元上下。在QQ中搜索也可以找到很多北京涿州拼車群。

  長時通勤是無奈的選擇

  長時通勤問題不僅擠佔了生活工作的時間,增加了經濟成本,而且影響工作的心情,降低生活的滿意度和幸福感。據了解,北京有近兩成上班族單程通勤時間在一個小時以上。

  縮短通勤時間一般有換工作、搬家和改善交通狀況三條途徑,但對于長距離通勤人來説,換工作似乎很難、離單位近的房租貴,交通狀況短期也難以改變。

  工作地點在北京四環以外的上班族通勤壓力相對較小,工作地點周邊的房租價格在可接受的范圍內。在高碑店某影視公司工作的賈女士住在百子灣,每天坐班車或公交車23路、455路上班,只需要十幾分鐘。

  “不想早起擠地鐵,所以在公司附近找了個房子,房租太貴,但是距離公司比較近,可以晚一些起床。如果換個稍微遠一點的房子,只需要加500元就能租到比現在至少大一倍的房間。”賈女士説,“我好像只能在房租貴和上班時間短之間做選擇。”

  住在北京市門頭溝區的劉女士,她的工作單位在朝陽區,劉女士説:“我告訴自己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在北京買得起房,所以在單程兩個半小時的通勤過程中背起了單詞。”通勤需要地鐵倒公交,“每天兩個半小時通勤,累到死”。問及為什麼住在門頭溝,她説,“門頭溝的房價要便宜很多,每天通勤時在建國門附近都會堵車,回到家身心俱疲”。

  市內通勤時間長也使得生活在遠郊區的人無法享受城市的各種優質資源。

  在北京上學的王潔説:“本科在昌平校區時,每次回家都得提前一晚上進城,住在西站附近,歸京之後還得再住一晚,第二天回昌平。去市裏玩的話到下午兩三點就得趕快往學校趕,聽起來是在北京上學,但實際上一年也進不了幾次城,地鐵公交各種倒,還得加上坐公交車堵車的時間。”

  “我覺得交通讓我有不想工作的情緒,時間長短不是最致命的,一般一小時左右都還可以接受,但地鐵人多、坐車堵車、公交尾氣,這種不好的環境會讓人情緒變差。”在北京某視頻平臺實習的胡雲説。

  “之前還見過在地鐵站因為搶車打架的,一名乘車的男士嫌擠,把門口的那名男士給推下去了。可能長時間趕路真的會讓人焦慮又暴躁。八通線從七點半到九點半早高峰,在這期間前胸貼後背,但是我每天都在想,和能擠上去相比,前胸貼後背都不算什麼了。”胡雲無奈地説。(韓丹東 李紫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深圳開展搶險救災工作
深圳開展搶險救災工作
古梯田上的豐收打谷節
古梯田上的豐收打谷節
草原天眼測蒼穹
草原天眼測蒼穹
中國地質大學教授朱弟成:扎根世界屋脊的岩石學家
中國地質大學教授朱弟成:扎根世界屋脊的岩石學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444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