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呱呱洗車”APP無法使用 大量用戶陷入退款困局
2018-03-27 07:29:3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呱呱洗車”倒閉 用戶退款陷困局

  用戶充值後無法返還洗車費,公司人去樓空;工商部門稱已進行破産流程申請

  “呱呱洗車”多數地方分公司已處于注銷狀態。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係統網站截圖

  APP無法使用、門店倒閉、分公司注銷……近期以來,推出時被稱為“洗車神器”的網絡洗車企業“呱呱洗車”,因資金鏈斷裂、經營困難,導致大量用戶陷入退款困局。

  記者昨日探訪發現,“呱呱洗車”北京總公司及母公司均已人去樓空,而遍及全國的20余家分公司也多數處于注銷狀態。工商部門表示,“呱呱洗車”已在進行破産申請,其沒有強制力要求“呱呱洗車”執行強制退款,能做的只能是把“呱呱洗車”列入黑名單。律師表示,“呱呱洗車”破産則無力承擔違約責任,消費者要想維護自身權益,可集體向法院提起訴訟。

  位于北京市昌平區的“呱呱洗車”公司辦公地已被轉讓並正在裝修。 新京報記者 盧通 攝

  “呱呱洗車”APP無法使用

  趙耀是“呱呱洗車”的“骨灰級用戶”,去年10月之前,在“呱呱洗車”進行線下宣傳時候,就充值了1000元。

  去年10月,趙耀在使用APP過程中發現下單困難,驗證碼也經常收不到。後來,趙耀去“呱呱洗車”微信公眾號詢問客服,“公司是不是倒閉了”,客服表示公司經營無任何問題,而且公司還在積極招募員工。而在2017年10月以後,就發現“呱呱洗車”已經無法使用。

  在北京工作的李鵬同樣也是受害者之一。此前,李鵬在大街上看到有“呱呱洗車”推廣活動,充值1000元便可以贈送900元。

  在這期間,李鵬一直能正常使用這款APP。2018年春節前後,李鵬發現不對勁,“我看到APP中有一個提示,説春節期間洗車師傅休息,需要春節後下單。可經過春節假期,發現APP中下單的頁面無論哪天,無論何時,均顯示訂單已滿的提示語。”

  李鵬隨後在網上搜索“呱呱洗車”,發現很多消費者都有相似的經歷。“沒有任何渠道可以申請退款,APP目前已經無法登錄了,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進行維權。”

  在北京擔任教師的陸百,一共購買了3000元洗車券,直到去年11月份開始收不到驗證碼。陸百馬上打電話想申請退款,但是電話卻無人接聽。後來,陸百再次使用,就會一直顯示“訂單飽滿”、“無法登錄”的情況。

  欠款遍布多城市 前員工稱欠薪

  新京報記者打開“呱呱洗車”百度貼吧,發現大量用戶發布的維權帖,范圍涵蓋北京、濟南、成都、石家莊等地。

  雖然欠款用戶眾多,但多數用戶表示不知如何維權。記者進入一個名為“呱呱洗車維權群”的微信群,“我們現在投訴無門,不知道找哪裏反映。”群裏的用戶稱,他們都是往“呱呱洗車”賬戶中充錢後無法返還,涉及金額大多為1000至2000元,最多的有5000元。

  “呱呱洗車”官網信息顯示,至2015年11月,“呱呱洗車”已經在12個城市開展上門洗車業務,包括北京、濟南、天津、太原、石家莊、成都、合肥、長沙、杭州、鄭州、西安、上海,其他城市也在陸續開通中。

  記者昨天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係統,發現上述提及的各地分公司已大多數被注銷,沒有顯示注銷的,也已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天津分公司一位前員工告訴記者,公司正常運作時,除去洗車師傅以外的工作人員有十幾名,2016年後所有人員被辭退,只剩其一人維持分公司運轉。至去年6月,他的工資已無法正常發放,至今已被拖欠1萬多元。

  針對欠用戶錢款問題,該員工透露,地方分公司沒有財政權,用戶充值款均由總公司直接收取,“天津分公司最多有上萬名用戶,但裏面有多少欠款用戶,只有總公司才知曉。”

  - 追訪

  客服電話無人聽 辦公地被轉手

  昨天,新京報記者嘗試使用線上聯係、線下探訪等方式聯係“呱呱洗車”,均未能聯係上。

  昨天白天,記者多次撥打“呱呱洗車”客服電話4006547968及其公司工商資料登記的座機電話,均處于無人接聽狀態,“呱呱洗車”APP打開後則不斷顯示“網絡錯誤”、“服務出錯”,無法正常顯示頁面。

  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係統顯示,“呱呱洗車”(北京)有限公司登記地址為北京市昌平區回龍觀西大街9號院16號樓1層16-9號,法人代表為易飛鴻。昨天下午,記者在該處看到,除門上“呱呱洗車”青蛙頭像標志還在,但已人去樓空,只有工人正在店內重新裝修。

  “已經有好多欠款用戶來這裏找他們的老板,洗車工人説公司已經破産倒閉。”一位中年女子表示,她在春節前租下了這間店面,準備重新裝修做餐飲。

  工商資料顯示,“呱呱洗車”(北京)有限公司為鴻葉軟件(北京)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法人代表同樣為易飛鴻,該公司登記地址為北京市朝陽區農展南路5號12層1201內12736號。而在這處地址,記者在一樓企業信息牌處無法找到這家企業信息,在整個12樓也未找到12736號房間及任何該公司招牌。

  12樓相鄰房間工作人員及保安人員表示,樓內的標識牌更換頻繁且較為混亂,沒有標牌的房間,可能是公司已經搬走。

  工商部門:無權要求強制退款

  工商資料顯示,“呱呱洗車”登記機關為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昌平分局。昌平分局回龍觀工商所一位工作人員表示,近段時間以來,他們收到了許多“呱呱洗車”用戶的投訴。“呱呱洗車”現在屬于倒閉企業,正在做破産流程申請。“之前接受消費者投訴,還能協調企業做到給消費者退款。”

  但是,自去年以來,“呱呱洗車”資金鏈斷裂,嘗試做融資也未成功,後面這部分消費者的錢已經沒能力退回了。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呱呱洗車”已經沒有能力退回錢款,同時工商局也沒有權力要求“呱呱洗車”執行強制退款,能做的只能是把“呱呱洗車”列入黑名單。

  工商資料顯示,“呱呱洗車”母公司鴻葉軟件(北京)有限公司的登記機關,為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陽分局。記者以用戶身份致電朝陽分局,工作人員表示,該公司雖然是“呱呱洗車”母公司,但不負責子公司業務,不歸屬朝陽分局管理,建議記者撥打12315投訴。

  - 律師説法

  應建立第三方資金存管等機制

  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認為,由于“呱呱洗車”並非金融機構,因此其收受的押金和充值款沒辦法和金融機構一樣受到專門監管。“呱呱洗車”和用戶之間的糾紛只能適用《合同法》的相關規定,即如果用戶申請後“呱呱洗車”不退款,則需要承擔違約責任。但是由于“呱呱洗車”已經在進行破産申請,因此根本無力承擔違約責任,消費者要想維護自身權益只能集體向法院提起訴訟,進行債權申報。

  韓驍説,如果“呱呱洗車”破産清算程序結束,清償完破産費用和公益債務後,已不存在任何資金,消費者的洗車款有可能無法要回,而且如果“呱呱洗車”已經沒有繼續運營下去的意願,市場監管部門的處罰對其來説也沒有意義。消費者要避免這一問題,除了在充值前和充值後多關注企業的運營狀況,更重要的是要建立第三方的資金存管和信息披露機制。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盧通 實習生 盧功靖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揚州櫻花大道夜色撩人
揚州櫻花大道夜色撩人
呆萌斑海豹洄遊棲息
呆萌斑海豹洄遊棲息
寧波:桃花灼灼映春色
寧波:桃花灼灼映春色
勞作在春日
勞作在春日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594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