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城管撤梯事件”墜亡者:曾夢想擁有自己的文印店
2018-02-05 07:46:4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鄭州城管撤梯事件”墜亡者:曾夢想擁有自己的文印店

1月30日,事發現場“鑫港校車服務有限公司”的新樓。(圖片來源:新京報)

  2018年1月31日晚9點多,鄭州的氣溫低至零下2攝氏度,“湘新圖文廣告”老板劉勤重獲自由。

  他換上妻子歐聰艷新買的紅色羽絨服和橘黃色皮鞋,將舊衣服丟進垃圾桶,從火盆上大步跨了過去。“去去晦氣。”他的臉僵著,難掩疲憊。

  8天前,1月23日下午5點50分左右,鄭州航空港區“湘新圖文廣告”店員工歐湘斌正在室外作業。他從一棟二層樓8.8米高的樓頂順著繩索下滑時,不慎墜落,面朝下倒在距文印店50米處,經搶救無效身亡。

  歐湘斌過世前不到一小時,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綜合執法局的6名城管執法人員來到作業處。他們認為作業屬違規操作,施工人員必須立刻拆除已安裝的廣告字。拆除未完成前,他們暫扣收走了現場作業使用的三輪車和升降梯。

  1月26日,鄭州市公安局稱,“湘新圖文廣告”負責人劉勤違規設置廣告牌並涉嫌造成重大責任事故,已被刑拘。5天後,劉勤被取保候審。

  對于劉勤,歐湘斌的家屬選擇了原諒。他們唯一的願望,是為逝者辦一場體面的喪事。劉勤則想重新開始,平平淡淡過日子。

1月31日晚,劉勤(中)被取保候審穿著新衣服回到弟弟店內。(圖片來源:新京報)

  一念之差

  1月23日,晴,氣溫5攝氏度至零下4攝氏度,有風。

  劉勤夫婦和歐湘斌平時都住店裏。那天早晨8點起床後,為了給鑫港校車服務有限公司(下稱“鑫港校車”)安裝廣告牌,歐湘斌連續跑了幾家五金店,才找到約10米高的升降梯。老板娘歐聰艷想著以後或許還能用上,給歐湘斌轉了600元,“買下吧”。

  10點,歐湘斌帶著徒弟周自雄將切割機、梯子等工具放上三輪車,拖到距文印店約50米的樓房旁。

  那是鑫港校車的辦公樓,8.8米高,二層鋼結構。樓裏正在裝修,一樓散落著沙石包裝袋,二樓的墻壁粉刷過半。歐湘斌即將安裝的廣告牌位于樓頂天臺,彼時,從樓內通往天臺的通道尚未打通。

  歐湘斌帶著周自雄在樓外架起升降梯,順梯爬到樓頂。他們在天臺上固定好鐵架,開始安裝“鑫港校車服務有限公司”十個100厘米×90厘米的廣告字。

  下午4點多,二人剛裝好4個廣告字,一輛城管執法車停到了樓前的空地上。6名身穿制服的執法人員走下車,衝著樓上喊:“誰讓你們裝的?趕緊拆了!”

  劉勤趕到現場協調後,收到了雇主鑫港校車回復拆除的通知。歐湘斌、周自雄開始從後往前拆除4個裝好的廣告字。剛拆完“車”字一角,切割鐵架用的砂輪片就已全部損壞,工程無法進行。歐湘斌讓劉勤買5個新的砂輪片送來。

  傍晚五點多,天色剛開始黯淡,冷風嗖嗖刮在臉上,周自雄不禁打了一個哆嗦。劉勤還沒回來,城管忽然走下在旁等候的執法車,開始撤梯。

  “(城管)可能以為我們故意拖延時間。我在上面喊了好幾次別把梯子拿走,再等一等。”周自雄聽歐湘斌罵了一句家鄉話,大致意為“這些王八蛋,讓我們怎麼下去?”一名城管態度強硬,“沒拆完就別想下來。”

  事後,劉勤回憶起一名城管留了電話,稱拆完後通知執法人員,歸還升降梯。

  很快,幾名城管將梯子放在三輪車上,又把三輪車綁在執法車後,拖走了。

  待劉勤買回砂輪片,歐湘斌二人加快速度拆字。拆至最後的“鑫”字時,忽然斷電了。切割機的電由一樓插口處拉到頂樓的插線板供電,而樓下室內裝修工人已鎖門離開,從大門進不去。而此時,再去五金店找一架10米高的新梯子買好送來,顯然不現實。

  無路可走時,歐湘斌決定從樓外下至二樓窗戶處,然後進屋查看電閘情況。

  “這樣下去太危險了吧!”周自雄勸了句。

  “沒事。”歐湘斌將直徑2厘米左右的麻花繩係在“鑫”字右側的鐵架上,讓周自雄從這一側拽緊,準備下滑。他戴著白手套,雙手握緊麻花繩,穿著棕色皮鞋的兩腳慢慢下移。周自雄眼看師父消失在樓頂,他腳抵著凸起的臺階,向後仰坐。

  當時,劉勤正側背著樓和雇主打電話溝通,讓對方催促室內裝修工人把大門的鑰匙送來。期間,他抬頭看到歐湘斌拽著麻繩下落至二樓窗口,腳向窗沿伸去。他勸了一句“別下來”,繼續在電話裏催人。

  忽然,周自雄手中的繩子沒了重量。他松開繩子,趴在樓頂朝下看。歐湘斌頭朝下,正下落至與一樓玻璃窗平行處,“啊”地一聲,摔在正對門的水泥地上,揚起一層灰。

  “斌哥!”周自雄和劉勤同時叫喊。

  歐湘斌再沒出聲。

  1月31日晚,歐聰艷站在新港派出所門口探頭張望,等待劉勤被取保候審走出來。(圖片來源:新京報)

  劉勤跑過去,將歐湘斌的身體翻過來。歐湘斌的鼻孔忽然噴出血來,怎麼也止不住。120趕到現場後搶救了近半小時,醫生宣布歐湘斌搶救無效死亡。

  “不怨劉勤,不想看到劉勤坐牢”

  周自雄的記憶裏,那個傍晚特別漫長。

  他打完120後,眼淚就下來了,冰涼涼的感覺。

  在樓頂待到9點多,周自雄凍得快失去知覺了。不知誰打了119,消防隊員上來搭救,讓他順著雲梯爬下去。

  “那時候不敢往下看,腳底無力,每走一步都覺得自己要掉下去了,剛踩到地面差點癱坐在地。”20歲的他,好像突然得了恐高症。

  那天之後,周自雄一閉上眼就是師父墜落的畫面,每晚在黑夜中翻來覆去,到淩晨三四點才能入睡。

  徹夜難眠的還有劉勤家人。23日晚,劉勤被帶到派出所接受調查便再沒出來。

  24日上午,歐湘斌的三哥趕來處理後事,歐聰艷在沃京大酒店與他見面,兩人面對面坐著哭。

  歐湘斌31歲,未婚,是湖南省新化縣爐觀鎮青山鄉口前村人,也是劉勤在“青山中學”同屆的同學。初中三年,他們周末一起爬山,去網吧,相互串門,是別人眼中的“鐵哥們兒”。

  歐家是村裏少見的貧困戶。2012年,他的父親因癌症去世。如今,他大哥殘疾,二哥體弱多病,三哥在廣東謀生,65歲的母親還在4畝地裏種水稻。

  去年5月初,劉勤夫婦在航空港長途汽車站旁的新店開業,邀請歐湘斌過來幹活,本意是“關係好,相互幫襯一把”。

  見到歐湘斌的三哥,歐聰艷不停地道歉。三哥卻安慰她説,別太自責,這種事誰也不願看到。

  在和死者家屬商量解決方案的同時,歐聰艷的手機鈴聲響個不停。新化縣文印商會的領導想發動商會200多成員籌錢為劉勤打官司。

  “我老公和歐湘斌的死有直接關係麼?會怎麼處置?有沒有辦法能放他出來?”她逢人就咨詢,但沒人説得清。

  26日,鄭州市公安局發布公告,稱已將違規設置廣告牌並涉嫌造成重大責任事故的“湘新圖文廣告”負責人劉勤刑拘。歐聰艷近乎陷入絕望。她急得整夜合不上眼,一口飯也吃不下。

  轉機出現在28日。口前村村長胡生數負責協助死者家屬與劉勤、航空港區城管等方面談判賠償金額的事宜。歐湘斌母親告訴他,不想看到劉勤坐牢,也從沒怨過他,爭取事情早日和平解決。

  談判結果很快擬定:“湘新圖文廣告”負責人賠償和援助死者家屬共計43萬元,死者家屬自願放棄追究劉勤的民事、刑事責任,並在諒解書上簽字。

  諒解書推進了劉勤取保候審的進程。加上青山鄉書記何鵬的擔保,新港派出所于1月28日通知歐聰艷,劉勤一兩天內就能放出來。

  聽到這個消息,歐聰艷一夜沒睡,看著窗外的天空由暗轉明。

  31日上午十一點左右,劉家三輛車、十個人守在新港派出所門口,徘徊著,時不時探頭向裏張望,迎接劉勤,直到難得一遇的紅月亮挂上樹梢。

  一直很難受,很自責

  看守所裏的幾天,劉勤被剃成了光頭。

  被取保候審後,他回到弟弟店裏。3歲的小女兒問媽媽,這位朋友是誰?4歲的大女兒盯著他看了半天,和妹妹小聲嘀咕“他長得好像爸爸。”

  “我對不起湘斌,是我沒照顧好他。”被人問及此事時,劉勤一開口就道歉。但更多時候,他保持沉默,不願提及當天的任何細節。

  歐聰艷卻忘不掉。事發三天前,她接下鑫港校車安裝戶外廣告的活,總價3600元,對方交了1500元押金,稱要鈦金字,安裝時間不限。

  去年五一至今,航空港新店開業半年多,周邊並沒有發展起來。機場附近多是空地和平房,住宅和商鋪稀少,路對面還有一家競爭者,生意自然慘淡。

  為了多掙點錢,劉勤夫婦第一次嘗試擴展業務,接手非底鋪門臉的戶外廣告安裝。

  根據2017年10月1日實施的《鄭州市戶外廣告和招牌設置管理條例》第三章第十七條規定:設置戶外廣告應當依法辦理行政許可手續。未經行政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設置戶外廣告。

  他們確實疏忽了。劉勤承認,自己知道安裝廣告牌需要審批程序,但沒留意查看雇主的相關資質,“總以為他肯定有吧,那幾天忙著年底清賬,大意了。”

  另一方面,2014年《安全生産法》規定,特種作業人員必須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經專門的安全作業培訓,取得相應資格,方可上崗作業。而國家安監總局的《特種作業人員安全技術培訓考核管理規定》中,將“高處安裝、維護、拆除作業”等“高處作業”列入了特種作業目錄。

  依據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2008年發布的國家標準《高處作業分級》,凡在墜落高度基準面2米以上有可能墜落的高處進行作業,都屬于高處作業。而劉勤對此並不清楚。他聽説歐湘斌做過多年戶外廣告安裝,經驗豐富。

  “我們家做文印出身,以往戶外作業的單子我們都拒絕或介紹給別人。”劉勤解釋。唯獨這一次,信任戰勝了疑慮。

  事發後,歐聰艷立即通知鑫港校車,對方卻消失無蹤,沒給過任何回應。

  對此,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李建偉表示,作為委托方,它的違規行為為違法行為提供了條件,但與施工工人的死亡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所以需要承擔民事責任。“但從目前披露的事實看,該公司不應承擔刑事責任。”李建偉説。

  記者查詢企業工商信息,鑫港校車注冊時間是2017年12月29日,地址顯示為:“鄭州市航空港區新港大道與S102省道交叉口長途汽車站1號樓”,即這棟尚在裝修中的樓房。

  而另一責任方——航空港區綜合執法局幾位執法人員,于1月26日通報被免職、停職處理,同時涉嫌玩忽職守移送紀檢監察機關。

  航空港區綜合執法局還在賠償協議書上簽了字,賠償金額70萬元。

  2月1日,在航空港區綜合執法局內,港區管委會黨政辦副主任李自強就城管撤梯事件給予最新回應。他稱,事發時,6名城管執法人員在現場停留40多分鐘後,因還有其他執法任務,便將梯子暫扣帶走,並當場履行了告知還梯的義務。“據我了解,之前城管執法時並無此類處置操作,但撤走梯子不是想摔死這個人。退一步説,30歲的人了,也應該有安全意識。”

  劉勤沒有就相關責任方的態度和處理結果發聲。他還是那句話,“歐湘斌的死我也有責任,一直很難受,很自責。”

  “以後我替湘斌好好孝順您”

  從看守所出來的當晚,劉家在附近的湖南飯館擺了兩桌酒席,慶祝劉勤被釋放。他説能在過年前出來已經非常開心,對于目前的結果也都能接受,沒有不滿。

  “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先想辦法找親戚借錢,把賠償還清,然後重新開始,平平淡淡過日子。”他向家人承諾著,妻子欣慰地笑。

  回顧近五年在鄭州的生活,他的文印生意走出一條盛極則衰的軌跡,漸漸跌落至最低點。

  2013年,來鄭州做學徒近十年的劉勤,正式從父母手中接手第一家屬于自己的文印店,那一年的利潤高達五十多萬。

  第二年,他買了一輛別克君威,又和弟弟出錢把家裏的樓房加蓋至四層。

  這時,歐湘斌已在邵陽做了五年廚師。作為文印之鄉新化縣的青年,他的心中有著和多數人同樣的夢,自己攢錢開一家文印店。

  縣裏80%以上的年輕人遍布在全國各個角落的文印廣告店內。他們的發家史無非在文印店打工兩三年,掌握技術後,找親戚朋友借點錢,租個門面,自力更生。

  剛辭了工作的歐湘斌來鄭州找劉勤玩,不經意間看見了改善生活的可能性。

  他曾向好朋友歐育元提過,在劉勤店裏好好做幾年,也許能抓住某些機會。

  沒想到,4年間,劉勤的文印店因各種原因換了四個地址,店鋪買賣之間,他越虧越多,轉變至向親戚借十來萬開店。

  歐湘斌對電腦操作的接受程度慢,在劉勤店裏,他主要負責制作展板、噴繪海報等工作。2014年初,他因店面轉讓而離開。

  近三年,他奔波于成都、杭州、深圳等城市,學著做戶外廣告安裝,每個月拿近4000元工資,與自己的期望漸行漸遠。

  再次聚在一起,兩人的目標一致,多掙錢。劉勤的規劃裏,歐湘斌踏實,勤快,明年就給他多分提成,爭取開個分店。

  美夢隨著人去樓空而破滅,劉勤不敢往下想。

  怎麼算重新開始,劉勤一時也沒弄明白。似乎要做些改變,換一座城市,或是行業,他又割舍不了那份感情,“不如先關了這家店吧。”

  出事後,一百多平米的“湘新圖文快印”已經關了9天。再開門時,一樓店內的簡易灶臺上還擺了三碗剩菜,旁邊菜板上滿滿六排豬肉餡的餃子,硬邦邦粘在一起。那晚,歐聰艷正要給大家下水餃吃。

  一周前,她為歐湘斌買了一口大號蒸鍋。“斌哥做的雙椒魚頭很好吃,大鍋做方便,本打算以後常讓他給我們做。”歐聰艷迅速收拾店內衛生,不再看向那口蒸鍋。

  一層樓頂的隔斷閣樓上,歐湘斌和周自雄共用的房間用木板和鋼板拼接而成,不到5平米的屋內擺放著一張雙人床和床頭櫃。他還沒收走的三五件套頭衫和牛仔褲挂在半米寬,一米長的通道上。

  因為身體原因,歐湘斌家人沒來得及進屋收拾,匆匆抱著骨灰盒回了家。

  現在,一家人坐在家裏唯一的紅磚平房一角,商量歐湘斌的喪事。鑒于村裏沒有後代的死者不能安葬在祖上墓地的習俗,家人決定在新化縣為他選一塊公墓。

  2月2日,劉勤也坐上了回家的火車,他趕著親自見一面歐母。“又是內疚,又是感激,更想送湘斌最後一程。”劉勤心裏五味雜陳。

  面對歐母時,又該如何開口,他想了半分鐘,憋出一句,“以後我就替湘斌好好孝順您吧。”(趙蕾)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 鄭州“抽梯”墜亡涉事城管已移交紀檢監察機關
      30日,記者從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獲悉,經多部門初步調查後,免去了相關涉事城管執法人員的職務,後以涉嫌玩忽職守將涉事城管執法人員移送紀檢監察機關。
    2018-01-30 23:42:38
  • 城管抽梯工人墜亡 家屬已獲賠80萬元
    鄭州航空港區通報稱,經多部門進行初步調查後,先免去相關涉事城管執法人員的職務,後以涉嫌玩忽職守移送紀檢監察機關。
    2018-01-30 07:57:39
  • 鄭州城管抽梯事件死者家屬獲賠123萬 涉事城管被移送
    23日,兩名工人在樓頂安裝廣告牌時,因屬違規施工,鄭州航空港區綜合執法局執法人員要求拆除,並將施工現場使用的三輪車和梯子暫扣帶走。隨後,一名施工人員從三樓頂部順著繩子向下滑時不慎墜落。
    2018-01-30 07:33:0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惠若琪退役
惠若琪退役
開往春天的列車
開往春天的列車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邕城櫻花絢爛時
邕城櫻花絢爛時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2367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