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三問直播答題:為啥突然火了 是風口還是一陣風?
2018-02-05 07:34:05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用戶在西瓜視頻“百萬英雄”直播答題活動俠客島專場答題。本報記者 張一琪攝

  是風口,還是一陣風(深閱讀)

  “有560箱西瓜,每輛貨車一次運60箱,如果一趟運完需要多少輛貨車?”

  “幾輛?幾輛?”今年20歲的天津高校學生馬劉松通過語音與微信群裏的答友熱烈交流著。在10秒鐘時間裏,他要從選項“8輛”“9輛”“10輛”中選擇一個正確答案。經過緊張討論,他選中了正確答案“10輛”,和近20萬人進入下一輪答題;而200多萬答錯的人只能退出或使用一張“復活卡”。最終,他成為15萬名答對全部12道題的一員,獲得20元獎金。

  這是1月29日晚由西瓜視頻舉行的一場獎金達300萬元的“百萬英雄”直播答題活動,吸引了近260萬人參與。

  2018年的新年鐘聲剛剛敲響,直播答題突然火遍中國,現實版“知識就是金錢”正在火熱上演。“衝頂大會”“百萬英雄”“芝士超人”“百萬作戰”……這些網絡直播答題活動的獎金動輒百萬元,場均用戶數也以數百萬計,僅1個月就成為中國最火投資風口。

  這種模式是“風口”還是“一陣風”?在金錢喧囂中,如何把握好知識習得的進程?記者採訪了相關專家、學者、答友。

  為啥突然火了 寓教于樂 名利雙收

  江蘇一名女公務員在某直播答題平臺收獲101萬元大獎、廣州一名女大學生因為答對“以下哪位歷史人物被後人戲稱為慘王?”一題,力克近百萬名網友贏得103萬元獎金……近段時間以來,這些參與直播答題收獲百萬獎金的新聞在各類社交媒體迅速發酵,吸引人們廣泛關注。

  艾媒咨詢今年1月份發布的《2017—2018中國直播答題熱點專題報告》顯示,在1月8日的直播答題大戰中,最高單場參與人數突破400萬,參與總人數超過700萬。目前,各互聯網巨頭支持下的直播答題平臺已達10多個。

  直播答題為何突然火了?“它是移動端的綜藝節目《開心辭典》。”直播答題移動應用“芝士超人”公關部責任人趙媛媛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知識問答遊戲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在全球范圍內受到追捧。隨著4G網絡、智能手機、WiFi的極大普及,如今這種形式被搬到手機上,用戶只需一部手機即可參與,參與門檻低,再加之題目內容有趣、形式新穎、獎金額度高,自然迅速躥紅。

  移動交互形式創新和巨額獎金制度,的確讓傳統的知識問答遊戲發生了根本蛻變。

  在“知識就是財富”“我不是在玩遊戲、是在學知識”的心理預設下,加之巨額獎勵刺激,很多答友十分樂意參與。馬劉松如今參與直播答題已經3周,收獲了1300多元。拿獎金是他的主要目的。他表示,參與答題後,自己對一些常識現在能立刻反應過來,很多題目基本能記住。他同時説,“我和寢室同學組隊答題,比一起玩遊戲好多了。”

  也有一些答友並非為錢而來。今年49歲的教育工作者天劍(網名)參與了1個多月,最多時一天玩3場,已經收獲100多元。“我玩直播答題不是為了賺錢。”他總結了3個原因:一是將其看作一種知識檢驗手段,讓自己多年積累的知識有用武之地;二是通過戰勝同時在線答題的網友,獲得心理成就感;三是通過團隊協作答題,促進交流。他説,對于一些不會的知識點,他會去查資料,增加了學習興趣。

  北京大學新媒體研究院博士生張華麟參與了4個平臺的直播答題,已收獲幾百元。他表示,目前直播答題題面涉及很廣,除了數學、物理、中華傳統文化方面的“硬知識”,還有緊跟時事熱點的“軟知識”,甚至娛樂行業明星個人信息都可能成為“考點”。“在知識的沉重與娛樂的刺激間尋找平衡,或許是眾多直播答題平臺在題目設置方面的目標。”

  趙媛媛表示,“芝士超人”本著大眾參與、全民娛樂宗旨,鼓勵用戶調動身邊的親朋好友共同參與、共同答題,“通關”後不僅個人能夠收獲親朋好友讚許,還能獲得獎金、學到新知識,這就是常説的寓教于樂、名利雙收。

  內容短板咋補 知識變味 舍本逐末

  1月30日,被譽為直播答題“先驅”的“頭腦王者”微信小程序,因違反《即時通信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而被暫停服務,引發社會關注。題目中出現不良內容是其暫停服務的主要原因。無獨有偶,今年1月14日,北京市網信辦就“百萬贏家”直播答題活動將香港、臺灣作為國家列入問題,依法約談花椒直播相關負責人,責令全面整改。

  除了出現政治問題,直播答題中某些題目胡拼亂湊、出現“肉夾饃原産地為江蘇”等技術性錯誤、聚焦某位明星信息等問題,都遭到網友吐槽。

  在直播答題其勢洶洶的“撒錢”活動中,內容、知識如願被推到前臺,同時也容易因此出現異化,變了味道。

  “與其説直播問答題目涉及的是知識,不如説是一種娛樂的麻醉劑。”中國傳媒大學電視係教授劉宏對本報記者表示,直播問答涉及的知識習得,和人們傳統形式的知識係統、對知識的批判等不符,它將知識停留在一種取消了嚴肅性的層次上,“只帶有知識的部分元素,但改變了知識的方向和意義。”

  劉宏表示,他的學生曾做過相關測試,很多參加知識問答電視比賽的選手,在賽後無法記起自己背誦過的百科知識。“這説明,學知識並不是人們參與知識遊戲的目的,這種知識也注定進入不了社會流通係統。”

  北京大學新聞學博士生靳戈對此十分認同。他認為,無論是電視百科知識問答還是如今的直播答題,更多是一項娛樂活動。“觀眾或答友通過參與,在羨慕、嘲笑和比較之間獲得了一種精神滿足,至于節目中有哪些知識已經不重要了。”

  “想通過答題獲取知識確實有些掩耳盜鈴。”今年25歲的公務員徐言余表示,由于題目設置不科學,很多題目起不到學知識的作用。同時,現在時間十分寶貴,與其搭上半個小時學習一點碎片知識,不如係統地讀書,完整構建個人的精神世界和思維方式。網友“拖地哥”也認為,直播答題需要普及有效知識。

  如果直播答題平臺只看到流量和廣告而非內容,當答友的興趣集中于獎金而非知識,這種模式將難以持久。因為直播問答的核心之一是內容,如果內容本身沒有吸引力,平臺與用戶之間就缺乏更多互動,難以達到沉淀用戶的目標。

  劉宏認為,人類互動與知識層次有關,越是觀點、思想越需要互動,相反基本信息往往缺乏互動。由于資本對知識互動不感興趣、不願意介入,目前很多新媒體將知識、觀點進行信息化、平面化處理,回避了較為深入的互動,這是需要注意的。

  還能持續多久 守好底線 堅持創新

  這場“燒錢”還能持續多久?當資本退場,還能留下什麼?各方對于直播答題模式的這些擔心,源于對其盈利模式的擔憂。

  目前,直播答題的資金輸入主要源于風險投資和廣告讚助。有業內人士建議,通過直播打賞、遊戲充值、知識付費等方式,實現直播答題的流量變現。

  趙媛媛表示,除了承接廣告,“芝士超人”將通過創新內容輸出、優化遊戲形式,用知識、信息、內容搭建起文化、經濟與大眾之間的橋梁。她舉例説,未來會設置如“扎染”等傳統工藝題目,並在平臺中展示相關産品或將相關産品作為獎品,促進文化傳承和文化變現。

  為迎合人們的知識興趣點,一些直播答題平臺還推出了“人民日報客戶端專場”“微信公號俠客島專場”等細分的答題活動。靳戈表示,作為大眾文化産業新模式,直播答題應以優質內容換取用戶注意力,以用戶注意力吸引廣告投放。他分析説,文化産業中有一個悖論,越是規模化生産的産品,越不具有藝術價值;越具有藝術價值的物件,越難以規模化生産。知識付費模式探索是實現“小眾文化産業”模式平衡、長遠發展的基礎。因此,直播答題付費模式需要探索、創新和堅持。

  此外,直播答題的野蠻生長,是否將迎來相關部門的嚴格監管?

  “讓人們快樂但不沉溺其間,既提供一種休閒方式又不是放縱的手段,這應該成為直播答題行業的底線。”靳戈建議,直播答題的知識點不能太難,但要足夠吸引人;形式可以娛樂,但不能觸碰社會公序良俗的底線。

  “對于新生事物,我們要保持定力和耐心。”劉宏表示,政府要平衡好市場發展和政策引導之間的關係,既要防止資本控制可能帶來的異化,又要注意政府監管可能引發的“一管就死”。他認為,直播答題從觀念上對知識傳播、內容付費、知識遊戲等方面的理解和實踐有所突破。他舉例説,對于交通法規宣傳、民生政策宣講等傳統宣傳活動,直播答題參與其中既有經濟效益,又有社會效益。

  直播答題的興起,一個更重要的意義是引發人們對知識的社會意義和功用的探討。長期以來,無論是思想界、知識界還是社會大眾對此的討論都是不充分的。

  “這種討論很有必要。”劉宏認為,如今隨著人們碎片化時間增多,知識習得過程也變得碎片化。媒體、課堂、官方引導等構成的社會知識傳播係統中,受眾學習狀態不同,也決定了群體性學習方式如依靠答題獲取知識的情況在某種程度上是有價值的。同時,知識和信息的區別如何厘清、個人知識係統如何構建、政府在社會知識傳播係統中的作用如何體現……這些問題都需要引起足夠重視。

  “應該借助直播答題這個契機,不僅讓人們對知識有一個重新認識,讓學知識輕松起來,更要讓人們對碎片化知識和係統性知識習得的認知有一個根本性轉變。”劉宏説。(彭訓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惠若琪退役
惠若琪退役
開往春天的列車
開往春天的列車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30℃ 邊防官兵巡邏美成一幅畫
邕城櫻花絢爛時
邕城櫻花絢爛時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2367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