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無人便利店繽果盒子陣痛:高管離職 模式被質疑
2018-01-11 07:46:1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繽果盒子陣痛:高管離職 模式被質疑

  多地盒子鋪設因工商、物業等問題被叫停,點位增設受阻;允許加盟商自行鋪貨,商業模式受質疑

  無人便利店的風口僅僅過去半年時間,從創業風口走下神壇,無人便利店繽果盒子依舊不時出現在媒體視野中。

  繽果盒子在剛剛出現時,曾受到過諸多資本的青睞,也吸引了一批追隨者躍躍欲試。其主要原因是無現金交易普及、勞動力成本上升和消費升級的浪潮等。

  然而,經過半年多的發展之後,繽果盒子似乎沒有走出一條真正讓人眼前一亮的發展路徑,繽果盒子也陷入高管離職、多地盒子被叫停的風波中,並且連無人便利店點位增加速度也陷入停滯不前的窘境。經過時間的驗證,以繽果盒子為代表的無人便利店等無人零售模式開始逐步進入到調整期。

  高管出走、員工發帖維權

  “風口上的公司,是不是就不允許開除員工了呢?”一個多月前,繽果盒子被爆出高管離職、基層員工被辭退的消息,繽果盒子創始人兼CEO陳子林回應此事。就在不久前,這家創業公司剛剛完成超過一億元人民幣的A輪融資,由GGV紀源資本領投,啟明創投、源碼資本、銀泰資本等共同參與。

  2017年11月底,繽果盒子被爆出大股東陳卓彬將繽果盒子參股公司“倍便利”大門上鎖,門禁拆除,並張貼多張員工違紀開除通知書,宣布立即解除與相應員工的勞動合同,被開除的員工包括招商、總經辦、財務、行政等多個部門的員工。

  隨後,在脈脈、微信社群等社交平臺出現許多維權員工,稱尚未收到除通知書之外任何有關來自公司方面的解釋和説明,並且疑似“員工違紀開除通知書”並無任何公司公章。“從入職以來從來沒有違紀過,人資檔案也沒有任何不良記錄。突然就説以大股東名義開除我”,一名離職員工早前接受採訪時説。

  除基層員工,繽果盒子執行副總裁謝群也于同期離職。謝群在離職前擔任繽果盒子執行副總裁,負責領導和管理總公司業務模塊(渠道中心、銷售中心、營運中心、物流管理中心)及各地營運分公司的日常工作。繽果盒子公關總監吳海宏事後回應,“因經營理念差異,謝群已于2017年10月申請離職,不再擔任繽果盒子任何職務。”

  據了解,謝群在繽果盒子任職時間為半年,其在職時間主要負責繽果盒子華南地區無人便利店的推進和運營,其離職原因是謝群對繽果盒子和陳子林“在繽果盒子未來規劃上存在經營理念差異”。據一名知情人士稱,具體原因之一是兩人對便利店的鋪設場景意見不合。

  鋪設受阻,點位數與設想相去甚遠

  繽果盒子自成立以來逐漸引起市場的高度關注,也受到媒體和資本的關注。與亞馬遜的Amazon Go、阿裏的“淘咖啡”、深蘭的TakeGo等不同,繽果盒子是當時唯一一家、也是首家實現規模化商用的無人零售店。

  “繽果盒子2017年8月底將在全國范圍內正式落地200個,並在一年內鋪設5000個盒子。”繽果盒子的創始人兼CEO陳子林去年7月對外界宣稱。

  然而就在繽果盒子計劃高速擴張時,其政策隱患和技術的不完善逐一顯露,繽果盒子在多地被叫停。前不久,繽果盒子正式進入珠海,開業僅兩天後便被有關部門叫停。

  據媒體報道,繽果盒子在當地多個部門“跳”過不少法律程序,如工商許可、社區業主同意等。放置在社區的無人便利店由于存在佔用公共空間、存在消防隱患等問題受到業主投訴。

  “對小區公共區域進行改造或調整,需經過半數以上的業主同意,”珠海吉大街道辦相關負責人説,無人便利店雖然新穎便民,但仍然要在各種法規的范圍內存在,如物業法對共有空間的改造有規定,另外涉及經營,還需要在工商部門進行登記,有銷售食品的要在食藥監部門取得銷售許可。除珠海外,繽果盒子在上海、天津、杭州等地都被叫停,其中繽果盒子回應稱上海兩家無人店是合作到期,並非被查封。

  “一年內完成5000個無人便利店”最終成為一個難以兌現的承諾。

  據繽果盒子近日提供的數據,繽果盒子已經在全國29個城市鋪設接近300家繽果盒子無人便利店。這與陳子林“年底5000個盒子”的豪情壯志相去甚遠。據一名知情人稱,截至2017年12月,實際的店鋪數不到200個。

  對繽果盒子布局速度慢于預期,陳子林表示,“首先,過去繽果盒子衝得太快,會有大量的問題顯現出來,現在我們控制速度,這樣出現問題可以不斷完善;其次,在有試錯結果和前車之鑒之後,在各地區符合政府經營條件後再去大力發展,避免撤回盒子的風險;最後,繽果盒子之前的設備是採用RFID技術,近期繽果盒子新的圖像識別收銀臺已經在測試中,我們希望完善設備再大量投放,避免更換成本。”

  據繽果盒子公關總監吳海宏介紹,其在一些地區的鋪設有所突破。目前繽果盒子在北京已經得到門頭溝地區政府支持,很快將公開北京門頭溝地區無人便利店的部署。

  加盟模式被質疑

  成立至今,繽果盒子一直處于輿論漩渦之中。早期,繽果盒子無人便利店模式成本能否低于人力成本引發媒體爭議;而現在,繽果盒子依舊是業界談論的對象,只不過成本問題已經不是主要問題,議論的中心轉向了繽果盒子的模式問題。

  繽果盒子在北京、上海、廣州採取直營模式,在其他地區採取發展地區代理商代理,代理商再發展加盟商購買盒子加盟的模式。“比如,城市代理商給繽果盒子交200萬,可以成為它的代理商,那麼他就可在某個城市出售無人便利店盒子的經營權。”知情人稱。1月10日,記者通過其官網上的加盟電話,聯係到某大區的招商人員,證實了上述説法。

  上述知情人説,“一個盒子交付給代理商的價格是6萬人民幣,然後他再以10萬或者其他定價出售給加盟商,加盟商擁有三年經營權,而代理商主要賺取中間差值。”

  “繽果盒子僅代理費用就收到幾千萬,”上述知情人説,在招募代理商的時候,繽果盒子宣稱計劃每個城市鋪設的點位高達上千個,但實際運營中,這個數字其實難以達到。“南方某城市有300多個簽約合同,意向加盟商也很多,但剛剛投放兩個,就被相關部門叫停。”

  據了解,繽果盒子的加盟商可以自由選擇商品和進貨渠道,整個無人店可以由加盟者自行運營。“零售的本質就是通過供應鏈獲取差價,差異化通過選品來體現。”無人零售貨架友盒的創始人陳惠魯説。

  “繽果盒子加盟的模式等于放棄了供貨的利潤,這就使繽果盒子不是零售商,更像是一家盒子的智能硬件廠家。”業內人士表示。

  “熱門項目都是毀譽參半,零售行業的結構性機會是我們比較看好的方向。”紀源資本(GGV)管理合夥人徐炳東坦言,“同時技術也還不完備,對此,我們有著充分的心理準備。繽果盒子只是GGV在新零售初期投資的嘗試,之後還會繼續投資其他場景和形式的項目。”

  去年年中,無人便利店風口之上,相關創業項目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被報道無人便利店的創業項目約在30家左右。繽果盒子作為頭部企業,尚且在模式、場景和運營方式中不斷摸索試錯,而與其同類的簡24、fxBox函數空間等已經聲量全無。

  “盒子需要卡車運輸,需要自己接入水電網,這樣折騰下來,開一個盒子的成本就是一萬五到兩萬,但一個小型實體店的裝修費也就一兩萬,而且不用擔心隨時被撤掉或者投訴。在賺錢面前,無人的概念和酷炫重要嗎?”fxBox函數空間創始人趙亮對媒體説。(記者 劉娜)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海韻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雪後梯田景如畫
雪後梯田景如畫
從國家科技大獎看創新走向
從國家科技大獎看創新走向
冬天,你想怎麼玩?
冬天,你想怎麼玩?
張家界武陵源現冰雪峰林 遊人享“南國雪色”
張家界武陵源現冰雪峰林 遊人享“南國雪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5112224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