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救命藥加急生産暫緩燃眉之急 藥品保障體係仍待完善
2017-11-25 00:51:0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杭州11月24日電 題:救命藥加急生産暫緩燃眉之急 藥品保障體係仍待完善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俞菀 仇逸 帥才

  李克強總理近日就治療兒童白血病的骨幹藥物“巰嘌呤片”短缺一事作出重要批示,浙江浙北藥業有限公司加急生産的15000瓶“巰嘌呤片”將在一周內送至全國各醫藥公司和醫院。

  救命藥短缺,急壞患兒家長

  據介紹,“巰嘌呤片”屬于國家基本藥物品種,是兒童白血病治療的骨幹藥物,貫穿患兒的整個治療過程,特別是在維持期內,如果停止服用這一藥物,將大大影響患兒的長期生存效果。

  “以前住院還能配到,現在門診、病房都找不到了,我到處問,都沒有消息。”患兒美琳的媽媽説,2016年10月,美琳從湖南來到上海兒童醫學中心接受化療,目前正處于治療白血病的維持期。然而從2017年4月份開始,國産的“巰嘌呤片”卻買不到了。

  記者在一些網站、論壇上看到,面對藥物短缺,患兒家長大多只能幹著急,“聽天由命”“想都不敢想”“只要有一點消息,哪裏有藥我們就馬上趕過去”……

  據悉,浙江多家醫院藥庫的“巰嘌呤片”均缺貨。“這種情況已經有兩三年了。”某省級三甲醫院血液科負責人説,“我們想過用替代藥——硫代鳥嘌呤,但這個藥也斷貨。”

  “20日我在門診工作,很多患者來問有沒有藥。”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小兒血液腫瘤科主任袁曉軍説,除了兒童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巰嘌呤片”還對淋巴瘤等血液病患兒有臨床治療價值,“這個藥斷得太不應該了。”

  據悉,由于普遍缺藥,很多患者轉購價格昂貴的進口藥。上海患兒佳佳的媽媽告訴記者:“進口藥每瓶近1400元,有的孩子一個月就要吃一瓶。”

  溫州的吳女士是白血病患兒家屬群“彩虹之家”的群主和志願者,她説:“進口藥有很多版本,真假難辨。有家長帶著孩子去香港的醫院,光是挂號費就花上千元。”

  標準高需求低,企業停産

  據悉,由于生産“巰嘌呤片”需要專門的廠房及設備,市場需求量不大,生産成本卻很高,因此很多具備生産資質的廠家在考慮投入産出比後選擇了停産。

  浙江某制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徐經理告訴記者,企業在十多年前就不再生産“巰嘌呤片”了,“國家藥典委公布的標準一般是5年更新一次,現在執行的是2015年的標準。按照企業原來的設備技術,生産成片的雜質含量、特定指標純度等可能都無法達標。”

  相對藥品利潤,改造設備的成本要高得多。“對于一家藥企來説,巰嘌呤的市場需求量一年也就5、6萬瓶,一個星期左右就生産完了。而重建專業生産線,最少也要400—500萬。另一方面,原料壟斷價格不斷上漲,原來幾百元一公斤的原料,現在可能要幾萬元,企業也很為難。”徐經理説。

  位于浙江省德清縣的浙江浙北藥業有限公司,是目前我國唯一一家正在生産“巰嘌呤片”的制藥公司。

  “‘巰嘌呤片’是個小品種,企業一年也就生産1至2個批次,150萬元左右的銷售額僅佔全公司銷售總額的約2%。”公司副總經理談國軍説,浙北藥業在新建車間階段,也曾暫停過該品種藥物的生産,隨著停産時間不斷延長,求藥電話頻率越來越高。

  “患者家屬無不懷著焦急的心情向我們詢問。”“白血病孩子用藥的選擇性不多,巰嘌呤真的是救命藥。”談國軍説,今年3月,浙北藥業決定投資約600萬元建設生産‘巰嘌呤片’的專用車間,啟用全新生産線。在地方政府的鼓勵支持下,2017年11月17日,公司順利拿到了由浙江省食品藥品監督局頒發的藥品GMP證書。

  既要“特事特辦”,更需完善體制

  2017年11月20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對“巰嘌呤片”短缺一事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有關部門要“將心比心”“特事特辦”“切實加大國産廉價藥生産供應保障力度,切實緩解患兒家庭的‘用藥之痛’”。

  21日傍晚,天空中飄著寒冷的冬雨,浙北藥業的兩名工作人員凍紅了雙手,依舊踏著急促的腳步,奔走在倉庫和廠區之間。加急生産的15000瓶“巰嘌呤片”,被火速搬上了集裝箱貨車,一周內將送至全國各醫藥公司和醫院。

  得知消息後,許多患兒家長感到溫暖和希望。相關報道在微信朋友圈刷了屏。“總理親自關心這個事情,給我們吃了定心丸。孩子有救了!”網民“桃李園”説。

  業內專家指出,除了“特事特辦”緩解患兒家庭的用藥之痛外,為避免“巰嘌呤片”等臨床迫切需要的藥品屢屢告急,仍需進一步完善藥品保障體係,切實加大國産廉價藥生産供應保障力度。

  既需要通過定點生産、補貼儲備等方式保障患者用藥,滿足短期需求,也需要從長遠入手,形成合理的市場化定價機制。針對短缺藥品,不僅要關注其藥品生産企業,更要關注全産業鏈。

  “現在,全社會都在關注‘巰嘌呤片’等藥品短缺的事情,這讓我們受到了很大的震動。”談國軍説,“企業不能光顧著盈利,也要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有些藥即使不賺錢,我們也會堅持生産下去。”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01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