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涉“共享”糾紛新舊法律問題交織
2017-08-30 08:38:39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籃球、共享充電寶、共享租包……隨著大量互聯網産品、服務搭上“共享”概念,與之有關的糾紛越來越多。

  《法制日報》記者梳理發現,僅8月,就有兩起與“摩拜”有關的案件,分別在北京和上海的法院開庭。8月23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匿名文章《摩拜深陷三大誠信危機》引發名譽權糾紛案。8月16日,上海知識産權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原告胡某訴被告摩拜(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案。

  多位法學專家今天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為,涉及“共享”概念的多種類型訴訟,都可以在傳統法律框架中得到解決。因“共享”産品管理産生的糾紛,需要管理主體達成共享共治的認知,從而化解矛盾。

  “共享”難過專利關

  5月5日,被業界稱為“共享單車第一股”的永安行發布公告稱,因出現媒體質疑事項,決定暫緩上市。

  據悉,此事起因在于顧泰來對永安行提出發明專利侵權訴訟。顧泰來訴稱,早在2010年,其便申請了“無固定取還點的自行車租賃運營係統及其方法”專利。永安行則稱,其在設計産品之前就已對顧泰來的專利做了規避,因而不存在專利侵權。

  6月上旬,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永安行勝訴。顧泰來隨即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同時就永安行在北京地區新的侵權行為,起訴至北京知識産權法院並獲得受理。

  為什麼會在短時間內發生多起涉共享單車的專利權糾紛?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認為,知識産權訴訟的特點在于速度快。為了佔領市場,很多廠家在新的共享産品知識産權沒有明晰的情況下,就開始生産,以致引發爭議。

  在多位法學專家眼裏,“共享”概念引發的專利權糾紛,並不是新的法律問題。朱巍説,涉“共享”概念的訴訟中,知識産權訴訟和平臺責任都不是新問題。平臺責任制已經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合同法、民法總則、侵權責任法中作出具體規定,但平臺責任是個籠統的説法,有些在共享平臺中沒有得到落實。比如保險責任,出現事故後平臺是否應先予賠付,平臺對車輛的整備責任,舉證責任是否倒置等。

  重慶郵電大學網絡空間安全與信息法學院副教授夏燕認為,涉及“共享”概念的案件,集中體現在“共”和“享”兩個字上,前者分為“能否共、如何共、保護共”三類;後者分為如何保證“享”的主體、行為和結果的合法正當性。個別案件,如將共享物藏起來僅供自己使用,僅破壞共享物的共享性,涉及到新元素,可能會在收益權的理解上有一定突破。

  夏燕和北京郵電大學互聯網治理與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崔聰聰都認為,涉及“共享”概念的多種類型訴訟,都可以在傳統法律框架中得到解決。

  共治可解管理糾紛

  近日,記者到位于北京市朝陽區的第三置業大樓辦事時看到,樓下停車場的停車管理人員正將亂停在停車位中的共享單車往路邊綠化帶裏扔。粗略統計,綠化帶裏橫七豎八已經堆了五六十輛共享單車。

  這位停車管理員一邊抹著額頭的汗水,一邊憤憤地對記者説:“共享單車公司掙了錢,可車輛亂停佔了停車場的車位,平白無故加重了我們的工作量,找誰説理去呀?”

  據了解,此前,北京一物業公司便因為“摩拜單車”在停車場亂停亂放,影響其物業管理秩序,將摩拜(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訴至法院,索要管理費用。

  6月13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受理此案。此案成為海淀法院受理的首起因共享單車停放引發的民事案件。

  原告稱,自2016年8月10日開始,該公司負責朝陽區某停車場委托服務業務,其間物業管理井然有序。但是,隨著摩拜單車的推廣,單車使用量陡然大增,每天上百輛單車不規則地停放于該停車場內。為此,物業管理人員每天需要清理大量隨意停放的單車,花費人力物力。被告對于使用者的使用行為缺乏提示和監管,導致亂停放現象肆意發生,應承擔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

  朱巍説,共享單車大量推向市場後,需要通過各個地方屬地管理,採用“一城一策”的原則落地實施,共享平臺在此基礎上發揮管理責任。管理部門在規劃自行車道、保障自行車路權等方面,具有管理責任。不過,任何一方都不能單獨解決目前産生的所有問題,提供共享産品的企業、政府等管理主體若達不成共享共治,矛盾會不斷出現。

  “涉共享概念的訴訟關鍵點是確認共享活動中多方主體的權利義務關係,尤其是如何劃定共享平臺承擔法律責任的界限。”夏燕認為,近年來新興的“共享經濟”,所涉主體的多面關係尚未厘清,共享平臺的屬性並未明確,因此需要通過訴訟以法律的聲音為其定分止爭。

  意外事故糾紛最常見

  3月10日下午,浙江省杭州市市民吳先生騎行一輛小鳴單車時,車把突然向前傾斜,致使吳先生一頭栽下去,摔在馬路上,造成軟組織挫傷。當晚,吳先生突感異常,經診斷確診為“右小腦腦梗”。醫生説,不排除外力引發該疾病的可能。

  小鳴公司墊付1萬元醫藥費後表示,吳先生的後續治療費用需要通過法律途徑解決。由此産生浙江首例共享單車索賠糾紛。

  3月26日,上海天潼路與浙江北路路口,一輛大客車與一輛共享單車發生碰撞,騎著共享單車的一名11歲小學生被卷入車底重傷昏迷,被送往醫院後不治身亡。

  記者發現,因使用共享單車造成的意外事故不時見諸報端,由此引發的糾紛也最為常見。

  據廣東省深圳市交警部門統計,今年截至7月31日,深圳共發生涉及共享單車一般程序交通事故26起,死亡11人,受傷16人,分別佔全市涉及自行車交通事故數的22.22%、34.38%和16.49%。

  接受採訪的專家學者認為,涉及共享單車的事故訴訟,很多法律問題尚未明確。

  朱巍説,傳統租賃中,前一個用戶使用租賃物後,供後一個用戶使用前,負有整備責任。“共享”訴訟中,整備責任在誰,是平臺需要面對的問題。

  崔聰聰告訴記者,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的相關規定,在道路上駕駛自行車應年滿12周歲。因此未滿12周歲的未成年人使用共享單車時,還涉及到監護人責任、平臺提示義務等方面問題,最終判定責任需要根據雙方的過錯大小而定。

  朱巍説,此類事故發生後,保險險種、責任比例等問題尚需要進一步立法完善。另外,涉及車輛的設計缺陷、整備責任等均沒有明確規定,法律需要盡快跟上步伐,平臺社會責任、道德責任也是要考慮的內容之一。法院應對涉“共享”概念訴訟時,現有法律體係能夠涵蓋的案件,要避免同案不同判。

  崔聰聰認為,此類訴訟中比較新的情形是,“共享”車或物的所有權不在平臺,而是由普通個人提供。個人提供的車或物品在某個平臺登記以後進入共享環節,這種情況下發生人身意外傷害後,産生的責任是所有權人還是平臺承擔,問題比較復雜。確定責任時既要區分共享物本身有沒有安全隱患,還要確定所有人主觀是否明知或者放任,安全隱患是否是在使用過程中産生,平臺是否要履行安全審核義務,共享物的安全維護、維修義務由誰承擔等。

  由“共享”概念引發的訴訟也有正面意義。夏燕認為,法官可以在自由裁量權范圍內,通過作出判決,推動“共享經濟”良性健康發展。(本報記者  張昊  李豪)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韓國:中秋返鄉 一票難求
    韓國:中秋返鄉 一票難求
    探訪香格裏拉滇金絲猴國家公園
    探訪香格裏拉滇金絲猴國家公園
    【全運會·多棱鏡】和爸爸一起領獎
    【全運會·多棱鏡】和爸爸一起領獎
    武漢天河機場T3航站樓8月31日啟用
    武漢天河機場T3航站樓8月31日啟用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567025